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四十四、相遇

  “冷,你醒了?”

“太后,您可醒了,您晕倒的时候可吓坏小燕了。”

我打量着眼前和我说话的二人。男子长的很俊逸,青白的长衫,浓黑的眉毛,有神的双眼,高挺的鼻子,此时正满脸关怀的看着我。

另外一个是名丫环,矮矮胖胖,不出众的面容,眼中闪着泪花,见我看她,顿时那眼泪如开了阀的水龙头,就要扑到我的身上号啕大哭起来。“太后,是奴婢不好,害太后受苦了。”

我伸手挡住丫环的来势,这么大一个水桶,扑到我身上,我的衣服还能穿?“哎,等等,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还有你们是谁?”

丫环一听我的话,泪落的更凶,“太后,您是在和奴婢玩新游戏吗?别吓奴婢啊,奴婢的胆子很小,不经吓的。”

“停,别哭了,你这样抽抽噎噎的我怎么会听的清楚。”打断了小燕丫环的哭泣,她的哭声让我头痛,我转向那名男子,“你来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徒弟去哪里了?你们怎么会在我的房里呢?我记得自己明明是在马背上的啊!”

“冷,你怎么了?当真想不起来自己是谁了吗?”

“咦,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这时我才突然发现男人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还叫的那么熟悉,莫非是我没失忆前认识的人?

男人突然抚上了我的额头,自语道,“不像是发烧,难道……冷,你也失忆了吗?”

愤愤地扯下他的手,吼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你到底是谁?对我这样动手动脚的?”

男子狂笑起来,“冷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齐纪以为冷对男人一向是称兄道弟的呢!”

“齐纪?”我咀嚼着这个名字,总觉得好熟悉,有些画面像要跳跃而出,却又被牢牢的扯住了。

“小燕,你去让店家备些菜来,太后怕是饿了。”齐纪朝身后的小燕吩咐一声,好似要把小燕支走,方便我和他说话似的。

“那……好吧。”小燕丫环看了齐纪一眼,又在我脸上细细观察一番,这才出门去点菜了。

齐纪见丫环走了,这才整整脸色道,“冷,现在小燕走了,不用再假装了。”

“你以为我想装,我是真的不记得。你喊我冷,我不觉得奇怪,因为我以前当杀手的时候就是用这个名字的。但是那名丫环为什么会唤我太后?”

“不奇怪啊!因为你本来就是云焰星国的太后。”

我伸手掩住自己的惊呼,“怎么可能?我这么年轻就是太后?那我怎么会在珠雀国呢?还有,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你不是记得自己当杀手的名字,怎么会忘了我呢?!”

“你问我,我问谁去?前段日子我中了情牵三日蛊,蛊治好了,我也有了一点点的记忆,知道自己是杀手,知道自己有一个妈妈,却想不起来别的事情。”

“既然你记起了一点点,应该知道自己是从现代穿过来的吧?”

“啊?你怎么知道?”

“哎,这世上的事当真是三十年风水轮流转啊,二三个月前是你救了失忆的我,现在却是我救了失忆的你。既然你不记得我了,我再自我介绍一下。我,齐纪,你的师兄,因为在一次任务中帮你挡了一颗子弹,所以穿越到了这个国家,现在的身份是云焰星国的国师。”

“你是我的师兄?”

“没错,以前你叫我齐师兄,救了我以后你叫我纪纪,不过,我还是比较希望你叫我齐纪。”

我整理了一下脑中纷飞的思绪,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真诚却让我决定去信任他。

“那好吧,齐纪,现在可以告诉我,我的徒弟哪里去了吗?”现在对我来说,绝杀才是真正让我牵挂的人。他才刚刚习武,千万不要被眼前这名国师级的人物给生吞活剥了。

“那名小少年啊?我吩咐他去请大夫了。应该快到了吧!”

“请大夫,为谁治病?难道是为我吗?可是我挺健康的啊!”

“健康?你都昏迷二天二夜了!”

这么长时间?我惊的掀开被子就穿鞋子,“有这么长的时间?没有人来抓我们吧?”

“你是太后,又是杀手冷,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来抓你?即使有不怕死的人前来,凭你的功夫,那些人还不死在你的手里。”

我讪讪的道,“没有最好,没有最好。”那个长明教晨熙既然用了二天二夜的时间也没有找到我们,那我和绝杀应该没事了吧!而且齐纪是国师,又是我的师兄,怎么着在我被别人抓的时候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吧!

“太后,饭菜来了,您瞧,都是您平常最喜爱的,是奴婢让厨师现炒的,保证合太后的口味。”

我看着整整摆了一桌的佳肴,“这也太多了吧?”

小燕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不多啊,宫里的菜式都有这桌的二三倍了,也没见太后说菜多!”

“啊?”好奢侈的皇家,为了掩饰满脸的尴尬,马上夹起了几筷青菜,“吃菜吃菜。”

饭后我了解到了更多的信息,我离宫的原因是因为长了怪病,当时遍请名医,却只有云中医能医治,所以我随着云中医师徒出了宫,到养院治疗。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珠雀国,又为何会失忆,连齐纪也搞不清楚。看来只能询问云中医了,或许他们知道。

齐纪见我边聊边看手表,不由笑道,“你的徒弟也快回来了吧!”

“都去了这么长时间了,如果我生的是急病,等他请医生回来,我早病死了!对了,绝杀怎么会放心把我交给你们?”

“这个啊?很简单啊,我跟他说,我是你的师兄,他当时并不信,我就指导了他几招,他见我们师出同门,所以才相信的!”

“你教他武功?”

“不信?想当年我的枪法也是百发百中的。要不,比试比试?”齐纪说着从兜里拿出一把黑乎乎的东西,递给我,“这是你的黑棱,我把它改良过了,不怕子弹不够用。”

我伸手接过,抚在手里,一阵冰冷的感觉从指端传来,却让我的心突然静了下来,仿佛见到了朝夕相处的朋友。“比就比,以前我不怕你,难道现在怕了?”

“冷,你恢复记忆了?”齐纪晃到我面前,一脸惊喜的问道。

“没,只是觉得那句话好顺口,好像经常在说似的。对了,这东西叫什么?”

齐纪扯出一抹苦笑,“的确是经常在说的。这叫手枪,杀伤力很大的,注意了,我现在要射对面客栈门口笼子里的那头狐狸。”

齐纪说着,已经眯眼瞄准笼子里那头趴伏在地上的狐狸。只见他的食指一扣,一粒黑乎乎的东西飞射而去,随即,只见本来还趴睡着狐狸嗷的厉嚎了一声,往上一扑,却因为被笼子盖住的缘故,又跌了下去,再也不动一下,小股的血从笼子里汩汩的流了出来。小燕吓的大叫一声,捂着脸背过身去,肩膀颤抖起来。对面客栈里已经慌乱起来,不时有百姓加入到包围圈,对着狐狸评头论足,无非是为何狐狸会无缘无故的死去。

我细细的观察了一番,好厉害的枪法,一枪毙命。奇怪的是,我对这种血腥场面竟像常见似的,一点恐惧的感觉都没有,心里还隐隐升起了想一试的想法。

“现在看我的,这样,我就射那只大鹰好了。”说着,也不待齐纪反应,举枪瞄准那正在蓝天下自由翱翔的大鹰,一扣扳机,子弹已经发了出去,正中鹰的翅膀。鹰扑棱了几下,成直线似的掉下来,正落在狐狸身上,惊起一堆还在围观的百姓。

齐纪哈哈大笑,“冷,你的枪术一点都没退步,比师兄厉害多了。我只是射杀了一头小范围的动物,而你却射死了一头飞翔的大鸟。”

吹吹还在冒烟的枪口,“还好,到让客栈的掌柜捡了便宜。”

“呵呵,你那一毛不拔的性格倒还没变,要不,我去把鹰拿来?”

“算了,你这一去,岂不是让别人知道那头狐狸是我们杀死的嘛,惹来一身腥又何必呢!”

“那好吧。冷,坐着休息一会儿吧,大夫想是快来了。”

果然,没等片刻,大夫就匆匆而来,顾不得抹一下脸上的汗水,又是给我诊脉,又是写药方,看着大夫转来转去的样子,我忽然想念起司马湛来,那时生病的时候,他也是这么给我把脉,给我煎药的。司马湛,在我思念你的时候你在哪儿呢?

绝杀和小燕很快取回了药材,去厨房煎药了。我无聊的转着杯子,定定的看着齐纪,既然他是国师,肯定有自己的势力,让他帮忙找个人应该不难的吧?“齐纪,你是国师,帮我找个人好吗?”

“找人?是谁?是哪位男人这么大的魅力能得到冷的青睐?”

我白了齐纪一眼,他即是我的师兄,干的也是杀手一行,怎么说起来话来这么白?

“他叫司马湛,江湖上的人都叫他毒圣。我的要求是,你既能找到他,又不让长明教的教主知道。”

“哦,冷这倒给我出了道难题哦。不过,我一向接受高难度的挑战,三天后,给你消息。”

我点头,“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四十四、相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