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偏偏是个二百五

  陈首慈拖着半死的残体爬到1984,他还想找到凌童艾,跟她解释一下自己就算瞎了眼也不会对她有非份之想的时候,却看到整个1984只剩吴华毕一个人还在那里买醉,他干脆坐到吴华毕旁边,要了一瓶啤酒。

“干嘛啊,别耽误我晒太阳!”吴华毕满嘴酒气,冲着陈首慈就吼,一点也不符合他的帅哥加绅士的形象。也不知道凌童艾看上他什么了,不就是长得帅点,能力强点,钞票多点嘛,有什么?我陈首慈是不稀罕那些虚荣的东西,一向追求原生态而已。

想到这里,陈首慈不屑地看看吴华毕,“这大晚上的哪里有太阳啊?”

“血色残阳啊!很美的!”

“疯子!”陈首慈仰头很悲壮地一口气喝完酒,“现在应该是晒月亮嘛。白天晒太阳,晚上晒月亮,这点常识都不懂。疯子!鄙视你啊!”

“对对对,晒月亮,月亮代表我的心!”

服务生看着两个醉鬼跟说外星语一样吐着听不懂的鬼话,十分担心地看着他们,生怕他们在极度悲伤后同病相怜,同仇敌忾,同性恋倾向。然后更加担心地看着店里的桌椅板凳,怕他们在亲热或者厮打中伤及无辜。

“说真的,你为什么不能喜欢凌童艾呢?”

“谁说我不喜欢她,我特别喜欢她,只是更喜欢韩恩儿罢了。”

“哥们,爱情是专一的,我就只喜欢一个人,凌童艾和joyce!”

“这好像是两个人吧!”

“你没有喝多啊,还识数啊!”陈首慈笑笑之后,很八卦地问:“如果韩恩儿一直不答应你,你会跟凌童艾好吗?”

“不会的,我不能做出那么不道德的事情!”

“哥们,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你喜欢凌童艾?”吴华毕又吞了口酒,“为什么不把她收走呢?”

“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惜啊,哥们点背,她看上你了,死活要跟你。我是没有办法啊,得到她的人,也得不到她的心,有什么……”

“你对她做什么了?!”吴华毕一下子紧张起来,拎着陈首慈的衣领像拎小鸡一样质问。

“我能做什么啊?那个女人练过的,我这样的十个也不是她对手啊!”

吴华毕听了,放松地笑笑,就拎着酒瓶歪歪倒倒地就走了,陈首慈佩服地看着他,真酷,怪不得那么多女人喜欢他呢,连走醉步都这么帅!

“先生,先生!”

陈首慈在半醉半醒中被面带惧色的服务生叫回到现实中,“先生,您好,请你结一下帐。”

“哦,多少啊?”

“您的二十,那位刚走的先生是二百三。总共二百五。”

“我为什么要帮他付账啊,我又不认识他!”

“先生,这样,你就不地道了。都是朋友,下次你让他请你不就行了。”

“我真不认识他!”陈首慈都要哭出来了,本来就没有多少钱,还三天两头帮别人付账,他很无奈地掏出钱包,看了看账单,又叹了口气,看着这个数字就不吉利,给多少不行,偏偏是个二百五!

第十三章 偏偏是个二百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