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三十、坏消息

  站久了实在是有些累,便找了条干净的手帕铺在地上,靠着铁条坐下,听黑衣人杨仅和云中医说话。好长一段时间,这才让我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是一个很俗的故事,云中医和杨仅是同门师兄弟,云中医是大师兄,杨仅是小师弟,还有一个叫陈诰的二师兄,和叫张小莺的小师妹。他们的师傅就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铁通”张得禄,张小莺是张得禄的独生女,自小失去母亲,非常得张得禄的欢心。朝夕相处中,这三兄弟都喜欢了自己的小师妹,纷纷向张得禄提出了请求,在三人当中,云中医稳重,陈诰英俊多情,杨仅莽撞但很讲义气,而张得禄最属意的女婿就是云中医了。杨仅见师傅没有答应自己,愤而出走,几十年不闻音讯。云中医见自己终于可以娶得心爱的女人,在结婚喜宴上不由多喝了几杯,待回到喜房后,这才发现新娘子张小莺不见了,连陈诰也失去了踪迹,只留了一张简简单单的纸条。张得禄见自己的女儿和徒弟做出这种不孝的事情来,一怒之下,气极攻心,去了。云中医伤心之下,不闻世事,隐于世外,且终身没在娶妻。

许多年以后,张小莺和陈诰带着重伤找上门来,希望云中医能原谅他们夫妇俩,放弃以前的过往,能抚养自己的儿子陈士穹。云中医无奈之下只得答应,而这时候的张小莺和陈诰夫妇却重伤不治,含笑而去。

可笑的是,杨仅一直以后张小莺嫁的人是云中医,还处心积虑深练武功,想除去曾经的大师兄,曾经的情敌。

听完他们的故事,真是觉得好笑,明明是张小莺一个人的错,却偏偏要扯到云中医的身上,还连累的我尝铁笼子的味道。

“哎,那个杨老,你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缘由,可以放我们了吧?”看杨仅或喜或悲的样子,真怕他会突发精神病,忘了除去这个铁笼子,那我可得在这笼子里呆一辈子了。

杨仅看了我一眼,随后走到铁笼外面,双手扶住钢条,猛喝一声起,只见铁笼凭空飞起,“还不出来。”

“噢。”我连忙扯起穹,跑到云中医旁边,只听轰的一声响,铁笼又掉回了原处。

放开穹,我扶起云中医,看他一直冒血的样子,一定伤的不轻吧?“云老,你没事吧?”

云中医轻轻摆摆手,冲我露出一个微笑,真是难看死了。

“哎,那个杨老,你过来帮个忙,治治云老,他被你伤的不轻啊。”

“别吵。”杨仅怒喝一声,我回头一看,原来他正在打量还在昏迷的穹,脸上惭惭露出满意的笑容来。

“好好,那你先救老人穹吧,我扶云老休息一下。”看杨仅的样子,知道穹是他最喜爱的小师妹的亲生儿子,想来也不会去加害他的吧?

“云老,你有什么丹药,快吃几粒吧,都这么大年纪了,补个血可是很难的。”虽然我自个带有药丸,但云老毕竟是一代名医,他受的伤,又岂是我这些药能补的,万一被他逮着盘问,那找番适当的理由出来也得累死人。

“在我左边胸口有瓶蓝色的大力丸,倒二颗给我就行了。麻烦你了太后。”云中医已经休息了一会,看他样子比刚才大口大口冒血的样子好多了。

“没事,这药经过我这双贵手,药效也会好很多吧!一定会药到病除的。”

看着云中医艰难地吞下了药丸,刚想把瓶子给他放好,不提防左手被一双大力摛住,药瓶扑的一声掉到云中医的胸口上。是谁?不知道这么大的力气,会把人的手臂弄折的吗?

“你是太后?”竟然是杨仅,一脸惊诧地在问。老天,你怎么不去看穹那张脸了?呼喝我有什么好玩的。

“是啊,你很奇怪?”也许在他看来,太后会这么年轻,会放下尊贵的身子去救一个重伤的老人,让他惊奇了吧。

“怪不得,怪不得,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杨仅又是仰头狂笑,真不明白他有什么好笑的,而且那笑声也难听死了。难道他不明白音质差不是一个人的错,但如果拿死人叫似的声音去吓唬人那就是死罪,遭人喊打了。

“哎哎哎,杨老,有什么事让你这么好笑了?难道有人出钱让你来抓我这个太后了?”

“太后真聪明,没错。”什么?不会吧,那些个王八羔子,我都离开朝堂了,还这么巴不得我死啊。

“是谁?出了多少银两?”我好奇的问道,在现代,我的通辑价是六百万美元,不知道这里的身价是多少?

“十万两黄金。”才这么一点,我以为穿越一下,成为贵族级人物,身价会长一点吧,原来还是差不多啊。

“谁出的价格?”云中医吃了药,面色比刚才好多了,只是声音还有些微弱。

“珠雀国的长明教教主晨熙。”

“不是珠雀国君主?”好奇怪,这个教我认都不认识,干嘛要找上我来?难道他们听从珠雀国君主的命令?不过如此一来,倒很好解释了。

云中医叹了口气,“小师弟,幸亏我们和好的快,不然你就做下了千人发指的错事来了。冷儿是云焰星国的太后,现在的局面都靠她一个人在撑着呢,如果她落入到那长明教教主的手里,我们云焰星国还能繁荣起来吗?你啊,总是争强好胜,却险些着了他们的道啊。”

“是,杨仅知错了。”杨仅低着头,满脸都是愧色。

“云老,这么说来,购买我人头的命令有可能是珠雀国的君主下的了?”

“有可能,长明教教主晨熙原是珠雀国君主傲雀的贴身侍卫,因为无意中冒犯了傲雀的宠妃美妃,而被贬至塞外,后来不知什么原因重新又得到了傲雀的信任,成为长明教的教主。为什么晨熙会咸鱼翻身,已经无从查考,只是听有人说自从珠雀国出现了长明教以后,朝堂上但凡有冒犯傲雀龙威的人,都无一例外受到了长明教的提醒。因为有这层关系在,所以傲雀的位子坐的特别稳,而长明教也随即成为珠雀国的国教。”

“原来是这样,傲雀是想借我的手来达到他统治云焰星国的目的吧。”

“太后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咳咳,太后你从现在起,就要注意自身的安危,这可关系到国家兴亡啊。”

“冷儿记下了。”真恨不得平空长生一身好武艺来,扫荡了那些个国家,省得闹出这么多事情来。

“大师兄,太后,我们回山寨吧,你们的伤都得赶紧治,不然发炎了就不好了。”

“对了,杨老,焱呢?”我惊慌地问,既然杨仅已经和云中医和好,那就没必要再扣着焱做人质了吧?一天没有看见那张帅气的脸了,心里突然闷的慌。

“我……我让长明教接头的人带走了。”杨仅有些惴惴,低着头,像做错事的小孩子,我真是有些苦笑不得,这么大年纪的老人,怎么老是做这种不经过大脑的事情。

我惊的松开了云中医的手,云中医因为没了我的搀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好半天都没能站起来。“你说什么?怎么会这样?你怎么只送走了焱一个人?”

“因为……因为长明教教主晨熙指明了只要焱一个人。”

“所以你看第一次抓来的人不是焱是老人穹以后,又重施故计骗来了焱?”

“太后猜的是。”

“他们走了多长时间了?”

“快二个时辰了。”二个时辰,四个小时,天,在这里只能靠马代步,我还能追的上?

“杨老,我把云老和老人穹交给你了,你替我照顾他们吧。”

“冷儿,你要去追焱儿吗?”云中医见起不来,干脆坐在了地上。

“是的。”凝思间,满脑都是焱被严刑逼打的情形,我是一刻都等不及了。如果他受到一丁点的伤害,我肯定会让那些伤害他的人不得好死。

“可是以你的能力,又怎么斗的过晨熙这种老狐狸,万一落入傲雀手中,那更是不妙。”

“云老,你放心,我会有自知之明的。你先养伤,如果真的放心不下,等养好了伤,再过来珠雀国找我们二人吧,我会用这个在珠雀国留下我们的联络标记的。”我从兜里拿出一截红粉笔,在地上画了个猪头。

“那好吧,冷儿,你一路小心,早去早回。这是我研制出来的丹药,你带着,也许有的着的地方。”云中医从怀里拿里一绿瓶来,塞到我手中。

“好的,那我走了。杨老,麻烦你照顾他们了。”凝视了一眼杨仅,我想杨仅会走到这一步,是因为他的莽撞,但他同时也是讲义气的,讲兄弟感情的,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定还会待云中医为大师兄的吧。

认准了方向,我疾步奔跑起来,只希望焱啊,你千万不要出事!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三十、坏消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