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三十七、杀手门

  细细打量男孩,清冷苍白的面孔,斜插入鬓的眉毛,倔强的嘴唇,拒人以千里之外的神情。总觉的有些面熟,好似在哪里看到过。

司马湛早已奔到了我面前,看我只是有些头晕,这才放心下来。从他的描述中,我知道男孩是一边疾跑一边自个撞上来的,速度快的让司马湛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我有些好奇,一个还未成年的男孩,需要逃避什么人?很快,我就看到了追来的几十个号人,看他们的穿着应该是某家宅的打手。领头的是位花蝴蝶似的老女人,那脸上的白粉最起码有三四尺厚,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只是奇怪,对这种人,我竟然也有种熟悉感,难道我还认识这种人?心里这种念头一起,立马感觉汗毛竖了起来。

“小杂种,跑的还挺快,上次有人救你,看这次还有谁来救你。你们这些奴才,还不快上去把这杂种给我绑了,老娘我要狠狠的折磨他,你这个小兔崽子。”老女人走上前去,狠狠地给了男孩二个耳光。

一丝鲜血从男孩的嘴角流了出来,好狠毒的女人!如花夫人?这么丑的人竟然还叫如花,我想起某部电影里那个挖鼻孔的女人,顿时一阵恶寒。

看向司马湛,他对这种戏码倒像是司空见怪似的,一点同情的表示都没有,果然是冷血的毒夫,只是不明白他竟然会救濒临死亡的我。

“司马湛,你看?”都怪自己动不了,想救那个男孩,只能借司马湛之手了。

司马湛回过头来,脸上有些莫名,“怎么?你想救他?”

“你难道不觉得我身后少了一个服侍的人吗?”

“有我侍候还不够?”

“什么啊,你可是鼎鼎大名的毒圣,怎么可以把时间都浪费在我的身上呢,我瞧着那小子不错,那神情我喜欢,绝对有当杀手的资本,我想练练他。”

“好吧,既然我们家疼疼喜欢,我就帮你办到。”司马湛答应了一声,走过去,顺便拍遍了那些打手的肩膀,“半刻倒”立时渗入那些人的衣服内。那些打手都有些迷茫,搞不清楚何时串出了一位大帅哥。如花夫人也有些愣神,也许是想不到竟然有位漂亮的男子自动送上门吧。

“这位小哥,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想托你个事。”

“小哥请说。”女人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司马湛,那眼神越来越热烈,越来越狂喜,想是从来没见过这么英俊的男子吧。

“放了这位男孩。”

“行,行,只要小哥答应跟本夫人回清水馆就行了。”

“清水馆?”司马湛疑惑的问,朝我看了一下,我回望了一眼,意思我也不明白。

“公子不知道我们清水馆的营生吧?我们馆啊是专门陪些公主小姐的,是这镇里最有名的。只要公子听本夫人的话,凭公子的条件,在我们清水馆一定会红透半边天的,到时还不怕银子滚滚而来。”

原来是鸭馆,瞧瞧司马湛的身形,想象他被某位色女压在身下啊啊大叫的样子,不由大笑,江湖上的毒圣竟然会被人拉去做牛郎!

司马湛一听到我的笑声,原本就不爽的脸色更加的难看、阴晦,就见他猛然挥动袖子,拂过如花夫人的面孔。如花夫人有些窃喜,也许是认为这男子同意了自己的提议,向自己撒娇来了吧。只有我瞧见了,那袖里满满的都是“落花醉”。这是种极强的痛痒粉,中招的人第一感觉是全身的骨头像遭了重打疼痛不堪,过上三个时辰后,全身开始长痘痘,会流脓,会烂掉。然后那些痘痘移至到脸上,如果抓破了会结痂,变成麻子,想想一位鸨母级的人物长了一身的麻子脸,还有谁会去她的清水馆呢。好毒辣的手段,不过那位如花夫人也是活该,谁让他惹怒了司马湛呢。

如花夫人并没有感觉到袖子的不同,还一味沉浸在司马湛的音容笑貌中,正想再游说几句让司马湛同意下来,突然捂住自己的肚子,脸上的皮肤开始紧皱,那些白粉噗噗的都往下掉。我知道“落花醉”开始起效果了,起先她还犹自强忍着,没过一会,就见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痛哭狼嚎的声音也随即迸发了出来,那些打手早就感觉到了不对,见自己的主子都已经败下阵来,哪还有打斗的心思,架起如花夫人,如丧家之犬飞奔而去。

指着司马湛,我笑起来,真是太好玩了,“哈哈,司马湛,哈哈,鸭子,哈哈,美男。”

司马湛怒气冲冲地奔过来打掉我举起的手,“再笑!再笑!我就不给你晚饭吃。”

妈啊,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还受的?我马上收起笑容,只是憋的好难受,“不笑就不笑,真是小气鬼,那是对你的一种赞美。”

“如果你要,我转送给你。”

我攀上司马湛的脖子,“敬谢不敏,快进去点菜,我饿死了。”

司马湛的身体还是那么敏感,只不过是碰一下他的脖子而已,也要僵直半天,真是,把我当成动不了的木头不就好了,我都不害羞,他又介意什么?被司马湛抱着走出好多步,我这才想起还呆在后面的男孩,不由从司马湛的肩膀处探出头去,说道,“哎,那个什么,你过来,有事跟你说。”

男孩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也许是看在司马湛救了他一命的份上吧,犹豫了片刻,终是跟了上来。

这家客栈的菜还算不错,虽然跟司马湛的手艺比还差了一档,挑挑拣拣的吃了几口,肚子填充的差不多了,这才对司马湛道,“司马湛,我现在好怀念你做的菜哦,色香味俱全。”

“出门在外,坚持一下吧,待找到了晨熙,有了落脚处,我就做给你吃。”

“好吧,晚上我想些菜式出来。”

转头看向正在闷头苦吃的男孩,“哎,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惹上那老鸨的?”

男孩见我问他,终于抬起头来,把筷子放在一边,端端正正的坐直了身子,这才道,“我叫小狗儿,被爷爷卖到了清水馆。”

好土的名字,“小狗儿?你父母亲怕你养不活吗?取这么低贱的名字?你爷爷会卖你?遇到困难了?”

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位老人会卖自己的孙子到鸭馆,那是遇上了多么难熬的困难才会想出这种办法啊?

“我是孤儿,也不是爷爷的亲孙子,是堂的,爷爷也是碰到了很大的困难才会把我卖了的,我不怪爷爷。”小狗儿嘴里说不怪,但他的神情已出卖了他,有谁被至亲出卖了心里还会没有疙瘩呢?

“哦。”我和司马湛交换了一下眼神,好可怜的小狗儿。

“那天,我生了怪病,喉咙也失声了,爷爷见我没几天好活了,这才向如花夫人告罪,想讨回卖身契,如花夫人不肯,还带了很多人要把我和爷爷抓回去,后来有位朱姑娘救了我们,治好了我的病,还把我托付给一位叫冷少的少侠,只是那位少侠不知道被什么事拖住了身,一直没出现。那几天中,爷爷生重病去世了,那位朱姑娘有事也走了,我只好在镇上给别人帮帮忙,赚些饭钱。后来,如花夫人知道我还在镇上,就派人把我抓了回去,让我在馆里白天干活,晚上学技术。我一直寻找逃走机会,今天终于让我逃了出来,幸好遇上了二位大侠。”

“朱姑娘?朱淑昭?穿红衣服的?”

小狗儿惊奇的看了我一眼,“女侠,你怎么会知道朱姑娘的名字?”

我望着司马湛,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司马湛,好奇怪,我一点都想不起来她是谁,但脑中就是自然会跳出来。”

司马湛抓起我的手,探起脉象,“让我看看,没事的,也许是记忆正在恢复。”

“小狗儿,那现在只有你一个人了?”

“嗯。”

“要不我聘请你当我的侍卫如何?”

“女侠?我不会武功的。”小狗儿有些惊慌失措,也许是上天掉的馅饼太大,砸晕他了吧!

“没事,只要会扫地,会清理就行了。”以前一直有个愿望,想组建个杀手门,培养些杀手出来,当个杀手的头,对我来说,是件很诱人的事情。现在,眼前不正好有现成的人嘛。看小狗儿的性格,面相,年龄,真的比较适合学习我那些独门杀技。

小狗儿低头思索了一会,许久,才坚定的道,“我同意了。”

“好,先把你的名字改了吧,你是我的侍卫,就叫绝杀吧,从现在起,称呼我为门主,司马湛为湛少。明白?”

“是,门主,湛少。”绝杀起身,躬躬敬敬的喊了声。

司马湛挥挥手,“把这些行礼拿到房间吧!”

绝杀开心的拿起行李,新身份让他感到兴奋了吧!我也笑了,我的杀手门终于有了第一位杀手,我一定会把他教成绝杀级的。

绝杀放下礼物,立在身后,静静等待我的吩咐。想到明天就要去拜见长明教主,人情世故的,肯定会忙上好一阵,这时候的绝杀怎么办呢?虽然他拜在我的门下,其实整一乡下人,还有待时间的磨合,反正离睡觉的时间还早,先教他点知识吧。

“绝杀啊!”

“在。”绝杀从我身后步出,立在我面前。

“认识字吗?”虽然说人在江湖中,武功是重要的一项功夫。但不识字,不识好坏,再好的功夫也是枉然。

“认得一些,以前在学堂学过几个月。”

“才学了几个月啊?那认的字不多了?从现在开始,你跟着我学习,你要记住,你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变强。”

“是。”

“还有,从现在开始,你是杀手门一号杀手,要记住做为一名杀手,杀手格言是一定要记住的,那就是:第一、不论是不是你真心向往的任务,心情一定要愉快,永远都不能说“这是最后一次”。第二、不能爱上目标,也不能爱上委托人,不然你会付出血的代价,这点等你再大一些就会明白的。第三、你永远都是杀手,即使是喝醉了,受伤了,失去意识了,都要牢记这一点。第四、不能婆妈,不能感情用事。要保守我跟你之间的关系,任何人都不能说,即使是至亲也不行。好了,今晚就记住这些吧,晚上读读这本书,有什么不认识的字明天来问我。去吧。”

绝杀接过书,眼里的兴奋再也掩饰不了,想是终于实现学习知识的梦想了吧!

我也有些累了,自从受伤以来,身体就差了好多,动不动就会疲倦。司马湛早已看出了我的倦容,绞了面巾给我,“擦下脸,睡吧,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劳累。放心,我会替你看着绝杀的。”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三十七、杀手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