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三十二、辰?晨!

  夜色迷茫中,我跃上了屋顶,据白天探得的消息,这间大院就是长明教总坛所在了,据说今天是他们教主每月例临的日子。真是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正好让我赶上了,救了焱,又可以顺便打探一下这位教主的虚实,不枉我选对了日子。

虽然是来的巧,但冒似有些来早了,你看,院里安安静静的,来来去去也只有那么几个侍卫在值班。正闭目养神有些心急的时候,下面已经喧闹开来了,这个说“快点再收拾收拾,教主就要来了。”那个说“快点都站好,教主最喜欢纪律严明了。”

探出头去,院子里的那些人像是无头苍蝇似的,奔到东又窜到西,吵吵嚷嚷间终于都站好了队列,立在队首的人威严的看了一下众人,露出一丝满意的神情。“众徒听令,今天是教主处理我坛事务的例日,等会大家如果有什么重要事情,得一个一个来,要有秩序,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那声音整齐划一,绝对可媲美军队。

“那好,大家跟我一起喊,‘教主英明在世,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教主英明在世,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哎,怎么喊来喊去都是这种没啥创意的话,真没新意,只是奇怪了,看那些教徒的样子,肯定是久经锺炼,而且纪律严明,珠雀国的傲雀君主怎么会容忍这种教成为自己国里的国教,而且让他们不断壮大起来,危险到自己的宝座呢?

在那千呼万唤中,只见三人踏月而来,飘飘落入院中。刚才为首的人见了三人,恭敬的跪拜下去,“属下万凯率众教徒恭迎教主陛下,恭迎左护法,右护法。”

哦,原来他就是长明教英明在世的教主晨熙啊,我细细打量,只见他戴了半张银色面具,只露出性感的嘴唇。穿着身白色的劲装,外面套了件同色的披风,在微风中飒飒作响,不知道他除了面具后是怎么样的一副样子,我突然对此充满了好奇。再看他的二个护法,细瞧之下,竟然发现她们都是女的,而且年龄很轻,二十来岁的样子,如果她们二人换回平常女子的衣服,绝不会让人想到她们竟然是一个国教的左右护法。

晨熙挥挥手,坐到一把早备在旁边的椅子上,“只是例日,大家不必拘礼,都起来吧。”

他的话语刚落,那些教徒整齐划一的站了起来,都是一脸兴奋的神色。万凯走上几步,把刚才拿在手里的帐目交给左护法。

“禀教主,这是长明教总坛上个月帐目,请教主过目。”

“放一边吧,我等下看。”

“是。”

“今天是例日,各位有什么事情都禀上来吧。”原来今天是晨熙处理长明教总坛事务的日子,怪不得有那么多教徒恭迎。一个月的事务,一定积了很多吧?果然不一会儿,我就见识到了晨熙处理事情的手段,那真是雷厉风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立求以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利润。

“好了,晨熙处理事情的时辰已到,都下去吧。对了,万凯你留一下。”

万凯见所有的教徒都已经离开,这才躬身上前,“教主留属下下来,不知道有何吩咐?”

“嗯,洪九号处理的怎么样了?”洪九号?好怪的名字,难道是某一个任务的称呼?

“回禀教主,属下圆满完成,已经按教主的意思搁置。”

“办的不错,下去领赏吧。左护法你陪同万凯一起去吧,右护法,你把门,不得放任何人进来。”

“是。”三人躬身领命。

“对了,左护法你检查一下帐目,有什么不对再向我报告。”

只见晨熙懒洋洋地起身进了身后的房间,那个右护法尽职的守在门口,和夜色融合在一起。

我紧皱着眉头,总觉得晨熙的声音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对了,他们说的洪九号是不是就是抓焱呢?万一是的话,那万凯说的搁置是什么意思呢?在狱中用链条铐着?我的心突然剧烈狂跳起来,焱啊焱,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紧盯着房门,也不知道这教主什么时候才睡,等他睡着了,擒住他刚好可以询问焱的消息。

终于,那房里的灯是熄了,心里不由长舒口气,这等待中的滋味真的不怎么样,夜寒露重的,鼻子已经开始有些酸酸的感觉了,真想立刻回到客栈,躺在暖烘烘地被窝里。如果晨熙再不休息,我就得立马进医馆了。

悄悄拧了颗安睡丸,趁那右护法不备,扔进她的嘴里,我可不希望等会谈条件的时候遭到别人的骚扰,那会影响心情的。

推开门,伫立几秒,让眼睛适应黑暗。虽是在黑暗中,但我还是大概看清了屋里的布局,很干净,一切东西都井然有序。屋里静静的,只有轻轻地呼吸声在其中流淌,很平稳,很均匀,的确是熟睡的声音。想到马上就可以救回焱,我的嘴角不由勾了起来。

伸手掀开帐子,睡在床上的人立马出现在我的眼前,只是我惊呆了,怎么可能会是焱?长明教主呢?刚想转回头去细瞧,却惊恐的发现全身再也动不了了,无意识中竟然被别人点了穴?而且下巴凉凉的,就在我低头细看的时候,屋里的灯亮了。

首先印入眼帘的就是睡在床上的焱,睡的很熟,胸口随着呼吸声上下起伏,不过我敢断定他一定是吃了某种药物的关系,不然这么大动作还一点反应都没有。

“太后,别来无恙?”身后传来懒洋洋的声音,很熟悉,正是晨熙的声音。

“教主认错人了。”心里一惊,但面上是一点都不敢表示出来,想想今晚自己是男装打扮,又易了容,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被人发现的。

“是吗?那请问这位少侠半夜三更摸到本教主的房里意欲何为呢?难道不是为了救这个男人吗?”晨熙踱到我面前,银色的面具挡去了他真实的感情,我并没有瞧见他见到自己判断失误的表情。

“晨教主说的没错,在下受一位姑娘委托,来救人的。”

晨熙像似听到了一个大笑话,仰天大笑起来,“救人?就凭你那个三脚猫的功夫,也想从我手里救人?”

是啊,自己的确有些自不量力,总以为凭着几千年的历史会比那些古人聪明一些,现在好了,自大狂,吃到苦头了吧!既救不出焱,还把自己葬送在这里,不由有些沮丧,“既然在下落到教主的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真的吗?”不知道是不是眼花,还是烛光太耀眼了,竟然在他的眼花看到了一丝光彩,亮亮的,似要灼伤了人。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脖子处突然有个湿湿地东西不断滑动,全身不受控制地发热起来。我大惊,“你在干什么?我是个男人。”

那声音里明显透着得意,“难道你的雇主没跟你说?我晨熙喜好男色,这在我们珠雀国可是人所共知哦。阁下这么美艳动人,尤其是趴在那屋顶上的绝姿,看着晨熙心里像有只猫在抓,难受极了。幸好今晚你过来了,可解了我的相思苦了。”

天,好男色?早知道这样我就是扮成个丑女,乱七八糟穿一套衣服,也比这套男装好多了,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我现在动也不能动,如果他乱来,我是一点逃生的机会也没有啊,万一他发现我不是男的,还不劈了我。还有还有,发现我就是他们找了大半天的太后,那应该会把我五花大绑游街示众的吧。越想越恐怖,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可是可是教主,我不喜欢男人,我喜欢女人啊。”

那男人终于舔够了我的脖子,幽幽地在我耳旁说道,“阁下既然不行,那我就找他吧。”

“那……那更不行,在下怎么向那位姑娘交代。”找焱?那更是不行,一个空灵似的男人如果受到这种屈辱,那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那阁下说应该怎么办好呢?阁下总不忍心晨熙一晚不睡,长出好多皱纹来吧?

“长就长呗,男人有点皱纹会比较有男人味,不像我细皮嫩肉的像个姑娘。”

“是吗?让我看看。”晨熙竟然捧起我的脸,细细观察起来,他微热的气息扑在脸上,让我莫明的燥热起来。

“哈哈,的确很滑嫩,而且还那么容易脸红,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你了。”

我沉默的已经无言以对,这种自说自话的人怎么会听见我那微弱的抵抗声。老天啊,快来救救我吧,不然我肯定会被他的惊世豪语给吓晕过去。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哦!”

“什么?”

“做我的侍妾!”

“不行。”

“那我让他做我的侍妾。”晨熙指指躺在床上的焱,回头瞄了我一眼,可恶,他是吃定我不敢让焱受到伤害。

“那更不行,那位姑娘会要了我的命。”

“我晨熙的耐心也是有限的,这样,给你二个选择,要嘛是你,要嘛就是他。”

今晚真的要有一个人受到伤害吗?急中生智,“晨大教主,你既然口口声声说喜欢我,那也应该给我一个适应的过程。”

晨熙做回椅子,玩着自己的手指头,漫不经心的道,“那阁下想怎么适应呢?”

“你把他放了,三天后我再回来找你。”

“如果你言而无信呢?”

“怎么可能,我以冷少的名义发誓,一定遵守诺言,不然天打雷劈。”

只见晨熙微笑起来,步到我面前,“原来你叫冷少啊?好名字,我喜欢。说实话我是一点都不相信阁下的信用,要不,给你做个我的特别记号吧。”

做记号,不会是在我身上刻上什么图案吧?我不要啊,那样皮肤会很丑的。只见晨熙拿出一条黑丝绢来,卷了几下,在我的右手腕上绑出一朵花来,用一枝玉针别住。一切做好了以后,他退后几步,欣赏了一下。“嗯,我就说嘛,冷少比较适合黑色,真漂亮。”

因为不能动,我根本就瞧不清楚记号的样子。

“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晨,可不是灿烂星辰的辰哦,不要搞淆了。把他带走,他弄脏了我的床。”晨熙突然靠近我的耳边,轻轻地说道,还没等我明白过来,突然拂开我的穴道,把我和焱一起推出了房门。

晨熙你这个王八蛋,明知道我只有三脚猫的功夫,竟然弄出这么大的声响来,害的我只能拖着焱急奔甩开那些侍卫的追击。只是,脑中的那句话怎么会那么熟悉?

“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晨,可不是灿烂星辰的辰哦,不要搞淆了。

“太后,请记住,我叫辰,灿烂星辰的辰。”

辰?晨?脑中突然一震,难道……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三十二、辰?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