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三十八、晨熙

  第二天,很早就被司马湛叫醒了。看样子,司马湛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吧,干干净净的脸颊,打扮得体的样子,挟在肋下精美绝伦的礼品,都让我有一丝丝的怀疑,这个人还是毒夫司马湛吗?感觉不像去看望小师弟,倒像是去见严师的。

晨熙的宅子座落在大街上最繁华的东首边,很大,门前二只不怒自威的石狮子,门匾上是四个潇洒的古体,晨将宅第。司马湛看了一眼,笑了,“小师弟还是这么喜欢卖弄风雅,连门匾也用自己提的字。”

我抬头望望,“司马湛,你小师弟比你厉害多了,住这么漂亮的宅子。”

司马湛继续笑,笑容里满满的都是笼络,“那当然,他可是国教教主啊!”

“司马湛,我有些不明白哦,既然他是教主,你是他师兄,凭他的关系,赚个一官半职,总比呆在想容花谷里好啊,为什么不出来呢?争取名利不是很多人的梦想吗?”

“你觉得这里有想容花谷那么漂亮吗?”

我歪着头笑,“好似没有。”

“幸而我没出谷,不然怎么会遇上你!”

“什么?”我倾身询问司马湛,他的这句话很轻,像是自言自语,我听的并不清楚,只模模糊糊听到幸而二字。

司马湛回头看了我一眼,那眼里有着我不熟悉的某些东西,正想问个清楚,只听宅子的大门啊的一声开了,十来名家仆分作二行连贯的走了出来。最后是一位二十来岁的男子,身着藏青色的锦衣,头顶的发髻箍了块玉饰。当看到那张脸的时候,心头不由重重的震了一下,好霸道的气质,只一眼,好似要把我的整个魂都勾了去。我忙转了视线看司马湛,还是这毒夫好,会让我有安全感。

感觉那人的视线只掠了我一眼,就看向司马湛了,“师兄,你来了?”

“呵呵,来看看你。”

“先进屋吧,外面人多嘴杂,不好说话。”只见他一挥手,却见那些家仆又秩序井然的进了宅门。

在大厅落了座,司马湛这才给我们互相介绍了一下。

“晨熙,这是我信中提到的疼姑娘。”

“疼疼,这是我唯一的小师弟,晨熙。”

“你好。”我向晨熙点点头,怪不得司马湛这么夸他的小师弟,小小年纪,就能做到一个国家的领导级别,要搁在现代,那绝对是精英啊!

晨熙只是朝我点点头,然后又把注意力放到司马湛的身上,“师兄出谷为了何事?可是遇上困难了?需要什么药材,直接告诉晨熙,晨熙一定帮师兄办到。”

司马湛笑着从身上拿出一叠纸来,“这是我拟的,你看一下,有什么药材就拿给我,真的没有那也没关系。”

晨熙伸手接过,细细的看了一番,不由笑道,“师兄的嗜好可一点都没变,还是跟从前一样,晨熙早就替师兄备下了,等会儿让陈管家拿过来。”

“那师兄就谢谢小师弟了。”

“我们兄弟俩还要搞这些虚套?”

“呵呵,那是师兄多礼了,其实这次出谷,主要是为了疼姑娘的病情而来。”

晨熙指了指我,一脸的了然,“师兄的命定人?”

司马湛微微红了脸,侧头看了我一眼,见我没什么反应,脸上闪过一丝难受,快的让人觉得那是自己眼花看错了,只见他清了清喉咙道,“可别乱说,疼疼是中了情牵三日蛊,发作日期一次比一次早,我怕来的晚,就……”

“师兄不是曾为师父治过这蛊吗?而且还差不多快治好了,怎么到了这位疼姑娘身上,就碰到难题了?关心则乱?”

司马湛似置之若罔,起身走到我面前,把我的右手袖子掳了起来,“小师弟,你先看看再说。”

我的右手有些瘦了,手腕处的那朵黑丝绢花却整整比那天大了一圈,黑的油光发亮,透着不一样的光泽,如果不是知道这就蛊,真以为那就是一朵墨玫瑰了。

晨熙悠悠的步过来,在看到我的手腕时,猛然抓住了我的手,低下头仔仔细细的看,还不时的把我的手翻上翻下,翻来翻去。这位教主的手劲好大,攥的我一阵的疼。

“好痛,司马湛!”我惊叫起来,难道这名教主不懂怜香惜玉吗?没看到我弱不禁风的样子?

“痛,司马湛,揉揉!” 司马湛连忙冲过来,把我的手臂从晨熙的铁腕里救了出来。

“师弟,疼疼是女孩,你刚才弄痛她了。”司马湛把我的手拿到他的腿上,细细的揉,不时的吹几下,那热热的手劲让刚才的疼痛顿时减轻了许多。擒着泪瞧了一眼,手腕的淤青开始有些淡了。

这时的晨熙已经坐回了椅子,不时向我投来几道探寻的眼神,许久才问道,“疼姑娘,你怎么会中了这蛊?”

“我怎么知道,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下的,害的我现在连路都不能走。司马湛,轻点!”我开始有些后悔来这里了,蛊还没解,手上倒已经留疤痕了。不过说起来,这位司马湛的小师弟,武功高强,刚才那一抓,我愣是没躲开。可是就算我想让,又能怎么样,力不从心啊!这万恶的下蛊者!哪一天让我知道是谁,一定把大清的十大酷刑都让他尝个遍。

司马湛在我的手腕涂了一层精油,这才问道,“晨熙,你刚才已经看过这蛊了,能解吗?”

“这蛊有些怪异,晨熙现在也不敢乱下结论。要不这样,师兄你和疼姑娘一起在我这宅子住上一段时间,也好让我有时间对研究一下这蛊。”

司马湛看向我,我知道这是在征询我的意见。我的心里有些不安,不知道跟这种强势的人住在一起,会出什么样的故事。但是我的心里也明白,这是必然的结果,不然我就等死好了,这里不是现代,没有先进的医疗器具,也没有厉害的医生。在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后,我笑着朝司马湛点点头。

司马湛有些如释重负,“那就要打扰师弟了。”

“不忙,陈管家,你领他们去厢房吧,记得把药材给我师兄带去。”

“晨熙教主,我能提个要求吗?”

“说。”晨熙的眼中染上了浓浓的好奇。

“昨天我刚收了一名徒弟,能否让他进府?”

“疼姑娘真是年轻有为,这个要求晨熙答应了,晨熙让他们再打扫一间房就是了。”

“谢谢晨熙教主。”我坐着福了一福。

司马湛朝晨熙额首,然后把我抱进轿子内。虽然低着头,我还是感觉到身后的那道眼神,探究的我都快出冷汗了。不知道他这么注意我干嘛?

晨将宅第很大,幸好我坐在轿内,被那些家仆抬着走,不然逛逛都要头晕了。宅内有着大家院落的那种亭台楼阁,九曲十八弯的走廊,对着怒放的鲜花,心情总算有了些明朗。

“司马湛,你说在我们温泉上面放个瀑布怎么样?就像这种样子的?”我指指亭后的那大块瀑布,也不知道那些能工巧匠是如何在平地上制造出轰轰响的水瀑来的。

“那还能叫温泉吗?”

“那造个草地吧!闲时躺在上面看看书,晒晒太阳,也不错哦。”我继续建议,看亭旁那大块的草地,嫩绿嫩绿的,看的让人心痒。如果在想容花谷里也造出这么一大块草地就好了,可以脱了鞋子,尽情的玩耍,也不会一时不察被什么小石子割伤了脚底。

“草会吸了花的养分,在谷里植上草地,你还能时时看到那些美丽的花吗?”

“那那……算了,我不提了。我还不如直接在这里看好了。”也不知道司马湛吃了什么药,自打进了后院,就一直紧绷着脸,好像被人打过似的。害的我心情也不好起来,怒气冲冲的让那些家仆停了轿子,我就趴在假山栏杆上看金鱼,还是鱼好,自由自在游的逍遥。

“疼疼,别顾着看鱼,回房间吧,你的身体禁不住寒风吹的。”司马湛走出几步,见我的轿子没跟上,又折了回来。

“你先回去吧,我想看会鱼。”被风一吹,刚才的那股懊恼已经消失无踪了。真奇怪,我在伤心什么呢?司马湛就是名毒夫,他的心早是黑的了。现在能对我嘘寒问暖,我应该足了。那我又在祈盼什么呢?他的花谷当然是他想要的样子,怎么可能因为我的一时之意而改变!说到底,我也只是他生命里的一个过客,等我恢复记忆了,身体好了,自然会离开他,回到原来的生活轨迹上的。还是这样好,早些把自己的心态摆平了,才不会被伤的太深。

转头,我已经换上了一副笑颜,叫住了司马湛踌躇许久,却又转身要离开的脚步,“司马湛,你生气了?因为我没跟你商量,就把绝杀叫进了府?”

“疼疼,你想多了,他是你的徒弟,你是他的师父,你把他叫进府,也是为了他好。”

“那你生气什么?”

“我?算了,你继续看,我回房了。”司马湛逃也似的走了,我甚至能看到他脸上的羞色。真奇怪,他脸红什么?

厢房很大,布置的很温馨,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事实上,司马湛前脚一走,我后脚就回了房。这几天的奔波,着实是把我给累坏了,一沾床,根本还来不及想什么,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半夜,正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感觉脖子处热呼呼的,想醒过来,却感觉全身动一下都难。一惊之下开始冷静下来,司马湛住在隔壁,如果听到我的呼喊,肯定会过来相救,但速度定会差了一截,还是先看看事态再说。

只见那人的手已经抚上了我的脸颊,“冷少,你终于肯回到我身边了吗?即使你扮成女子,我仍旧对你一见钟情!”

我闭着眼流冷汗,他口里的冷少是谁?跟我有关系吗?假扮女子?我本来就是女的,何来假扮之说?

却听那人再不说话,只是掀开被子躺了进来,可怜我一动都不能动,只能被他揽在怀里,听着平静的心跳声,就这样慢慢睡去。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三十八、晨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