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四十三、逃离

  “晨教主,喝茶!”指示着绝杀把一杯咖啡放在了晨熙的面前。

晨熙拿起茶杯,深深的闻了一下,抿了一口,咂咂舌道:“这杯好像跟昨天喝的有些不一样嘛,虽然还是有些焦苦,却让我感觉到了一种酸甜,而且闻着也很清香。”

“那是当然,昨天的那杯叫苏门答腊,今天的这杯叫那不勒斯风味咖啡,也叫黎明咖啡,你感觉到的酸甜,应该是蜂蜜和柠檬的味道,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疼姑娘懂的真多,很让晨熙羡慕呢!”晨熙又端起茶杯,牛饮了一大口。

“其实教主想懂的多,也不是没有办法。比如去酒楼喝喝茶,去某些著名的地方踏踏青,见多识广了,自然也就知道了。”

“喝茶?踏青?呵呵!”晨熙笑了起来,只是那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一丝的愉悦,“闲人的东西,岂是我这大忙人所能得到的。不过,晨熙倒有个好建议,既然疼姑娘懂的那么多,就陪在晨熙身边,教晨熙吧?!”

晕,我怎么把自己给绕进去了?真是大大的失策!对了,他怎么还不晕过去?难道是我把咖啡调的太淡的关系?正在思量着应该如何表达自己的不愿意,却听嗵的一声,晨熙毫无预兆的从椅上滑了下去,额头在地上狠狠地磕了一下。

耶,朝绝杀比了个胜利的手势,第一步计划成功。绝杀一边笑一边把晨熙扶起坐好,万一他醒来见自己躺在地上,又得浪费我的一番口舌了。幸好陈管家被晨熙派出去办事,并不在府上,不然肯定得坏事。

绝杀看我在旁心急如焚,他也开始紧张起来,“师父,您给晨教主喝的是毒药吗?怎么他每次喝下去,都要昏一会儿,醒来又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你也看出来了?是不是觉得平时的他阴险狡猾狠毒;一喝完咖啡,倒似个还没长大的大男孩,不懂世事,单纯善良。”

“是的,徒弟感到很奇怪,是不是师父给晨教主喝了独门毒药?”

“是毒药的话,师父怎么可能会喝的这么优哉优哉呢!呵呵,来,你也喝一杯提提神吧!”我倒了杯给绝杀。

绝杀疑惑的接过,打量了好久,这才狠下心,闭上眼拼命的灌了下去,许是喝的太急,被呛的面红耳赤。

我不由哈哈大笑,好可爱的绝杀,上佳的咖啡却被他当成农药似的喝下去,竟然还呛到,的确符合那不勒斯风味咖啡“摸黑喝下”的风格。

“哈哈,绝杀,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被咖啡呛到的人。”

绝杀很郁闷,“师父,有那么好笑吗?”

我正笑的开怀,却被一声怯怯的声音惊醒过来。啊!太得意忘形了,竟然没注意到晨熙已经醒了过来。

只见晨熙一脸惊慌的看着我们,“你们师徒俩怎么还在府里,还没有逃出去吗?”

和绝杀对望了一眼,看来辰又回来了。我的心里不由鸣起了一股得意,看来昨晚的猜测一点都没错,这位风度翩翩的长明教主的确有双重性格,而把它引出来的诱子就是咖啡。

“我们后来不是碰到陈管家了嘛,而且晨教主也回来了,所以我们还是没逃出去。看,他们还逼我们喝毒药。”我指指桌上已经冷却的咖啡,那泥水似的颜色,说是毒药,一点都不为过。

辰走上前去,闻了闻,“好香的毒药。”

“辰,别去碰它,那是他们怕我们不喝,特意加了香料的。”我忙喝止辰想用舌头尝一下味道的举动,如果他尝过以后,再恢复成晨熙,那我逃走的计划就要泡汤了。

“哦。”辰的手一颤,杯子滑落到了地上,溅起几朵很大的水花。

“辰,你还会像昨天那样帮我们吗?”

“当然会了,那些坏人就该人人得而诛之。可惜,我只是一名小小的侍卫,帮不了你们什么忙。”

“怎么会呢,你是侍卫,光明正大的带我们出府好了。”

“这样好吗?万一被他们抓住,我是没关系,可是姑娘和贵徒就会有麻烦的。”

“放心,我会一种独门秘技,可以把辰打扮成晨教主的样子,保证让门卫认不出来,这样我们就可以很容易的混出府去了。”

辰的声音很犹疑,“这样好吗?”

我趁热打铁,“我的技术很好的,保证不会出错,不信,你问绝杀!”

绝杀接到了我的眼神暗示,也接口道,“辰侍卫,你放心吧,上次师父把我打扮成一个翩翩美少年,害的我被隔壁一名肥婆追了很长时间,近二天才逃掉的呢!”

我在心里笑的肚痛,绝杀是被肥婆追,不过不是因为他帅气,而是因为触怒了鸨母。想不到绝杀撒起谎来,也能面不改色镇静从容。

辰看看我,又看看绝杀,终于点头了,“好吧!”

“辰,你对人真是太好了,热心肠的没话说。来,坐下,我把你的脸稍稍打理一下,我们就可以出府了。”把辰按进椅内,我开始整理他的发饰。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整理的,他本来就是晨熙,弄的太干净反倒让别人生疑,所以只是把他脸上的灰尘拂掉,把发丝弄齐了。“好了,绝杀,你来看看,是不是挺像?”

“师父,不是挺像,是很像!辰侍卫,你来看看。”绝杀把一面铜镜递到辰的面前,我投了一个赞赏的眼神给绝杀,不错,知道打心理战。

辰接过铜镜,左看右瞧,“好像……好像是有点像。”

把铜镜抢回来放回桌上,“辰,不是有点像,是一模一样,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晨教主了。来,我们走吧,晚了会被别人发现的。”

在路上,辰老是回头看,我知道他在担心会突然出现的家丁。不由咳了咳道,“辰,放松点,快到门口了。”

辰应了一声,终于不再回头四顾,好像豁出去了开始抬头挺胸。守门的二人见是晨熙,连忙打招呼,“晨教主,早。”

左边的门卫看晨熙带着我们二人出去,身旁又没有别人,不由疑惑的问道,“晨教主,您要出去?”

辰这时候心里可能正恼着吧,闻言,怒道,“难道本教主出个门,还要向你报告吗?”

“不敢不敢。”那名发问的侍卫连忙作揖道歉。

“哼!”辰从鼻子里重重的哼出一声,跨出大门,我和绝杀连忙跟上。

拐进一个小弄堂,辰立马转过身来问我们,“怎么样怎么样?我学的还像吧?”

我冲他竖出大拇指,“不错不错,有前途。”

望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呼吸着春天特有的味道,那种感觉真是好啊!只是,看着身边东瞧西望的辰,心里不由烦起来。府是出了,可是这个大包袱该怎么办呢?

绝杀拉拉我的衣袖,指指身后的“客再来”。我回头看,正是前几天歇脚的客栈,虽然才早上九点多,生意却好的出奇,客人络绎不绝。和绝杀对望一下,有了,就让辰去点菜好了,那样我和绝杀就可以偷偷溜走了。到时,街上那么多人,他想再找到我们,也是件很困难的事了!

走进客栈,诱人的菜香扑面而来,使劲咽了咽口水,现在可不是喊饿的时候。酒店小二把我们三人让到靠楼梯的桌子前,“三位客官,实在是对不起,今儿个生意太好了,只留了这个位子,客官不要介意。”

回头四顾,的确是只有这张桌子是空着的了,于是对小二说道,“没事,只要菜好就行。”又对辰说道,“辰,这里你是主人,我们是客,是不是应该叫些本地的特色菜让我们吃啊?”

辰还在四处看着,脸因为酒店内的温度稍稍有些发红,“想吃特色菜啊?这还不简单,我这就跟掌柜的去说。”

辰果然中计,起身就要往掌柜的方向去,我忙喊住他,“记得让厨师弄漂亮点,我和绝杀不喜欢吃不干净的东西。”

“知道了,你们稍等,我去去就来。”

看辰走远了,我和绝杀立马起身,桌上的茶也来不及喝,就匆匆出了客栈门。怕辰追来,我和绝杀二人狠命拍打着身下的坐骑,马飞跑起来,扬起一股风沙,眯着人眼睛生疼。离城门有十来里路了,我和绝杀才放缓了速度。

绝杀抹了一下脸上的灰沙,“师父,接下去我们要去哪里?不等湛师父了吗?”

凝目远眺,再走过去也不知道是哪里了,还是在珠雀国境内吗?

“绝杀,我们还在珠雀国国内吗?”

“也不算是,再行三四十公里,就到西胜国了。”

西胜国?好熟悉的国名,好像又在哪里听过似的。头开始疼痛起来,起先只是那么几丝,慢慢地竟然感觉到似有一把小钻头在拼命的钻,我捂着头轻哼,“绝杀,快扶师父下来,师父的头好痛。”

“师父,你没事吧?”绝杀惊叫起来。真是,我只是头晕,有必要叫那么响吗?

昏昏迷迷中感觉自己从马背上跌了下来,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睁开沉重的眼皮,才发觉眼前的男人好帅,好……熟悉。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四十三、逃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