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三十三、有缘无份

  春天的脚步真的好快,刚在一棵树上看到了小小的一颗嫩芽,一转眼,满眼都是翠色的绿。

心里有丝雀跃,能和心爱的人一起把臂同游,的确是件开心事。现在,焱就跟在我的后面,捧着大堆逛街购买的东西,时不时瞧瞧他那皱紧眉头的样子,突然感觉今天的天气实在是太明媚了。

跨进酒楼,要了雅间,和焱专心品起茶来。以前完成任务的时候,我也会出门压压马路,让自己感受平民百姓的生活,时刻提醒自己还是一个可爱的还处在花季年龄的小女孩。现在,逛古代的街,身边又有一个让自己心动的人儿,总让自己错以为碰到了幸福的边缘,温暖的都快融化了。事实是,幸福一向都是短暂的,因为老天的眼一向看不长远,非常的善妒。

就在客栈的门外,我发现了二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长明教的二位女护法,站在她们面前的赫然就是长明教主晨熙。瞧瞧西边渐落的夕阳,时间好快,一晃眼,第三天就要过去了。这么一位大教主,真的是在找那位惹起他注意的小子吗?还是为了抓人?如果是找人,那真的是不知应该认为他深情还是霸道了?

焱已经瞧出了我的异色,惊讶地问,“那三人你认识?”

“不认识。”心里一慌,却又马上镇定下来,现在我和焱都化了妆,我扮的还是个朝气蓬勃的小女孩,想他应该不会认出来吧?却又想到这怪人看见男的异常喜欢,我把焱扮的如此帅气,万一被他看上怎么办呢?不由对焱道,“焱哥哥,你的这杯茶喝好了吗?喝完了我们走吧,不然师父看见会骂的。”

“那走吧。”焱对我突然冒出来的焱哥哥虽有一丝惊异,却平静的一句话都没问,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把那些包包捧在怀里,率先开门走了出去。我也抢了一件包包,总觉得手里不拿点东西感觉不舒服。

雅间外已经有些闹的不可开交了,只见晨熙闲适的坐在椅子上饮着酒楼里的名茶,他的旁边站了一位胖胖的男人,我认得,那是这家酒楼的李掌柜。而晨熙的二名女护法不时揪过酒楼里正在吃饭的男人的脸,转给晨熙看。汗,竟然有这种找人法,不会真的是在找我,一名叫冷少的男子吧?

酒楼里很多男子虽然对女护法的接触心甘情愿,但却要被晨熙的目光评头论足,都是心有不甘,嗡嗡声渐起,因为没有领头之人,只能小声议论,忿忿不平地走出酒楼,连刚叫的美食也一并扔下。李掌柜在旁边看着心痛如绞,搓完左手搓右手,却又碍于长明教的势力,一言都不敢发。

轻轻地瞥一眼大堂的景色,连忙跟上焱的脚步,虽然非常想探晨熙的虚实,奈何环境不对,只能临时辙退。

那左护法已经发现了快走到门口的焱,大喝一声,“站住。”也不见她如何飘动,却已挡在了我们面前。

焱面色一凛,“请问这位姑娘挡住在下的去路,有什么事吗?”

左护法用眼神询问晨熙,恰好晨熙转过头,在焱的脸上巡视了一圈,轻轻摇了摇头,我不由暗舒口气,幸好焱不入他的法眼。

“那我们可以走了吧?”焱没有发火,只是淡淡地问道。

“多有得罪,请。”左护法见晨熙摇头,只得让开路。好惊险,幸好躲过了,现在我要好好藏起来,这一惊一乍实在让我的心脏受不了。

回到客栈,我就马上收拾行李,这地方是不能再待了,既然等不到云中医他们,那我和焱就去找他们,或者回他们的养院,说实话,我是非常想见识那个大阵的。

自从酒楼回来,我发现焱一直很沉默,连我突然要离开,他也没有一丝惊讶。只是可惜我一直沉浸在晨熙出现的情景中,并没有对他的反常现象多加留意,错过了一次很好的机会。

我和焱赶了几个时辰的路,已经出了城门,只要走过这个山头,就可以离开珠雀国的境地,到达云焰星国了。和焱商量了半天,这大半夜的要下山路,的确比较麻烦,万一摔下崖顶,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恰好山顶有个山洞,刚好可以融下二人,还是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赶路。

把怀里的小吃递给焱,笑道,“对不起哦,焱,刚才走的急,都忘了买干粮备用了,只能先拿这个饱腹,明早,我就带你去吃好的。”

“冷儿……?”焱咬了一口糕点,迟疑的道。

“什么事?”我正低着头和那些小吃奋斗的起劲。

“能告诉我下午在酒楼的时候为什么要躲开那三个人吗?你一定认识他们的对吧?还有为什么要把我们二个人扮成另外一副样子?”焱的声音有些急切,还有轻微的慌乱。

咽下最后一口糕点,擦擦嘴角,在山洞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还记得抓你的人吗?”

微弱烛光下只见他的脸稍稍红了些,黯然道,“只怪那天考虑不周,着了他们的道。可恨那药太过浓烈,我一直处于半昏半睡状态,对整个事情并不知情。”

“哦,事情其实是这样的。”我把杨仅的事情告诉了焱,焱听后有些沉默,良久才叹道,“师父能和自己的小师弟重归于好,那是件好事情,我祝贺他们。”

“是啊,怨怨相报何时了。能化解就化解的好,这样世上就没有了战争,百姓安居乐业,路不拾遗,那该是件多么令人向往的事情啊!”我揉揉肚子,总觉得这些糕点有些硬,这么才时间还没有消化,把胃勒的很难受。

“持之以恒,太后的宏愿一定会实现的。”对焱突然改口太后,我一怔,却突然开心的笑了。

“是啊,有志者事竟成嘛。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我扮成那副样子吗?你不觉得下午的你像一位溢满爱的男子吗?带着亲爱的未婚妻逛街,看她选东西时的犹豫不决,对价钱的讨价还价,看到心爱之物时的喜爱,……,满世界的人好像都是为了他们存在似的。”

焱轻唤了一声,“冷儿?!其实我……”

“嘘,听我把话说完,这世上总有人见不得他人的美好,就像在酒楼里的那三人,你知道那男人是谁吗?他叫晨熙,是珠雀国国教长明教的教主,那二个女的,是他的左右护法。知道他在找谁吗?一个叫冷少的男子,因为那男子给了他一个三天的承诺,可是就在这最后的一天里,那名冷少的男子却没有去找他。”

焱有些愣神,突然整个人都激动起来,“冷少?冷儿,那一定是你假扮的,是不是?你的易容手法那么奇妙,他们是发现不了的。你那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救出我,所以在下午你看见他们才会马上离开。是不是?是不是?”

“焱,你不要摇,我头晕。”我伸手想摆脱面前的人,却发现怎么都摸不到人。

“冷儿,你怎么了?我没有摇啊,你的手怎么了?是不是哪里难受?快点告诉我。”

我闭了一下眼,又睁开,原来刚才是幻觉,其实焱就隔着火堆坐在我的对面,正在认真听我讲故事。

“焱,我没事,只是感觉身上有些冷,能不能把火堆弄旺一点。”我抱紧自己的身体,怎么有些冷,不可能啊,我的那件披风挺厚的啊。

“这样热了吗?”焱好细心,如果有这么优秀的男人做男朋友,那真是份难言的骄傲哦。

“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吗?因为我真的好喜欢你,从那次见面,我就喜欢你,没有理由的喜欢,那时我都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你只给了我一个漂亮的背影,像孤傲的山峰,清冷、独仞;后来因为云老,我第一次听到了你的声音,第一次看见了你的模样,那时我就在想,为什么这世上会有一见钟情,因为那时最纯真的爱恋,没有权力相争,没有利益冲突,没有欺骗,没有残害,喜欢就是喜欢了,不掺杂一丝的杂质,纯净的像矿泉水。你喜欢我吗?”

焱不由一震,原来多日的感觉都是对的,她是喜欢他的,而且喜欢的比他还深,为了他可以放弃宫里的富贵,随他去疗伤,起先他还没有想明白,后来才知道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生怪病,那只是青瓜面膜的效果,一个为了出宫的借口。为了他,坐不习惯的马车,走不习惯的山路。甚至于在他被抓后,还一人独闯长明教总坛,只为了救他,不惧于跟晨熙那种大魔头定下交易。他何德何能,让一名太后级的女子如此付出。从今往后,他一定会好好待她,给她幸福。

“冷儿,其实从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喜欢……”

“焱,冷儿好难受,冷儿想喝水。”焱还在那边嗡嗡直响,我却已经打断了他,因为我的肚子开始剧烈疼痛起来,嘴唇因为疼痛出现了干裂

“冷儿,你怎么了?喝水,好,水壶怎么没水了,冷儿你等会儿,我马上去泉边取水。”

我无力地点点头,以后再也不买那家店的糕点了,肯定加了不知名的佐料。疼痛越来越剧,嘴唇却越来越渴,迷糊中我好像听到了水声,不由心生喜欢地往洞口移去,却没想到洞外根本就是一条深不见底的悬崖。

************************

不知大家对一见钟情是怎么认为的,我觉得那是前世修的缘份,让二个原来不相干的人在见面的时候却生出一份熟悉感来,亲切的总觉得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似的。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三十三、有缘无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