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四十九、放跑敌人

  昨天从五点多停电一直到今天凌晨二点才来,害的我都不能更新。只能现在发上来了。

******************************************

站在司马湛的旁边,我细细打量站在面前的三条人影,说人影一点都不为过,他们都穿着黑色夜行衣,整个人包的密不透风,只露出一双溜溜转的眼睛。领头的黑衣人长的非常精瘦,那双眼却像煅造的精铁,寒冷,尖硬。他的后边是另外二名黑衣人,左边的那个长的高大健壮,只是双眼深不可测,一眼扫过,就像飚风经过,让人心生恐惧。右边的黑衣人有些瘦小,眼睛有些怪,我竟然在那里瞧出了一丝妩媚,难道他是她?女的?

悄悄打开腕中的金丝,虽然他们只有三个人,比我们这边只多出了一人,但我一点都不敢大意。摆明了,他们是杀手,杀手下手是一点都不留余地的,暄王敢只派三人过来,说明他们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侧目看司马湛,只见他拧紧了双眉,袖下的双手握的很紧,“我不是你们的太子,更不会随你们回去。”

精瘦黑衣人冷笑,“太子,我们只是听从暄王的旨意,至于阁下是不是太子,我们海阁三人组不会去在意,只是你是暄王要的人就行。”

我啫囔,“愚忠,助纣为虐。”

司马湛不由急急的喝止,“疼疼,不要说话。”

我扁扁嘴,再不说话,只是把金丝握的更紧。可恶的暄王,太欺负人了!

右首边的黑衣人却已经刷的拔出了长剑,“姑娘的功夫一定不错,就让我涓夫人来领教一下。”

果然是女的,而且还是同行。我在她的身上左右打转,她的身材匀称,比例很好,看她挥剑的手势,应该是从小练武而成的身手。如果把这样的人带走杀手门?暗暗点头,只不过不知道这女人会不会同意我的提议。

轻拽住司马湛的衣袖,寒声道,“我没空,别来找我。”

精瘦黑衣人喝住涓夫人的去势,“小涓,办正经事要紧,那个女人,我等会儿留个你。”

我瞥了一眼远处,那里燃起一朵美丽的烟花,在天空极力绽开后,散成千百朵小粒火花散落下来。我笑了,齐纪,绝杀,你们来的好慢。

司马湛也看到了烟花,“疼疼,谁会在深夜放烟花?”

“那肯定是非常有雅兴的人啊!”

黑衣人看了几眼烟花,就转向我们,眼中也有着迷惑与不解。看来他们对我和司马湛很放心,肯定认为绑我们回去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吧。笑眯眯的看向涓夫人,好久没活动了,不知道手生了没有?

轻轻告诉司马湛我等会去缠住涓夫人,让他跟另外二名黑衣人交手,还告诉他等会会有人来帮忙的。

司马湛惊讶的看了我一眼,可能不明白我怎么会带帮手过来吧。

甩出金丝,缠上涓夫人的长剑,足尖一点,人已往涓夫人飞去,“既然涓夫人这么有雅兴,在下就陪你走几招好了。”

涓夫人根本没想到,我前一刻还拒绝她的提议,这时候却主动出击,她有些懵了,左边衣袖立即被我的金丝划出几道口子。不过,她的确是做杀手的人,一怔之下,立马反应过来,右手握紧长剑,挥起一道强大的气流,击向我。我笑着迎上,不管对手功力如何,我信奉的一向是微笑面对,不清楚我功力的人自然会被这种笑迷惑了心性。涓夫人也一样,虽然攻势迅猛快速,却总带了一点点迟疑。这就给我带来了时机,和涓夫人的战斗,我打的游刃有余,也有机会向司马湛瞄上一眼。

司马湛那边,已经打的危险百出。他本身是学医出身,对招术并不在行,使来使去只有那么几招,幸好,那些毒药起了作用,可以稍稍减缓黑衣人的攻势,得以喘息。而黑衣人又顾忌着司马湛太子的身份,下手也比较轻。这让我的心不由有些安慰,但随即又焦噪起来,这里离皇宫这么近,又这么大的声响,马上会惊动宫里的人,如果他们都出来的话,那我和司马湛是怎么样都跑不了的了。不由低声诅咒,“天杀的齐纪,怎么还不到?想等着给我们收尸?”

涓夫人冷笑,“如果姑娘肯同意让湛太子随我们回去,我们是不会为难姑娘的。”

“大言不惭,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呢。有我在,带走他你们是做梦。”

“是吗?”涓夫人冷笑连连,手上的攻势又快了几分。

“瞧着,我先把你拿下。”把金丝甩的更急,啪啪啪,涓夫人的裤腿又开了几个口子。不过,我也没得到好处,左手背被长剑划出一道小口子来。我的火立马沸腾起来,好你个涓夫人,我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呢?

从袖中甩出的痒痒粉,正飞在涓夫人的脑袋上,涓夫人吓了一跳,立马往后大退了一步,去摸额头。本来这粉只扑在她的额头,又隔着黑布,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偏偏她要用手去摸,这下倒好,药粉全到了她的手上,幸好我下的剂量很少,不然她非得痒上三天。

甩出药粉,我就扑向那名精瘦黑衣人,司马湛被他缠的都快喘不出气来,躲的异常狼狈。我刷刷刷就是三下,逼退了精瘦黑衣人要往前的脚步。这时,高大的黑衣人已经发现了涓夫人的异状,向我怒喝道,“想不到阁下一位姑娘,竟然出这种阴招,把解药拿来。”

“解药?可以啊,你放我们走。”

“不可能。”精瘦黑衣人瞄了一眼涓夫人,眼中虽然有不忍,但口吻却异常的坚决。

“以多欺少呢?”一声高亢的男声传来,接着有二道人影落在我的身旁。是齐纪和绝杀。

“你们总算知道要过来了,迷路了?”

绝杀小心的看了我一眼,有些喏喏,“没,是齐师父说,有家小店的宵夜很好吃,我们是吃好了才过来的。”

“你这个王八蛋的齐纪,不想过来,那就不要过来啊。还有你,从现在开始,你就不是我的徒弟。”我和司马湛在生死线上徘徊,他们竟然在享受美食。

“*****,徒弟再也不敢了。”绝杀想跪下来,看到对面有黑衣人,不由惶惶,“都是齐师父不好,他的力气好大,徒弟挣脱不了。师父,你受伤了?”

“疼疼,你受伤了?我看看。” 司马湛一把抓起我的手背,把药涂在伤口上,又轻轻的吹了几下。这才转向三名黑衣人,“你们竟敢伤害她?”

“湛太子,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她还伤了涓夫人呢。”

“你们只不过想让我回去,我同意就是,不过我有个要求,你们都自断右手一指。”原来司马湛也有发怒的时候,真够心狠的,呵呵,右手一指断了,还怎么握住刀剑呢,这不比杀了那些杀手还难受嘛?

我一把挽住司马湛,“不行,你不能回去。”

“疼疼。”司马湛眼里有不舍,但却拿手轻轻的来拨开我的手指。

我一急,马上朝齐纪怒喝,“齐纪,你还愣着干嘛,把他们打跑啊。”

“行,黑珍珠。”

“没问题。”

齐纪一得到我的回答,大笑着旋身跳进三人当中。我凝神细看,齐纪的功力的确长了好多,黑衣人被他打的不住抱手抱脚,特别是涓夫人,手中了我的药粉,一边痒的要死,一边还得对付齐纪的招式。

我在一边看的心急,这个死人齐纪,怎么还不下杀手,这一点都不像他的性格。只见他挥了几剑,分别在三个黑衣人身上划出几道伤口后,收势,竟然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冷,把解药拿来吧。”

我愤怒的问道,“齐纪,你搞什么鬼。”

齐纪在我耳边轻轻的道,“冷,你难道不想看到他们完不成任务的那副惨样吗?”

“这个建议好像也不错。”我笑了,如果是一招可以折磨人的招术。把一包药粉甩给涓夫人,“这是解药,温水服下就可以了。告诉你们暄王,别再来找湛太子,否则,我们会遇一杀一,遇二杀一对。不信可以试试。”

绝杀扶着司马湛,骑着齐纪带来的四匹马,从黑衣人身边擦身而过。

身后隐隐传来黑衣人的声音。

“老大,我去斩了他们。”是那个高大黑衣人的声音。

“不行,你打不过他们的。先扶涓夫人回去要紧。”是黑瘦黑衣人,果然很识时物。

“那暄王那边?”

“我会应付的。告诉手下,盯着他们。”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四十九、放跑敌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