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卷 第七章 生死情缘(1)

  

燕青想来想去,不能明白赵知府的话。次日起床后,就把这件事跟常时春说了。

常时春听了,顿时心惊肉跳。这赵知府一直按兵不动,原来是为了一方面构陷了师傅,一方面又要弄个前程。

常时春当即叫了师弟们同来商量此事。

其中一位师弟听了,恼怒起来:“没想到这狗知府是这等蛇蝎心肠,干脆一刀砍了他,就跟着师傅投了梁山好了。反正这年头这些贪官污吏欺上瞒下,横征暴敛,弄得民不聊生,这才官逼民反,逼上梁山。如今这狗官为了自己前程,又来构陷师傅,不如真个就反了他算了!”

堂下众兄弟听了,莫不气愤填胸,恨不得真个就今日反了那狗知府,甚至有人操起刀来就要冲出去。

“师弟们且慢行。”燕青挡住了他们,看向常时春。

众人也都举目齐望,等着常时春回话。

常时春长叹了一声,对众师弟们说:“师弟们的心情,我也理解。我也真想反了就算了。但如今师傅不在家,不知师傅意下如何。如果师傅不肯反,我们岂不真的陷师傅于不忠不义了?我们也成了不忠不仁的徒弟了。”

“哪怎么办,难道就眼巴巴看着那狗官加害师傅?”

“师兄,我看我们一方面派人暗中查看姓赵的这狗官打算如何陷害师傅,一方面派人及早找到师傅,通知他老人家小心防备。”燕青说。

“眼下也只能如此了。燕青,你轻功卓越,留在家中探听信息。我带上一干师弟,星夜去接应师傅。有什么消息,立刻飞鸽传书给我。”常时春想了想,对燕青说,“见到师傅以后,我们再行定夺。”

“好,那就这样吧。”燕青顿了顿,望着常时春,“师兄此去危险重重,要多加小心!”

常时春暗叹了一声,说道:“燕师弟留在家中,也是在人家股掌之上,亦非易事。况且还有师母和师妹需要照顾,担子委实不小。”

师兄弟依依惜别,泪撒两行。

常时春带了一帮人马,不分日夜,加紧向江南方向奔去。

陈兰闻听消息,十分慌恐,问燕青:“你师傅这一程不会出什么事吧?”

“师母放心好了。常师兄已经带人赶了过去接应,不会有什么事的。”燕青安慰着陈兰,其实自己也心下踹踹,不知此行如何。

燕青白日里安排一些精细的小师弟前去府衙探听消息,夜里自己仗着一身轻功,暗地里几次三番夜闯府衙。

小师弟探听回来的消息,却令燕青很是费解:据说那张龙被严刑逼供之后,已经落实了强盗的身份,眼下查明正身,三日后菜市口问斩。他手下的一些兄弟也一同问斩。

然而,据可靠消息,张龙的军师齐雄却没有受到审讯,而且据说已经把他跟张龙分押在别处。

燕青一头露水,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不明白齐雄手下的喽罗们尚免不了一死,为何他一个二当家的却可以没事。听说张龙手下的人也分作了两派,跟着张龙的,与张龙一起问斩。跟着齐雄的,则俱无事。

“再查。”燕青给了小师弟一些银钱,“无论如何,也要弄明白为什么张龙和齐雄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他隐隐觉得这其中必有道理。

小师弟前去探看了几日,上上下下的通了银钱,总算查明了看管张龙等人的狱卒。

当小师弟急急的赶到那人家中,想要弄个明白时,老远就看到那家人白幡飘飘,听到他的家人嚎哭不已。

“这家人出什么事了?”小师弟问站在一旁看热闹的人。

“唉,遭天谴啊,真是报应啊。”那人摇摇头说。

“遭什么报应了?”小师弟问。

“这位兄台有所不知。这家的主人原是知府大狱中的狱卒,人家不都说‘宁做乞丐,不做看押’。兄台想想,那狱中多少冤死的魂魄?再加上这人为人又不好,惯好欺善怕恶,在那狱中还不知要折磨多少人呢?谁成想,一天夜里,竟好好的在家里被吓死了。”那乡邻说。

“怎么会被吓死呢?”小师弟莫明其妙的问。

“那天夜里,人人都听到他家里鬼哭狼嚎的,凄惨无比。听说有的人还听到鬼叫声,阴森森的,直要索他性命。”

“他家人不知道吗?难道只有他一人被吓死?”

“他原本就是一个人过日子。有个老娘前年也死了。家里又穷,也不是个过日子的,又做个狱卒,谁肯把女儿嫁给他?因此一直一个人。这哭的人,也只不过是他的五行三支的。来给他收尸罢了,并不是他的至亲。”

小师弟听了,再仔细听来,果然就听得那嚎叫声中并不是真的伤心难过,不过是扯着嗓子干吼罢了。

小师弟明查暗访,才知道还有一人曾和他一起看守过张龙等人,找到那户人家,谁知已经人去房空。

“大叔,这里住的这家人哪里去了?”小师弟打听着一个过路的老头。

老头歪头打量了一下那个大门四开,空空荡荡的房子,对小师弟说:“你是说这个鬼把戏?”

“哪个是鬼把戏?”小师弟奇怪的问。

“鬼把戏就是陶富啊。人打小鬼精灵的,虽然没什么出息,心眼着实不少,我们这里的乡邻就叫他鬼把戏。”

“哦,原来如此。那请问大叔,这鬼把戏什么时候搬家了?”

“就前些日子。听他家小娘子说,那狱中最近老闹鬼,干不下去了,一家人去别的地方讨生活去了。”老头说。

“大叔知道他搬到哪里去了?”

“听说是去云南的一个表姨那里去了。他家小娘子说要离这里远点,换换水土,再也不做这看押的事了。索性就去了云南。”

“这倒真是跑到天边了。”小师弟嘴里咕哪着,心中着急,这可怎么去找到这个鬼把戏?可真他妈的鬼把戏,竟然一发跑到云南去了。







第三卷 第七章 生死情缘(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