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四十、爱

  又是几天过去了,绝杀的银针倒是练到了七八成,五六十针下去只有几针是掉在外面的,第三天晚上,我让他开始练眼力,距离一步步加长,目标一步步缩小,看他能否百发百中。

说起来,绝杀绝对是个有天份的好徒弟。我教的几样东西短短几天就已经练出了火候,尽管是这样,我还是不太放心。每天除了给他的任务加码以外,还时不时教他几招新的招术,大多是自己在组里培训时练的一些技巧。绝杀每天只有四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眼睛有时肿的很厉害,却对我的命令毕恭毕敬,照练不误,一丝都不敢反对。就这样,有时连司马湛都看不下去了,会出声规劝几句,我就淡淡的回个笑脸,任务还是照下不误,谁让自己的身体没有保障,总让我有紧迫感呢!

劝的次数多了,司马湛也开始渐渐无视,在自己的房里逗留的时间却是越来越长,和晨熙嘀咕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而这位晨大教主在每次嘀咕完以后,投在我身上的视线却越来越久,似要把我整个人折分了一样。我不知道他们师兄俩在聊什么,许是我的病情,许是教中事务。

这天,让绝杀把自己带到了偏厅,这里离主卧远,又偏,是个看书的好地方。绝杀把我安置好以后,就直接回到前院去练习那些功夫了。

轻轻的翻开书,看了几页,这竖排的书,没标点,又是繁体,整个就像猜故事似的在看,看的让人头晕。正在耐心尽失的时候,一串脚步声从远渐近。

良久,才停在偏厅的外面。听声音,脚步稳重的应该是男人吧,而轻灵的那位应该是女人了。会是谁呢?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

“教主,你说,你是不是不再爱我了?”是女人的声音,娇弱,还夹着轻轻的抽泣。是遭到这位教主的遗弃了?我合上书,侧耳倾听,原来薄情汉古来有之。

“放手。”威严又不耐烦的声音,有点熟悉,又称呼为教主,莫不是晨熙?也只有他才能在自己的宅院里来去自如了。一想到那男人有可能是晨熙,我不由左顾右盼起来,看有什么地方可以躲一下。幸好刚才就躺坐在纱缦下,一拉纱缦,完完全全就挡住了。

“教主,不要赶雪姬走好吗?雪姬一定会安静听话的,再也不惹事了。”女人抽泣起来,她一定爱惨了这位教主吧,才会放下自己的自尊来请求。可是爱情又岂能是一方答应就可以的。果然……

“雪姬,你身为一名侍妾,不知道做妾的条件吗?还去随意碰我书房里的东西。不但弄脏了我的书桌,还撕破了我的画像,你说你还有什么脸面留在府上?”

“哈哈哈,是雪姬错了,雪姬不应该擅入书房。可是爱一个有错吗?关心爱的人有错吗?雪姬再也不想听到别人说教主好男风,好男色,所以雪姬宁愿做恶人,毁了画像,也不要教主再误入歧途了。”

“你这贱妇,还敢来管我的事?”一声清脆的耳朵,接着是身体重重倒地的声音。想来是那名唤雪姬的女人被教主踢倒在地了吧?

“教主,你打吧,你打死雪姬算了,雪姬再也不想活了。”雪姬哭喊着,任凭教主的拳脚踢在自己的肉体上,肉体的疼痛又怎么比的过身心的痛呢!

我静静的听着,这男人好恐怖,一个言语不和就出手痛打侍妾,比现代里那些农村男人还不如,最起码农村男人只有一个老婆,他却有那么多的侍妾,可能还有男宠。想想,二名男子处在一起,恶。忙掐了思绪,却见一张纸飘飘悠悠的飞进了窗户,探出头去瞧,原来是张被撕毁的画像,飘舞的发丝,灵动的双眼,画上的人并不美,甚至有些平凡,竟是个男人。想不到雪姬说的竟然是真的,这名教主真的喜欢男人?我还在猜测的时候,却听那教主已经停了手,狠狠的道,“回自己的房里好好反醒反醒,如果下次还出现这种情况,不要怪本教主痛下杀手,滚。”

雪姬终于号陶大哭飞奔而去。那名教主却拐进了偏厅,拾起了半张画像。我慢慢的探出头去,真的是晨熙!只见他把撕破的二张画像合在一起,凝视了许久,“冷少,你在哪里呢?为什么不遵守诺言回到我身边?宁愿受着情牵三日蛊的折磨,也不肯出来见我吗?”

冷少?这声音?我的脑中突然一震,那天晚上的人就是他吗?奇怪,如果是他,他怎么可能会把我当成画像上的冷少呢?我明明是个女孩子嘛!

“冷少,你知道吗?前二天我的府里来了二位客人,一位是我的师兄,另一位是他的病人。在见她的第一面,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竟然认为那是你回来了。但怎么可能呢?一定是我太痴心妄想了。晚上我终于按捺不住去找那位疼姑娘,点了她的穴,这才细细的打量她,她长的并不漂亮,也不出众,只是那眼神和你好像好像,脖子处的气味简直是一模一样。虽然明知她和师兄二人心心相印,我还是鬼使神差抱着她睡了一晚,让自己以为那就是你。我想自己真是爱惨你了,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我在纱缦后却听的冷汗直冒,原来晨熙把我当成了他爱的男人,所以才会在那天晚上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才会冒出那句话来,才会狠揍雪姬。不过他也的确爱的伟大,试问有谁会同意同性恋情,就算是开放如现代也是遮遮掩掩的。

就这样,在这样的一个午后,我双腿发麻听着晨熙呢喃着自己的爱恋,额头冒汗。后来他总算是变正常了走出了偏厅,我这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回到房里,开始头晕起来,想像下午在偏厅受凉了吧。到晚上,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冷,喉间一阵一阵的泛酸,我使劲压着,不知道现在吐出来还会不会止的住。打了个手势,让绝杀把司马湛叫来。

司马湛来的很快,快的好像他本来就在我身边似的,“疼疼,你怎么了?又不舒服了吗?喝口水好吗?”

摇摇头,我轻声的对司马湛道,“司马湛,如果哪一天我不在了,绝杀我就交给你了,把他培养成杀手好吗?这是我的心愿。”

又对绝杀道,“绝杀,师父不是一名好师父,以后你就跟着湛师父学习吧,记得只有当自己变强了,才有能力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

“不,师父,你不会有事的。”绝杀扑到我的床沿,泪扑簌扑簌的往下掉。

司马湛已经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疼疼,你会没事的,别说傻话了。我把药去拿来,你吃了马上就会好起来的。”说着,就要起身离开。

我使劲攥紧他的手,“别走,司马湛,不要离开我。”

“我不离开你,不离开你。”

“你知道吗?我庆幸自己遇见了你,虽然你脾气不好,心肠不好,可是你救了我;为了我的病奔波劳碌,离开最想呆的地方,陪我来就医;为了我的病情,半夜起床熬药粥;时刻关心我,逗我开心。我真想就这么一辈子陪你呆在想容花谷里,就算是当你的试药品也没有关系。知道吗?司马湛,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喜欢的一想起来你就觉的心痛。司马湛,看到我们紧握的手了吗?在我们那里,这样代表了天长地久,共度一生,我知道你肯定不愿意的,但是请看在我生病的面上,纵容我一次好吗?”

描绘着司马湛的手,很细长,很清秀,却温暖着我逐渐在冷却的身躯。“看,司马湛,原来我的手和你的手竟然可以握的这么紧,这么密,连我的银针都插不进去哦。真想就这么一直握着,让我自私一次好吗?以后……也许再了不会了!”现在才知道自己的身体差到了何种的程度,才几句话,像浪费了我一生的精力,全身沉的都压了似的,想再张开口却觉得何其的困难。

“疼疼,你不要睡,不要睡,不要丢下司马湛一人。司马湛也喜欢你,你听到了吗?司马湛爱疼疼,司马湛爱疼疼!”

耳边不时传来司马湛紧急的喊叫我,司马湛爱疼疼?幻觉吧?这毒夫怎么可能爱上我这名身不能动的小女子呢。只是这脸上湿湿的都是什么呢?我的眼泪吗?眼泪会倒流吗?会倒流到额头上去吗?

好难的问题,我决定自己再也不想了,慢慢的闭上眼,说了大段的话,觉得好累,累的眼前都出现了虚影,那是妈妈吧?她正张开着双臂,微笑着看着我呢。妈妈,我好想你,你在那边寂寞吗?没事,冷儿来陪你了。

只是耳边怎么会那么噪杂,有来来去去的脚步声,绝杀的哭喊声,好似还有司马湛和晨熙大吵的声音,只是这些都不会再影响我了。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四十、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