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四十六、选妃

  白天初见坐在轿内的湛太子,心里隐隐燃起了希望,也许他是被逼的;也许他是受到了威胁;也许……!无数个纷杂的念头在脑中冲撞开来。

绝杀担心的扶住我,“师父,你别伤心,徒弟现在就去查,如果他是湛师父,徒弟就把他绑回来;如果不是,徒弟一刀结果了他。”

绝杀的话引起齐纪的大笑,“冷,你的徒弟果然得了你的真传,连性情都一样,对不在意的事情都是那么冷血。”

“你羡慕?自己也去找个徒弟!”坐回桌前,喝着小燕递过来的茶,慢慢平复激动的心情。

“那人就是你要找的毒圣司马湛吗?长的倒不赖!”

“只是可能!”我凝视着阳光下那张微笑的面孔,以前没注意,原来他的脸上也有酒窝,比我的还要深,似深潭,把我的整颗心都吸引了去。

“疼姑娘,他是谁?您认识吗?”小燕望望我,又望望轿中的湛太子,脸上浮满了迷惑和不解。

“西胜国的太子,未来的君主。好了,热闹看完了。”回头喊上绝杀,“绝杀,你扶我回房间,我累了。”

“是。”绝杀上前扶着我往房间走,只是乘我不注意的时候,不住的回头望,我知道他一直在怀疑,我又何尝不是呢!算了,还是晚上走一遭,瞧瞧清楚吧!心老是吊在半空也不好。

当全身隐进大殿的顶梁中,我这才在心里苦笑,冷酷如我,竟然也会做出这种梁上君子似的事来。被齐纪知道,准又会被他嘲笑一番,算了算了,他要嘲笑就随他吧,相信当他遇到他深爱的女子,肯定也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的。到那时,呵呵,我肯定会连本带利的拿回来。

平复了噪动的心情,开始仔细打量大殿的一切。

湛太子坐在大殿的右首边,因为我的位置刚好是在大殿顶梁的左首边,正对面,所以对他的一言一行瞧的清清楚楚。

他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是紫色的锦袍,绣着大朵大朵的金花,在烛光下摇曳出点点光芒,不断泛进我的眼中。眼不由有些泛酸,如果他就是司马湛多好!虽然会冷漠,虽然会冷冰冰,但对我很好。

虽然现在身边有绝杀,有齐纪,有小燕,但他们给我的印象并不像司马湛深,可能是因为失忆的原因吧!对绝杀,是师父对徒弟,老师对学生的感情,绝杀每一声师父里都含着敬重,他是好徒弟,但不是好朋友。齐纪,虽说是我的师兄,但我的感觉告诉我,即使在我没失去记忆前,他和我的关系也平平,根本说不上深交。而小燕就更不用说了,有谁会跟一个奴颜卑膝的宫女交朋友呢?

而司马湛,是他救的我,为了我,他甘愿牺牲,不顾自己生命,这都让我感动。其实我最想确认的是在我晕迷的时候,那句让人动心的话是不是他说的。

“湛儿,这些都是父皇给你选的妃子,你仔细看看,可有喜欢的姑娘?”一声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

我抬头寻找,原来是坐在皇位的老人,看他的穿着,应该是西胜国的国王暄王吧,人看起来已经非常衰老,脸上布满了老人斑,手背上也有,不过气色看起来不错,应该是因为湛儿子的关系吧!西胜国有后了!

湛太子的脸色有些冷,似乎对美女根本就不上心,“父皇,您看着顺眼就行,湛儿照做就是了。”

我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湛太子,这是给自己选妃子,他怎么会是无动于衷的表情呢?

“你这孩子,”暄王嗔怪的看了一眼湛太子,突然笑了,“那行,父皇就帮朕的太子选位太子妃吧!”

只见暄王扶着太监的手缓慢地走过来,众姑娘见西胜国最尊贵的君主纡尊降贵的亲自挑选,都把身板挺的直直的,脸上挂上迷人的微笑,就等着雀屏中选了。

暄王一边走,一边细看,不时赞一声这个有气质,叹一声那位漂亮,把那些姑娘迷的脸红红的,被烛光一印,显得特别漂亮,娇羞可人。

如果我是血气方刚的男人,肯定也会被这一排的姑娘给迷晕乎过去。无意中一抬头,讶异的发现,湛太子在笑,斜着嘴角,轻托着下巴,右手轻晃着酒杯,虽然是一副色狼的模样,却又让人感觉他的心并不在这里。

暄王终于评价完了那群姑娘,回到自己的皇位上,看着湛太子,笑道,“湛儿,你看,左面第三位怎么样?”

左面第三位?我瞄了一眼,是位黄衣服的姑娘,娇巧玲珑,脸庞很秀气,是位赢弱的姑娘,让人一见,就心生怜爱。

湛太子随意瞄了一眼,“还好。”

暄王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黄娟姑娘,站到前排来,让朕的湛儿再仔细瞧瞧。”

唤黄娟的黄衣姑娘娇羞的耳根都红了,轻轻应了声,“是。”往前移了二步,就那么娇弱的立在那里。行了礼,鼓起勇气看了湛太子一眼,见湛太子并不理她,黄娟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眼睛已经浮起来了一层水雾。

暄王在湛太子和黄娟的身上打了个来回,笑道,“湛儿,你再看看右边第六位姑娘怎么样?”

湛太子仰头喝下了酒,抹了一下嘴边的水迹,“行。”回的爽快,只是自始至终都没有看那位幸运中选的姑娘。

暄王和颜悦色的对那位蓝衣姑娘说道,“这位蓝飞羽也请站到前面来。”。

名唤蓝飞羽的蓝衣姑娘往前跨了一步,站在黄娟的旁边,挑战的看了黄娟一眼。我不由看的好笑,好猛的女人,都还没有成为太子妃呢,就已经准备战斗了。

湛太子放下手里的酒杯,“父皇,湛儿身子不舒服,先下去了。”

暄王的脸色一下子深沉下来,少顷,又灿烂如花,“湛儿,还有一会儿就好了。”

“湛儿实在很累了,请恕湛儿不孝,湛儿先下去了。”湛太子再也不看暄王一眼,径直离去。

他的离去不仅使君主气的不轻,连刚被选出来的黄娟和蓝飞羽都一下子把笑凝固在了脸上。她们是绝对没想到这位太子这么不给君主面子吧。我看到暄王的拳头握住又放开,放开了又再握住,反复了好几次,这才道,“朕有些累了,你们都下去吧。”

那二十来位姑娘这才请了安,连贯的退了下去,只是脸上再也不复娇羞面色,有的庆幸,有的气恼,有的不安,……

暄王待那些姑娘走出了许久,这才愤愤一挥手,一只酒杯顿时掉落在地,摔的粉碎,“不知好歹的小子!”

太监小心翼翼的走到暄王身边,“王,您何苦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生气呢,气坏了身子可咋办!”

暄王一把握住太监的手,“还是你最忠心,对朕是真心的。”

“暄王,您折煞老奴了。服侍王,是老奴的本份。那……晚上,是不是让惠妃过来服侍?”太监试探的问。

“好吧,前半夜让他服侍,不过下半夜,是不是让你自己……,嗯?”暄王轻轻抚着太监的手。

“哎呀,皇上,您这样会折煞奴才的,奴才这就去请惠妃。” 太监笑着,临去时,竟然还向暄王抛了个媚眼。我不由看的恶心,这个老皇帝竟然喜欢太监?男人跟不是男人的男人?天,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按下想吐的感觉,离开顶梁,去找湛太子的寝宫。

如果他真的是司马湛,我就把他带出宫;如果不是,杀人灭口。

湛太子的寝宫还算好找,路上随便威胁了一名宫女,她就老实的告诉了我,还怕我不认识,亲自带路。在靠近宫门的时候,我一掌劈晕了她,可不能让她在这里坏事。

在纸窗上戳了一个洞,房里的烛光顿时就透了出来。我看到了太子,他一个人坐在桌前,摆弄着大堆的草药,不时在一张纸上记录着什么。

只见他拿起一把紫色的花,“薰衣之草,可以给药增加香气,这样疼疼喝药的时候就不怕苦了。”

“疼疼?”我的脑中不由嗡了一下,怎么他叫的是我的名字?难道他……就是司马湛?

我兴奋的一把推开门,“司马湛,是你吗?”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四十六、选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