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二十七、失踪

  在床上醒来,好好的伸了个懒腰,睡到自然醒就是舒服,比当个假太后舒服多了,一看表,已经是九点多了,怪不得一睁开眼就觉得刺眼,原来太阳早晒到屁股了。哎,外面好安静,难道那师徒三人还在呼呼大睡?

一想到可以看到焱的睡颜,心里兴奋再也按捺不住,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却不防床架的根本就不牢,我掉在了地上,被灰尘刺激的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连忙爬起来拍拍衣服,滴溜溜地转视一周,幸好没人看见,不然糗大了。

出了房门,只看到一辆被雨淋的七零八落的车子,那马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四周静谧的可怕,只有几只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叫的正欢快。

偷偷溜到焱的门口,侧耳听了听,没声音,嗯,看来睡的很熟。轻轻一推,房门开了,没上锁?好机会,可以让我光明正大的欣赏美男了。待瞧见床上叠得像块豆腐的被子,这才傻眼了,原来他早就起来了,这个大坏蛋,竟然不锁房门让我误会,害的我这颗心噗噗直跳。

扫兴地走出焱的房间,替他把门关好,哎,冷儿啊冷儿啊,你真没眼福。愤愤地踢开穹的房门,人家焱这个美男都可以早起,你这个老人穹,太阳都快下山了,竟然还不起来?二扇门左右晃着,却引不出穹那令人厌恶的声音。在房里走了一遭,静悄悄的,只有自己一嗒一嗒的走路声,越走让我心越慌,他们怎么都起那么早?难道昨儿个打强盗不累吗?还是,还是都撇下我独个儿走了?

待看见云中医那没有被子的床,我的心是真真的慌了,他们走了,竟然都走了,而且还带走了取暖的被子。呆呆地坐在台阶上,再也提不起一点力气。以后再也见不到焱了,再也没有老人穹跟我斗嘴了,唯一稍稍带点爷爷味道的慈祥老人也不在了。

“冷儿,冷儿,……太后,太后,你怎么睡这里了?”迷迷糊糊中总感觉有人在扯我的耳朵,好像鼻子还痒痒的,好难受。到底是谁?谁?看我这么可怜,没人疼爱,就欺负我了是吧?等着,我要一匕首插死你,要一鞭子挥死你。朦胧的睁开眼,似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焱和云中医就站在我的面前,只不过抱着床破被子,仔细看就会发现竟然是云中医晚上睡的被子。

“你们,你们怎么都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们都不要我,独自回养院了呢。”急急的站起身,看见他们就像看见亲人一样,孤单的滋味真不好受,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

“我们刚才有急事,忘了跟太后打招呼了。”云中医淡淡地回了一句,绕过我走进大厅。

“是什么急事?还需要被子的吗?咦,老人穹到哪里去了?”询问了半天,我这才发现穹不在,静静地,没有穹那破天空的嗓音。

“冷,你自己看吧。看过后,你就明白了。”焱递给我几张白纸,搂搂被子,也进了大厅。

白纸上面已经破了好几个大洞,一样的大小,好像是被刀插了又拔出来的,展开,一行醒目的大字立即冲进眼睛,“要想救人,带黑风猪的棉被来换,河边树林。”再看另一张,“没有我们要的东西,耍我?”后面一只大大的黑脸,很恐怖。翻开第三张,“不诚信,交易终止。”

捏起破棉被里露出来的黑棉花,“这被子是黑风猪那独眼龙睡的?果然跟他的人一样臭。他们不是提出来要嘛,怎么又拿回来了?”

“哎,焱儿,你来说吧。”云中医又喝起了茶,茶很香却使的他的眉头越皱越深。

“事情是这样的。一大早,大师哥就提出要去河边打水烧饭。”

“停。”我比了个暂停的手势,“那结巴小三呢?这些粗活可以让他干。”

“那结巴毕竟是强盗,你以为他真的会像个傻子留下来伺候你?早走了,我想大师哥被抓,也许和他的告密逃不了干系。”

“啊?”我惊讶的张大嘴,他被我下了痛药,竟然会不顾骨髓被嘶咬的痛楚逃走,那只能说明这个残疾人的忍耐力不容小觎。

“大师哥去了许久,洗好的米都快晒干了也不见他回来,我实在是等的心急,于是就去附近的河边寻找,就只发现了一只倒翻的面盆,想是大师哥遭了不测,于是急急地回来跟师父汇报。就在我们商量大师哥倒底会去哪里的时候,从窗外射进一把匕首,就带了这张纸条。

我和师父照纸上所说带了黑风猪的被子去约定地点,没见到接头的人,只有一张白纸指点我们把棉被拆开,等了二个时辰也不见动静。就在我们等的心焦的时候,另一张就送了过来,说是交易中止。于是,我们也就回来了。”

“是谁这么可恶抓了老人穹?焱,你可有线索了?”

“没有。我们除了知道这三张纸条出自一人之手外,别的一概不知。”

“要想从不知道的人手里救人的确有些难度。云老,我们现在怎么办?”我询问云中医,怎么说他也是一代名医,过的桥都比我走过的路多,一定有好办法。

“还能怎么办?等呗。”云中医叹了口气,抚了抚鬓角,再也不吭声了。我知道表面上他对穹呼来喝去,好像穹一点都不讨他的欢心,其实内心钟爱着呢。这不,一出事,所有隐藏的表情都显露出来了,鬓边的黑发都急急的变了白。

看看二人心如沉水的样子,也只好暗叹了口气,“那等吧。”

坐在椅上,想着事情的来由去脉,实在有些不懂,那人到底是谁?不过不管是谁,肯定跟黑风猪有关,因为跟他的棉被扯上了关系嘛。还有这条棉被,里面到底藏了什么东西?宝贝的都可以用一个人来交换了。起身又去捏捏那被角,软绵绵的,一点都不像藏了东西的样子。一使劲,从开了口子处又撕开了一道口子,顿时,一股臭油味扑面而来。

“咳咳……”我使劲的咳嗽,长这么大还没有看见过如此脏的被子,就算以前的那些同事们,杀完人,血衣都是马上处理掉,然后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地回来,都是有洁癖的,更不用提床了,那上面绝对找不出一丝掉发。

提着木棒,捏着鼻子,开始翻那堆棉花,到底是什么宝贝,要藏在这堆垃圾里面?棉花哪经得起我这番折腾,纷纷飞上半空,却又轻轻地飘落下来。许久许久,我才颓废地坐回椅子,除了棉花还是棉花,哪有什么宝贝。云中医站起身,拍拍我的肩,拿着茶壶,走了。

我望望焱,焱望望我,相视苦笑。

用完晚饭,爬上屋顶,天边已挂了几颗星星,都在不停地眨眼睛,我远远望去,却只看见一张满是朝气的脸。

“太后,你的歌好难听,很幼稚。”

“免了,在下坐不起太后的金座,哼。”

“冷这话就不对了,你又没问过他们,这么知道他们就是来劫财的呢?我看劫色还差不多?一个不带士兵的太后是多么漂亮啊!多么令人向往啊!”

“这叫好?没有热水喝,还要淋雨,哇,你看你看,又淋了我一身。”

……

我尽然会去思念一个老是跟我斗嘴的小子?说不过我的老人穹?我这是怎么了?没了他岂不是更好,想说什么也不会有人来反驳我了,过的更自由了。但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在说,不是,不是这样的,那是你的朋友。

伸手想拂一下被寒风吹的发冷的脸,却抹到了一手的泪水,把头埋进膝盖,为什么?为什么?我才终于有了一个想把他作为朋友的朋友,一夜的功夫却把他从我们的身边夺走了。

自怨自艾间,却觉背上一重,一件披风盖到了我的身上。“冷儿,回去吧,夜深露重,你这样会生病的。”

悄悄擦了眼泪,抬头一看,原来是焱,一脸平静地站在我面前,只是那眼凝着股不知名的情绪。

“原来是你啊!这么晚还不睡?”

“你不也没睡嘛。”

“我在屋顶怀念老人穹,以后再也没人陪我唠叨了。”

“怎么会呢?你不是还有我嘛,而且我师父也在啊。”

“那倒也是。”凝望夜空,星星还是那颗星星,怎么样也不会变成我想念的那个人。“焱,回去吧。”

“冷儿,你先回去,我还要在这呆一会,练习一下功夫。”

“哦,那好吧,晚安,焱。”朝焱摆摆手,我径直下了屋顶。

在这间强盗窝的屋顶上,那个紫衣男子一直站着,望着星空一脸愁绪,许久许久,才喃喃自语道,“如果我也不见了,你会为我伤心流泪吗?”





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二十七、失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