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激战

  所谓,求神求佛求上帝,不如求七焰!麻小布决定以后把这句话当做惊世名言,天天把它当人生真谛来念!

只见七焰从天而降,落在麻小布身前,用他独创的“无穷三十六式”一下子就挑断了所有缠在麻小布身上的线,又一个旋身,把麻小布稳稳地拥在怀里。

安心地躺在七焰怀里,麻小布深深感受到什么叫安全感什么叫避风港。她差点想跪下膜拜他,大喊一声“焰爷”了。麻小布圈住七焰的腰,喜洋洋地在他脸上“啵”了一口,笑道:“幸好你来了,不然我就被那谁弄死了。”

七焰安抚性地朝她微笑,终于觉得自己还算有点用了。一扭头迎向纤尘,不改嚣张作风。先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跟《犬夜叉》里的铁碎牙差不多的大刀,再帅气地一甩扬起一阵烟尘,最后,用拽得跟什么似的口吻道:“哥告诉你,就算你求饶我也得把你剥光吊在城门上,这是敢伤我女人必须承担的后果!”

麻小布听了,双手合十一脸崇拜地看着他,七焰的形象在瞬间高大起来。她觉得七焰最帅就是这时候了。

纤尘稍稍皱眉,分不清此时心中的五味交杂。反正他就是想干掉七焰,不知是因为七焰的态度还是因为七焰拥着她。他打不过七焰,理智叫他快撤,却在看到麻小布像把他当成英雄的眼神时,动弹不得。

毫不犹豫地从腰间扯出几条细线,那细线一头绑着银针。纤尘将带银针的那端射到一棵树上,待确定已插得很紧之后,又一手抓住另一头头眼神微凉,他伸手放在那几条细线上,那架势,像是要站着弹琴?

因为没有和纤尘交过手,七焰不知他到底多厉害,但为安全起见,他仍是让麻小布用绝世轻功离开这里一会儿。麻小布也明白自己只会碍事,认真的点点头便踮起脚一跃离开。待在远处的一棵大树上,偷看战况。

纤尘以细线作弦,伸手拨弄了几下,开始弹起来。旋律不复笛声优美,反而凌厉阴狠。每弹出一个音符,犹如一根银针刺破耳膜。七焰闲闲地挑了挑眉,掏出两块棉花塞到耳里。成功减弱了琴声对他的攻击性。闭气凝息,他提起斩魂刀,双手握住刀柄,在前面对着空气画了个圈,绕了几下,身形开始移动。大刀画了个圈,后退几步,下一秒却如离弦之箭般冲纤尘刺了过去。

纤尘凌空跃起,连续翻了两个跟斗躲开攻击。五指按住琴弦,然后抓紧,一弹,刹那飞出许多银针,速度之快让七焰措手不及。躲不开只好挡,大刀护在身前,将银针全数挡下,但同时,七焰心底一惊嗅到不同寻常的香味。他瞪了纤尘一眼:“用毒?”

自一棵树跃到另一棵树,利用两秒将吸入的毒粉透过内力逼出,又一反手摊掌,掌心居然多了几把小刀。七焰撒手一扔,小刀飞快而笔直地朝纤尘射过去,纤尘冷哼,暗知无处可躲,也用琴弦抵在面前弹出一阵音波。

可是他的内力不如七焰,那些小刀准确无误地割断细线划伤了他。可就在小刀割断细线的一刻,那些细线发出巨大的声响,居然分出几段齐唰唰地射向七焰。

这点小把戏七焰当然不放在眼里,只是纤尘故意调动几根带针的线往麻小布藏身之处射去,七焰发觉不妙,忙追上细线举起刀就砍断它们。细线被砍断,却又分成几断散开来,绕过七焰射向麻小布。麻小布暗暗心惊,这些细线怎么跟导弹似的,纤尘怎么操纵它们的?

来不及多想,七焰已经挺身挡下所有细线同时把大刀向后扔,砍伤了纤尘。

见七焰身中带银针的细线,纤尘诡异地笑笑,捂住伤口逃了。

七焰皱眉,这小小的银针伤到自己,为何有股麻痹的刺痛?就算抹了毒,也不应如此才对...刚欲拔下细线研究,却感觉心头涌上一阵热气,然后一张口,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将空气染上重重血腥味。

远处的麻小布一见七焰吐血,吓得赶紧提身朝他飞奔而去。

第三十七章 激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