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三十九、画像

  因为心里搁着事,第二天很早就醒了,摸摸枕头,枕巾已冷,让我怀疑昨晚其实是个梦魇,可是触感又是如此的真实,让人不得不信。检视了一遍全身,睡衣还很整齐的穿在身上,看来昨晚自己只是被抱着睡了一晚,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那人是谁呢?他说的冷少又是谁呢?头好晕,轻捏着太阳穴,都是他害的我没睡好。

“师父,你起了吗?我能进来吗?”绝杀在门外轻轻的敲了几下,问道。

我忙披上外套,整理了一下发饰,“进来吧。”

门开了,只见绝杀端着食盒走进来。我瞧着他把食盒放在桌上,又回头把门关上。直到确认真的只有他一人的时候,心里不由微微的有些失望,司马湛,你真的很生气吗?生气的都不想来看我了。

“师父,我把早饭端过来了,你要先吃点吗?”我侧头打量绝杀,今天的他穿了套浅灰色的外套,很干净。

“嗯,拿过来吧。”把粥放在嘴里,细细的咽着。许久,才问伫立在一旁的绝杀,“绝杀,昨晚进的府?”

“回师父,是府里的管家派人来接的。”

“住的习惯吗?”

“当然住的惯。绝杀从来没有住过这么好的房子,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也从来没用香喷喷的水洗过脸。刚进房里的时候,绝杀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后来狠狠的拧了自己一下,才知道是真的。师父,你真厉害,能住进晨将宅第里。”绝杀兴奋的都有点滔滔不绝了。

“什么厉害?呵,说到底我只是一个不能行动的怪人。”放下筷子,再也没有了吃下去的胃口。就算武功再好又有什么关系,不能动,只能是别人的累赘,怪不得我的病一有了着落,司马湛就再也不理我,非常符合他的毒夫性格!

“师父,您千万别这么说,在徒儿心中,您是最厉害的。湛师父也是这么说的,他让我好好听您的话,不能惹您生气,不然病情会反复的。”

他还怕我病情反复?是怕死在晨将宅第于他的面子上不好看吧?“司马湛?他还没起来吗?”

“湛师父早就起来了,这粥还是他让我端过来的呢。师父,这粥不好喝吗?要不让湛师父重新熬一锅过来?”

“这粥是司马湛熬的?”我搅动着筷子,怪不得味道那么熟悉。

“是啊,湛师父说这粥里加了一些特别的药材,对师父的病有好处的。只是怕下人熬不好,湛师父才会在丑时起来,亲手来熬煮的。”

“是吗?”我能想像在大家都还熟睡在被窝里的时候,司马湛这时候却已经起床了,披着衣服给我熬粥,瞌着眼,不时用夹子拨弄一下火苗。他这又是为何呢?一边气着我,一边却又做着我补身体的药粥。翻动着米粥,果然看见在粥里有着一小颗一小颗的草药粒。心里顿时溢起一丝甜蜜。

“现在他人呢?补眠去了?”

“湛师父和晨熙教主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要去处理事情。”

“哦,先把碗收拾了吧,再去找四名轿夫来,师父想去外面走走。”

“可是师父?”绝杀担忧的看了一下我,有些欲言即止。

“没事,师父只是腿不能动,一大早去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对身体也是好的。”

我的身体真的是被严重透支了吧?才逛了半天的街道,就已经疲倦的不行。想想以前,白天黑夜的接任务,几天不睡也没见这么累过。低声叹了口气,得尽快把功夫教给绝杀了,这身子可能也撑不了几天了吧!

“绝杀,师父累了,回府吧。”我掀开帘子,吩咐绝杀。下一秒,却被一副画像吸引了过去。那是一则寻人启事,画榜上的人好熟悉,似哪里见过。放下帘子,苦思冥想,却只有一些模模糊糊的片断,怎么也串连不起来。心里不由有些恼火,想着让绝杀去把那画像揭来,却又怕别人起疑。

闷闷的回到府里,司马湛和晨熙还没有回来,坐了一会,只觉无聊起来。这时候绝杀已经忙着给我准备点心去了,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听来我每隔一二时辰就要吃点糕点的习惯。

厨房备的点心倒蛮丰富的,满满的几大碟,绝杀见我吃的有些闷闷不乐,不由问道,“师父,您怎么了?是不是乏了?我派人去通知湛师父,好不好?”

“没事。你坐下吧,师父问你点事。”是考验他功夫的时候了。

“师父那天给你的书看的怎么样?可有不懂的地方?”

绝杀从怀里拿出书来,隔了二天,书还是很新,一点折痕也没有。“师父,我都看过了,是些为人处事的故事,徒儿都看的懂。”

“懂就好,知道师父为什么让你在第一天就看这本书吗?”

绝杀又翻了一下书页,沉默几秒后,抬头注视着我,“师父是想告诉徒儿,要想取胜他人,不一定要在功夫上见高低,有时聪明智慧也能决胜一切。”

“绝杀果然很聪明,从现在开始,师父教你武功。”看了一眼绝杀开心的表情,我又下了一剂猛药,“记住,不能持强凌弱。”

“是,绝杀知道,要狠的时候得狠,但是要善良的时候也得善良。”

“嗯,师父给你出道难题吧。还记得刚才师父看到的那张画像吗?”

“画像?师父是说贴在城墙的那张还是贴在酒楼的那张呢?”

“师父对哪张注目的比较久?”

“好像是城墙的那张。”

“师父给你出任务了,去把那张画像给师父揭来,要完整的,不能有一丝的破损,而且不能让路人疑心。你从现在出发,一刻钟回来,去吧。”

绝杀答应一声,领命去了。把手表调整了一下,我开始闭目养神。绝杀有没有当个一级杀手的素质,就看这一步了。

“师父,您看看,是这张吗?”睁开眼,绝杀已经立在了面前,呼吸有些急促,脸也有些潮红,但更多的却是洋洋得意。

我伸手接过,并不展开,直接放在了石桌上。“绝杀,你这一去一回,可有什么想法?”

“师父,我发现要想不被别人知道自己揭画像很件难事。因为那里刚好是行人来来往往的地方,要想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是绝对不可能的。本来徒儿已经想放弃了,谁知拐进一条小弄堂的时候,竟然发现那里就贴了一张,一模一样,而且周围很安静,也没人发现。所以徒儿就把那张画像给揭过来了。”

“嘀嘀”手表响了起来,我知道是到预定的时间了。“完成的不错,提早了一分钟,还拿到了师父想要的东西。而且懂得变通,当一条路不可行的时候,随即转变成另一条路。绝杀,你要明白,天下的武功都是一路的,只是通往那边的手段有些不一样而已。师父今天教你投掷暗器。”

“是,师父请说。”

我从怀里拿出细如发丝的银针,“这是师父的独门暗器,每一根都是淬毒的,所以你拿时候要小心,只能拿针头,不能碰针身,那样还没有伤害到敌人自个就先中毒了,会得不偿失的。你现在要练的是,用这些银针掷花朵,看能刺中几枚。给你三天时间,练到百发百中了,师父再教你另外一种功夫。师父现在给你的是六十六枚,可不要丢失了任何一枚哦,拿着,去那边练吧。”

“是,师父。”绝杀从我的手里拿过银针,姿势僵硬,面容恐惧,想是被我的那句淬毒吓到了吧,不过这样也好,越加小心,越会加倍用心。

支走了绝杀,我拿过画像开始看,真奇怪,画像一打开,那人的音容笑貌立即冲击自己的大脑,熟悉的就像左手摸右手。用手抚上画像,这眼,这眉,这唇,甚至是脸上纵横交错的皱纹,都让我有种错觉,这么丑的女人竟会让自己感觉到漂亮。

“疼姑娘,看什么东西这么入神?”就在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一声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我。

一抬头,原来是司马湛和晨熙。晨熙坐在石凳上,好奇的看着我,刚才正是他提出的问题。

“司马湛,晨熙教主,你们回来了?”我还有些愣神,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怎么又呆在外面吹寒风?绝杀怎么照顾你的?”司马湛急急的过来,用他的披风把我裹的紧紧的。

“不要责怪他,我只是在这里坐着吃会点心而已。”司马湛还会关心我,真好,虽然语气凶巴巴的。

“疼姑娘怎么在看这画像?”晨熙捡起掉在地上的画像问道。

司马湛也凑过去看了一眼,“好难看的姑娘,竟然也有人寻找?”

“司马湛,不许说她难看。”我急急的喝住司马湛的话,不知为何,亲耳听到他说画上的人难看,让我有种难受的感觉。

“你又不认识她,那么在乎她干嘛?”

“我也不知道,只是觉着熟悉而已。”

“疼姑娘不认识也是情有可原的,因为她是云焰星国的紫太后。”

“太后?她的画像怎么可能出现在寻人启事上,而且还满脸的疤痕?太后不是应该有惊人美貌的吗?”

“据传闻,前几个月,这名紫太后生了怪病,还拟了皇榜征名医,最后是跟随云中医回养院治疗了。这路上到底出了什么事,那就不得而知了。”

“那云焰星国不是要乱了?”

“那倒没有,云焰星国云矅王虽然只有八岁,却是一脸镇定,只是派随百来名侍卫寻人。”

“你说这太后没事干嘛要离宫呢,出了事就难怪别人了。”司马湛嘀咕了几句,随后也拿起画像仔细读了起来。“不对,师弟,你是不是看错了,这寻人里写的这位姑娘名唤冷儿,不是云焰星国什么紫太后啊。”

“据说紫太后还没有拜为太后的时候,就是唤冷妃娘娘的,所以寻人写的冷儿,我想也不会差很多吧。疼姑娘,你认为呢?”

“啊?什么?”迷茫的看着晨熙和司马湛,刚才他们说什么了?

“疼疼,你是不是累了?这么差的脸色?”司马湛奔过来,搭上我的脉,“手这么冷,还是回房里吧?”

“好。”我搭上司马湛的脖子,闭眼歇息,只是脑中怎么也挥不去那张面孔。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三十九、画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