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四十一、禁闭

  “师父,你别只坐着啊,吃点东西吧,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瞄了一眼绝杀递过来的饭碗,我摇了摇头,实在是没胃口。

“师父,算徒弟求你了,吃点吧,不然身体会垮的,会对不起湛师父付出的牺牲。”

司马湛?牺牲?我紧盯着绝杀的双眼喝问,“你刚才说什么来着?牺牲?是不是司马湛答应了什么要求?”

“师父,你别激动,坐下来,徒弟慢慢跟你说。”绝杀放下饭碗,扶我坐下,开始描述我那天昏迷后发生的事情。

“那天看师父闭着眼没了气息,我和湛师父还以为师父就……,幸好后来没事。”绝杀开心的笑,“当时,湛师父逼徒弟快点去请晨教主,徒弟真恨自个的腿短,怎么跑也跑不快,巧的是在路上就碰到了晨教主了。晨教主询问了事情经过,一闪就消失了,等徒弟赶回师父房里的时候,师父嘴角的血已经擦干净了,房里也只剩下了晨教主和大夫二人,而湛师父却不见了,徒弟当时还询问了晨教主,教主说湛师父有事出去了,过几天就会回来。徒弟一直担心着师父的病情,也没去深思不对的地方。后来见快半个月过去了,湛师父还没有回来,徒弟这就觉得奇怪了,悄悄问了下人,这才知道湛师父当天晚上就收拾包袱出门去了,具体去的是哪里,却没人可知。徒弟猜湛师父可能跟晨教主达成了什么协议吧,不然以湛师父的心性,怎么可能丢下师父,不理不睬呢!”

轻轻的抚着链子,我陷入了沉思。司马湛虽然冷血,但对我还是蛮好的,有时不经意的注视,深陷在脸上的温柔,还有那句“司马湛爱疼疼”,都让我以为在他的心里是有我的,怎么可能就这样不告而别呢?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呢?当时房里除了绝杀就只有晨熙和大夫,绝杀像尊敬我一样的尊敬司马湛,应该不会是他吧。绝杀排除了,大夫和司马湛不熟,那就只有晨熙了。他是司马湛的小师弟,二人从小处在一起,亲如兄弟,如果晨熙提出让司马湛帮忙做些事情,傻如司马湛一定会同意的。虽然他冷漠,对自己的人却一向放第一位。如此想来,要想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事,必须得问晨熙了。

“绝杀,今天晨熙在吧?”

绝杀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好像在的吧,徒弟和师父出来的时候,晨教主还在摹字呢。”

“绝杀,再去叫几样菜吧,师父不喜欢吃这些菜。”

“啊?是,绝杀这就去。”绝杀的脸红了起来,脸色却是开心的,想是我答应进食让他感到了希望吧!

凝视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抚着右手腕,自从醒来以后,这里就留下了一道疤痕,红红的像扭曲的小蛇,每次看见都让我烦心的很,后来索性用玛瑙珠子遮住了,这才觉得心里好受多了。司马湛,你去了哪儿?是不是晨熙以我的性命为代码逼迫你了?好傻的你,病重如我,哪能值的你如此!虽然太阳还会热烈的照在我的身上,却一点都暖不进自己的心。

回到晨将宅第,正要派绝杀去请晨熙,却见晨熙有些醉醺醺度了进来。

“疼姑娘,去外面玩了?”

“是的,在府里呆着慌,所以让绝杀带路,去外面走了一圈,也可以练练腿力。”点头示意让绝杀沏茶。

“外面的景色还不错吧?”

“嗯,桃红柳绿,百莺啼叫,很美。”

“那就好,晨熙正担心着事情太忙,没空陪疼姑娘呢,有绝杀在,晨熙倒放心了。”

“绝杀,你先出去吧,师父和事和晨熙商量。”绝杀看看我,又瞧瞧晨熙,见我点头,这才放心的出去了。想是他也明白晨熙是司马湛的小师弟,是不会加害一位弱女子的。

“不知道晨教主这么晚来,是为了何事?”

“晨熙看疼姑娘这几天闷闷不乐,可是为了师兄的事?”

“晨教主既然明言,那疼疼就直说了,司马湛是不是和你签定了什么协议?”

如果我没看错,晨熙那笑容亮的晃眼,“协议?为何这么说?”

“虽然我跟司马湛处了十来天,但他的心性,他的脾气,我还是一清二楚的,他绝不会不打一声招呼就做人间蒸发的。而当时房里只有你和大夫二人,大夫和司马湛不熟,那就只剩下晨教主你了,一定是晨教主以什么东西来要求他了吧?”

“啪啪。”只见晨熙拍起手来,“想不到疼姑娘不仅长的美貌,还聪明过人,晨熙的一点点企图都被疼姑娘冻察了。”

“晨教主过奖,疼疼自认没那么厉害。晨教主既然承认了跟司马湛的出走有关系,那你一定知道司马湛是为了何事?去了哪里吧?”

“晨熙是知道,但晨熙为什么一定要告诉疼姑娘呢?”

“你?”怒指着晨熙,下一刻手指却缓缓的放下了,“说说你的要求吧?”

这人比司马湛更冷血,更冷漠,既然可以光明正大的利用自己的师兄,又怎么在意我这么一个无任何关系的女子呢。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过瘾,其实晨熙也没什么要求,就是疼姑娘能在府里再住上几天。”

“不可能,那样我会找不到司马湛。”我立马拒绝,不知道失去了司马湛的陪护,以后的日子还能否亮丽如昔?

“如果晨熙告诉疼姑娘,我师兄还会回来呢?!”晨熙眯着眼笑,我却觉得自己掉进了狐狸窝。

“真的?”我开心的问,却没瞧见晨熙眼底滑过落寞。

“尊贵如我,会做出骗人的事?”

“那我就不知道了,其实晨教主自己心里明白,何苦问别人呢。”看着晨熙稍变的脸色,我话峰一转,“那疼疼就答应再在这里住几天吧,有打扰晨教主的地方请明说。”

“好说,晨熙为疼姑娘备了二名丫环。有什么事,疼姑娘就直接跟她们说好了。晚了,疼姑娘早歇息。”晨熙已经准备起身离去。

我忙上前一把抓住他,“你还没告诉我司马湛何时会回来。”

晨熙转过头来注视着我,“这样拉扯被师兄看到,他会伤心的。”

“啊?”我忙讪讪的放下他的衣袖,脸有些微微的发烫。都怪这年代,讲究男女授受不亲,要在现代,算什么啊!

“看疼姑娘这么为师兄担心,晨熙就做一回好人,把事情的原委告诉疼姑娘吧。”晨熙的脸色一整,又恢复到了严肃的样子。

“晨熙在月余,曾遇到一位男子,虽然他长的并不出色,但晨熙却对他一眼倾心,还对他下了情牵三日蛊。”晨熙说到这里,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情牵三日蛊?”我喃喃自语,左手已经不由自主抚上了疤痕。

“没错,晨熙一向信奉只要是自己深爱的东西,都要绑在身边,无论是东西,还是男人女人。”

“所以,你才向那位男子下了情牵三日蛊,就怕他逃走?”我凝着眉问,好可怕的占有欲,幸好那人不是我。

“没错,只是我错估了那人的定力,他一直没出现,让我错疑遇见他其实是场美梦而已。就在我失望的时候,师兄出现了,还带来了疼姑娘。”

“我?我和那位男子又没关系。”我连忙撇清,如果被当成晨熙的占有品,哪还有自由?

眼前人影一闪,晨熙已经握住了我的手腕,“是吗?那个黑结是我亲手打的,跟平常的不一样,连别的玉针都是我亲手打造的,那上面有我亲手刻的一个晨字,最特别的是治愈这蛊后,会在中蛊者的手腕处留下这么一条疤痕,你看,你的手和他的手是如此的相似。”

晨熙握起我的手,在我的手背亲了一下,“所以我相信你就是冷少,冷少就是你。”

我忙甩开晨熙的手,下一刻腕里的金丝已经挥下他,“晨教主,你编的故事很动人,但你打动不了我。”

“哈哈,是吗?晨熙宁愿相信冷少是疼姑娘所扮,那样会带给晨熙一份希望。疼姑娘不是失忆了嘛,又怎么可能记的起以前做过的事情呢!”

“既然晨教主认定疼疼就是冷少,为什么还骗走了司马湛?”

“哈哈,难道疼姑娘不觉得有师兄在,会防碍了我们吗?”

“你,卑鄙!”好毒的人。

“哈哈,晨熙会自动把这句话理解为赞美。”

“绝杀,你进来,收拾包袱走人。”紧紧盯着晨熙,就怕他会突然反击。

“哈哈,你以为你们师徒俩走的了?别费劲了,陈管家!”晨熙狂笑起来,似乎对我指着他的金丝感到可笑。

门开了,绝杀萎顿着,被陈管家提在手里。

“你把绝杀怎么了?”

“死不了的,只要疼姑娘答应了晨熙,晨熙会立刻放人,如何?”

我瞧着绝杀那痛苦的脸,算了,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答应,把绝杀放了。”

“疼姑娘真是深明大义,你看,这样不是挺好。陈管家,把绝杀还给疼姑娘吧,吩咐下去,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放疼姑娘师徒俩出去。”

“是。”陈管家行了礼,望着我和绝杀的眼里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就这样,我和绝杀被禁闭。这一刻,我的心无比煎熬,司马湛,你一定要走的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了。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四十一、禁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