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勇敢地逃避

  吴华毕下楼的时候,很落寞,他经过凌童艾和陈首慈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停下脚步,陈首慈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不会是韩恩儿死了吧,要不吴华毕怎么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啊?

凌童艾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在韩恩儿的杯子放了一颗安眠药而已,不至于就……

“凌童艾,真的那么想嫁我吗?”

凌童艾听了这话差点昏过去,这还用问吗?这个傻蛋,瞎子都看出来的事情,他还那么正经八百,明知故问地问自己。

“不是啊,不是很想,就一点点想。”凌童艾话到嘴边还是变了,她满腹的热情在瞬间都化成了泡沫,留在半空中,就一点点,一点点的影子。

“其实韩恩儿没有喝那杯水,但是她说她得想想,去一个我们找不到她的地方。”吴华毕叹了口气,问,“我爸妈和她爸妈都在酒店等着呢,我该怎么办?”

“找个现成的女人和你结婚,很简单。”陈首慈拉着凌童艾的手放在吴华毕的手心里,吐了口气,准备离开。

“不,我不嫁!”

这是从凌童艾嘴里发出来的声音吗?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你一定以为是谁在拿凌童艾的终身大事开玩笑,不过,凌童艾坚定地看着吴华毕,“我不嫁!”

眼前站的可是吴华毕啊,有什么理由不嫁啊,为了嫁这个男人,凌童艾女人该做的做的,不该做的也做了,现在离这个男人这么近了,她居然放开油门往后跑。不合常理啊,不合常理的凌童艾到底想做什么啊,这不就是她的计划吗?放倒韩恩儿,嫁给吴华毕,现在她达到目标了,她怎么不顺手努力扼住命运的喉咙呢?

“你疯了?”陈首慈急了,拉着凌童艾的手往吴华毕身上靠,可凌童艾抵着地,不肯往前走,她说,“我怕!”

怕?凌童艾也有怕的时候吗?她不该是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的吗?再说怕什么,吴华毕现在正是需要一个女人的时候,她是最合适的人选,这也是她处心积虑想达到的效果,她把安眠药放在韩恩儿的杯子里的时候,就没有怕吗?为什么现在,又楚楚可怜地拖着陈首慈的手,说怕呢?

韩恩儿站在搂上,她的眼泪洒在心里,整个喉咙都是血腥味,昨天,她失眠了,梦里的凌童艾哭得很伤心,伤心的凌童艾睡在距离韩恩儿很近很近的地方,像个迷路的孩子一样无助。

韩恩儿辗转反侧,夜很深了,明天是她和吴华毕领证的日子,但是越是接近这个时间,她越是害怕,现在的她多威风啊,打倒了凌童艾,得到了吴华毕,可是她怎么一点也没有成就感呢?

嫁给吴华毕,她很开心,打心眼里高兴,可是看到凌童艾那个样子,她于心不忍。凌童艾是她在这个大学里第一个主动和她说话,主动帮助她的人,那个快乐吉祥的女孩子,没有人忍心伤害她。她虽然表面对凌童艾不理不睬,但心底不知道有多害怕会失去凌童艾这个朋友,可一旦和吴华毕结婚,那么凌童艾还能理自己吗?

早上,她犹犹豫豫地把请假条交给了老师,她想离开这里一段时间,她想她是勇敢地逃避了。

第十六章 勇敢地逃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