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四十五、湛太子

  西胜国跟珠雀国相邻,三面环水,论风景很不错, 是个可以修身养性的地方。只是人口少的可怜,因为连年的征战,大多数将士都死在了战场上,存活下来的都是些凄妇、老人、以及一些还不能拿兵器的小孩子。整个国家都笼罩在一股淡淡的哀伤中。

因为兵力的悬殊,在去年和云焰星国的大战中,一败涂地,不得已签下赔偿条款,每年送的贡品数额就相当于六万两白银。而现任的国主七十来岁,已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膝下却无王子公主,于是众大臣为了赢得老国主的信任,在朝堂上唇枪舌剑,兵刃相向,就这样,这个曾经富裕的国家现在是内忧外患,已是岌岌可危,再也经不起任何的风吹雨打。

当我们三人当达西胜国的时候,正是中午,连着走了好几家客栈,都是人满为患,我有些不解望了齐纪一眼,难道他刚才传播给我的消息是错误的?

齐纪看了一眼人头攒动的客栈,回头对我说道,“冷,我们要在这里呆好几天,先投宿吧!真的没桌子吃饭,在房里吃也是一样的。”

“好吧,小燕,我们去房间。”唤着绝杀和小燕把行李搬下来,跟着小二来到房间。房间很明显刚粉刷过,刷的并不是很规则,有些白的晃眼。也许,是在过年的时候粉刷的吧,好在这一年多留些客人,多赚一点。

“小二,等会儿让厨师把饭菜拿到我们房里吧,外面人太多了。”小燕在我眼神飘向茶壶的时候,已经麻利的倒了一杯给我。茶并不好喝,有些苦涩,有点咸,可能是海水过滤的不干净吧。

“好的,客官请休息。”小二把桌子抹了一下,就带门出去了。

这家客栈的菜来的倒很快,只不过没那么美味罢了,在这一刻,我非常非常想念司马湛那高超的厨艺。都是一样的菜,一样的调味品,怎么味道差了那么多?

齐纪见我在菜里拨弄了很长时间,不由笑道,“冷,你也开始挑食了?”

把筷子放回桌面,叹道,“实在是没胃口!你们替我多吃一点吧。”

小燕已双眼噙泪,“太后,等回宫了,奴婢一定让御厨整几大桌出来,让太后吃个饱。”

“说傻话呢,小燕,我不是什么太后,即使是,在外面也不是可以随便乱叫的,万一被有心人听去了怎么办?你还是跟齐纪一样唤我冷,或疼疼,疼姑娘也行。太后这二字,实在让我背负不起。”

“太后……”小燕在我的双眼瞪视下,终于改口,“疼姑娘。”

“好!你们吃吧,我去楼下逛逛,胃压的难受。”压住齐纪欲起的身形,“放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身手。”

自从和齐纪相认后,我和他或明或暗的切磋了好几次,齐纪直叹我虽然失忆功夫却反倒见长不少。齐纪自然知道我话里的意思,深深的望了我一眼,就坐了下去。

这时,绝杀却站了起来,“师父,让徒弟陪你一起去吧?”

我按住他欲起的肩,“你啊,这几天都没怎么吃过,好好的吃一餐,师父想一个人逛逛。”

下了楼梯,大堂里的客人有增无减,只是苦了那几名小二,跟个蝴蝶似的穿来穿去。走到掌柜面前,打声招呼,“掌柜,生意不错啊!”

掌柜笑的脸上的皱纹都堆在了一起,“不错不错,如果每天都这样这日子啊就好过了。”

“以前生意不好?”

“以前能有一二个客人就已经算好的了。所以你看周围客栈也就我一家,实在是撑不下去啊。幸好我们遇上了贤明的君主啊!”掌柜的声音里有着发自内心的喜悦。

“就你们那个七十来岁的君主?”

掌柜明显还沉浸在喜悦中,根本没感觉到我语气里对他们君主的不敬,“姑娘是外乡人吧?还不知道我们西胜国的这二天发生的事情吧?我们君主啊就在前二天找到了他失散二十多年的儿子,现正为着他寻太子妃呢!”

“儿子?君主不是无王子公主的吗?怎么会冒出个儿子?还寻太子妃?”

“姑娘,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吧,君主是一国之主,身强力壮,怎么可能没儿子?至于太子,我猜是因为年幼被奸人虏去,大了才会自己寻了过来,天明保佑我西胜啊!”

自己寻过来?说不定是西胜国君主的一招暗渡陈仓吧?既慑了大臣,又给百姓希望。

掌柜突然大叫一声,“姑娘真是好运气,今儿个是太子摆驾的日子,说不定,等会儿就会从我店门口过呢,哎呀,我的客开始要兴旺了。”

“摆驾?”

“对啊,姑娘看看这纸,纸上可写的明明白白,一是为了定西胜国百姓的心,二是让太子看看周围的姑娘,可有看的上眼。”

“这老君主想出来的办法倒挺特别的嘛。”

掌柜连连摆手,“据宫里的太监说,这是太子自己的决定呢,他说一定要找个相爱一生的姑娘,不然会误了人家的一生。”

“这太子倒挺好的。”

“是啊,我们百姓都在盼望着呢,这不,全聚在我这家小客栈里,就等着见太子的一面呢。”

“哦!”原来西胜国会出现如此繁荣的景象是因为他们的太子啊,斜立在柜台旁,心里想想,反正无事,见见这位太子也好。

太子一行可能在路上受到了百姓的热烈爱戴吧!都快一个小时过去了,才听隐隐约约的鞭炮声传来。大堂里的那些百姓一听到声音,都冲出门去,开始占据最好的观赏位置。

许久许久,才听百姓狂呼起来,“湛太子,湛太子,……”声音虽没有经过编排,但热烈,统一,有致,足见百姓对这位湛太子的喜爱。

我也伸长了脖子看,这才瞧见远远有支仪仗队行来,前面几排都是步兵,握着整齐划一的兵器,大踏步的行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那么兴奋。

十几排的步兵过去了,这才看见正中是顶大轿,流苏的帘子,都已经挂了起来,轿内的人坐着笔直,不时向百姓挥手致意。

果然是太子,知道如何在第一时间引起百姓的好感,就像出场的明星,只不过他没有出场费罢了。

近了!近了!当看到那炯炯有神的双眼,那光洁的额头,那薄薄的嘴唇,那如丝绸滑顺的长发,那微笑,那神情,那动作,那……,无一不在我的心里泛起阵阵涟漪。怪不得齐纪会找不到他,怪不得我在珠雀国等了他那么长时间,他都没有出现,怪不得……原来他已经是西胜国的太子。

“师父,那是湛师父吗?”我回头,绝杀正一脸吃惊的望着轿里的人。

我不由怒喝,“别乱说,那是高贵的湛太子,怎么可能是你的湛师父?”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四十五、湛太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