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五十、秉烛夜谈

  回到客栈,齐纪已经和司马湛混的很熟了。只是,我怎么看,齐纪都像只大灰狼,正想方设法吞了司马湛这顶小红帽。

“湛啊,我现在才发现,你实在是太厉害了。”

“齐大侠过奖了,要说武功,齐大侠认第一,没人会认第二。”司马湛打着哈哈,继续摆弄着几朵古龙花。

“哈哈,过谦了过谦了,其实湛你才是第一啊!想冷这么位冰美人,就被你成功诱拐了。”

我在旁边实在是听不下去,转身就给了齐纪一个爆栗,“再乱说,我就把东西毁了,不给你。”

齐纪马上告饶,“冷,不要啊,你也不希望我死不瞑目吧?让我瞧瞧好了!不然,我穿过来实在是太冤枉,太没味道了。”

“齐大侠,什么是穿过来的?”司马湛虽然摆弄着药草,但那耳朵却竖的尖尖的,一字不差把我们的对话听进了耳朵里。

“哦,那个,司马湛,你不知道,齐纪会像个穿山甲一样钻地洞哦!等哪天,让他给你表演一番看看。”狠拧了一把齐纪的手臂,警告他不要口出乱言,因为我还不想让司马湛知道,我和齐纪是从现代穿越过来的,根本不是这个时空的人。

小燕端着茶水刚好从门口迈进,接口道,“真的吗?齐国师,您竟然有这种本领?”

“呵呵呵。”齐纪一阵低笑,拭图把话题绕到他感兴趣的地方,“冷,现在湛也救出来了,我们是不是要回去了呢?”

司马湛静静的望着我,连手里的古龙花掉在地上都没发觉,“疼疼,你要回哪里?”

“疼疼姑娘是我们云焰星国的太后,必须得回去的,国不能一日无太后。”小燕静静的把茶水给我们满上,满脸都是笑容的回答司马湛的问题。

“太后?云焰星国?”司马湛低呼,急急的从怀里拿出一张画像,“就是她吗?”

我伸手接过,原来是那天让绝杀从巷尾揭来的一张画像,司马湛怎么藏着它?想干嘛?“司马湛,你思春了?藏着它。”

司马湛红了大半边的脸,“我看你那天那么宝贝它,所以就一直藏着,想你以后可能会用的到。”

“你,不说实话。”转身坐回椅上喝闷茶。

司马湛急急的跑过来,在我的身边左右打转,“疼疼,我真的没那个意思,真的。”

“谁信?!”撇撇嘴,我继续喝茶,好像曾经也有位姑娘像小燕一样,候在我的身边,续着茶,只是那人是谁?

“那我发誓好了,王天在上,我司马湛在此立誓,一生只喜欢疼疼一人,如违此誓,我……”

我伸手捂住他的嘴,“不听不听,誓言最不靠谱了。”

“那你想怎么样?只要你说出来,我立马去办,只要你不生气就行,生气对你的身体不好。”

“那个,我肚子饿了。”眼巴巴的看着司马湛,从观看暄王选妃一直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呢。

“好,司马湛现在就去煮东西给疼疼吃。”一阵旋风扫过,司马湛早就冲向了厨房。

齐纪一阵狂笑,“冷,恭喜你找到一位好郎君。”

“不,现在还只是男朋友。”

“我真替湛感到伤心。”齐纪一阵痛心惋首的样子。

“司马湛现在不在,即使他在的话,他也不一定会感激你。”冷冷的抛出一个盒子,“接着,这是你要的东西,拿着黑珍珠趁早滚回云焰星国去。”

“你不回去?”齐纪有些诧异,“皇宫里锦衣玉食,生活比这里好多了,而且非斯兰国的灿烂王子还等着你呢。”

“我又不认识他,对着一个陌生人难受。再说,我刚刚还答应司马湛要回想容花谷,去种薰衣草的。”

“事情都有轻重缓急的啊,花可以慢慢再种,你再不回宫里,云焰星国怕又要起内乱了。”

“对我来说,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种花,别的与我都不相干。再说,我也不认识那些人,回去没啥意思。”

司马湛正听到我说的后二句话,脸上的那个笑容啊,灿烂至极。极尽温柔的给我舀了一碗粥,“过会就要睡觉了,吃太多对胃不好,还是喝碗薄粥吧。”

齐纪也巴巴的靠过来,“湛,你的手艺太棒了,好香,也给我盛一碗吧?”

“都有,都有,我今天煮的多。”司马湛正想接过齐纪手里的空碗,我忙使眼色给绝杀,什么人嘛,除了我,谁也别想支使司马湛做什么事。

绝杀这次倒挺聪明,利落的接过司马湛手里的汤勺。“湛师父,你先坐着,这种小事让绝杀做就行了。”

齐纪的眼睛一直在我和司马湛身上打转,良久,才开口道,“冷,你的占有欲可真让人可怕。”

“所以你要感谢你没有被我看上啊。”我想,我也只有对真正爱的人才会生出一份独占之心吧。

“是的,我庆幸,非常非常的庆幸。”齐纪一手抚胸,那样子有趣极了,我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小燕也捂着嘴笑。

收拾好了碗筷,齐纪把画像摊开放在桌上,“冷,你过来瞧瞧,不觉得画像上的人跟你很像吗?”

“只是相似而已,这与我又有何相干?”

“这画的就是生了怪病的你啊。”齐纪指指画像上的几道疤痕,“这是太后生病后的容颜,那时,国内遍请名医,想医好太后,后来云中医提出可以让太后回养院治疗,而太后自己也同意了。谁曾想,太后却在半道失去踪影,矅王派出了很多名人异士、大批士兵都未能找回太后,所以才会张贴这张画像的,是想借助天下人的帮助,找到紫太后。”

“太后既然知道自己身为一国之后的重责,她在外面玩够了,应该会自己回来的。”

“刚开始,我们也是这么想,可是时机不等人啊,重犯云余从牢狱中逃跑,据消息说是逃到了西胜国,而且他还存着篡位之心,想借助西胜国的军力,灭了我们云焰星国。”

“云余?这名字很熟悉?”

“这不就是把海公公气的不轻的那个男人嘛。”司马湛也靠了过来,不时瞅瞅画像,又瞅瞅我,似在这二张脸上寻找相似处。

“就是他?他竟然是云焰星国的人?还是重犯?”云余,云余,这名字实在好熟悉,好像不仅仅是西胜国皇宫里的那一幕让人熟悉,好像还有别的场景,比如说下巴。我不由抚上了下巴,轻轻打着旋,那里光滑如凝脂。

小燕怯怯的看了我一眼,“疼疼姑娘,云余本来是王爷,他还捏伤过太后的下巴。”

“什么?他伤害过我?不对,他伤害的是太后,好大胆。”

“这个色胚,下次遇到他,一定让他尝尝我做的新药,痛死他。”司马湛愤怒的挥了一下拳头。

“司马湛,你弄错了,他弄伤的是太后,不关我的事情。”轻轻的挽进司马湛的手臂,他的关爱我感受到了。

“我要拿毒针去戳他。”绝杀也愤然的举起了银针。

就在我们愤愤的时候,却听见窗户纸破碎的声音,几支长箭射了进来。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五十、秉烛夜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