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三十一、约定

  走在珠雀国的大街上,这才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个时代的气息。大街二旁的房子邻毗栉比,相依而建,路上到处是来来往往的行人,贩夫走卒们为了一天的生活忙乎着,吆喝声、嘻闹声、讨价还价声、声声叠起,异常热闹。

急奔了一个晚上,全身已经酸痛无比,疲惫不堪。都怪那匹死马,好好的路不走,偏要行什么黄泥路,它倒好,过足瘾了,连累的我满脸尘土,尽是污垢,找了间雅房换了衣服,整了仪容,选了套男装,这才觉得全身舒服多了。

心里是舒服了,可肚子却开始嘀咕,奔波一晚,再强的胃也顶不了啊。幸好银子带的多,叫桌好吃的根本不成问题。正在我大快朵颐的时候,却听楼下传来一阵悲呛的哭声,谁呀,不知道打扰别人进食是件遭人骂的事情吗?

楼上的食客纷纷被那哭声引到了窗前,我正好坐在窗户边,探出头去,就是一个绝好的观赏位置。

楼下的大街已经围了大把的人,正在号啕大哭的是个六十来岁的老者,面色有些显老,满脸都是蛇形似的皱纹,看着让人倒尽胃口,在他的旁边是个十三四岁的男孩,面色苍白,挂着二行清泪,嘴唇却倔强地抿着,紧紧攥着老者的衣摆,整个身形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在他们对面,是个如同花孔雀似的鸨母和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丁,哦,看来是桩抢人的戏码哦。

鸨母吸了口烟,吐出个极大的烟圈,笑的花枝招展,却让老者和男孩恐惧起来。“你这个老头,明明说好把你的堂孙卖到我的清水馆来,收了钱又反悔,我堂堂如花夫人是让你这老头这么消遣的吗?”

啥,这世上也有牛郎这行职业,好新鲜,嗯,这男孩这么小就要沦落风尘,的确也蛮可惜的,掂掂怀里的银子,思量自己要不要发个善心,替他们摆平了这事。

“夫人,这事的确是俺的不是,俺也是不得已啊,俺的堂孙昨天莫明其妙地生了重病,喉咙又失声,大夫说这孩子已经没几天日子的盼头了。俺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来,俺怕俺孙进了清水馆,给夫人带去秽气啊。俺真的是对不起夫人啊,求夫人行行好,放了我们爷孙俩吧。”

“你这老头倒会花言巧语,按手印拿钱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提起来过,要不是看你的孙子长的清秀健康,我如花会下这么大的价钱?现在倒好,拿了钱却来扯这种谎言,欺我如花是个傻瓜是吧?”鸨母走上去前,一把捏住男孩的下巴,男孩长的并不高,只到鸨母的胸口,这样一捏,男孩的头被迫仰了起来,双手开始挣扎起来,却被鸨母的家丁拧住了手臂,动弹不得,无奈只能发出啊啊的响声。

这时看热闹的人群已经有人打抱不平了,“我李老汉也听说了,是城里的周大夫看的病,说是这孩子得了怪病,不仅说不出话来,身上还长了溃烂,只有一星期可以活了。”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

“哎,好可怜的爷孙俩啊。”

一时之间,议论纷纷,大有压倒鸨母之势,老者和男孩的眼里渐渐露出希望的眼神来。

“住口,好啊,你这个老头,我倒成了压迫你的恶人,也罢,我如花碰见你们算我倒霉,我也不要你这个死人孙子了,只要你把卖身钱还给我,咱们一笔勾消。”

“好的好的,俺谢谢夫人,谢谢夫人。”老者抹着泪花,从贴身的衣襟里拿出一堆碎银子,递给鸨母。

鸨母嫌恶的接过碎银,数了一遍,声音忽然拔高,“怎么只有十两?”

“俺没记错,俺那时从夫人手里是只拿了十两。”

“老头你年纪大,记性不好了吧!你自个看看,这契约上写的是十两还是五十两?”鸨母甩出一张纸来,那纸上的的确确写了五十两。哎,一看就知道是明眼人欺负瞎眼的,看,认识字要紧吧,不然被卖了还要帮着数钱呢。

老头捧着纸条,扑嗵一声坐到了地上,喊的哭天抢地,“夫人啊,俺只拿了十两,你却偏偏讹俺拿了五十两,还骗俺签这种卖身契,俺没那么多钱,你把俺的命拿走抵钱吧。孙儿啊,都是爷爷不好啊,爷爷不能在你最后几天陪你了。”

鸨母的脸色随着老人的大哭,变的难看起来,“拿不出钱来,我如花就拿你们的命抵,你们有多少油水我就炸多少。你们还傻站着干嘛,还不把他们都绑回馆里去。”

那些家丁听了命令,顿时如狼似虎的上来拖人。瘦弱如老人和男孩怎么抵挡的了,没一会儿就被拖出好几步。周围的百姓虽然看着义愤填赝,但又惧于鸨母的势力,只敢小声议论,一个出头的人也没有。

我顿时瞧的无味起来,怎么英雄还不出现呢?难不成我自个去当?那样不就很快暴露我自个的身份了嘛。正在我举起手放下,放下了又举起来的时候,只听一声天簌传来,“住手。”

寻声望去,原来是位红衣姑娘出言相帮,只见她带了个婢女分开人群走了进来。鸨母见有人喝止,回过头来一看,原来是位长的挺漂亮的姑娘,十七八岁的年纪,圆圆的眼睛,红扑扑的脸蛋,衬着红艳的衣服,显得热情奔放。

“姑娘喝住如花,是想救这二个人?”

“不知如花夫人肯割爱吗?”声音清脆响亮,听在耳朵里有种夏天吃青瓜的感觉,生生的,脆脆的,凉凉的。

“好说,只要姑娘替他们把那小子的卖身钱给我,我如花立马放人。”

“小芙,拿五十两过来。”

“姑娘算错了,应该是六十两。”鸨母又抽了几口烟,瞧着红衣姑娘,眼睛不由细眯了起来,眼里不时流露出算计的眼神来。

那个名唤小芙的婢女,一听自家小姐要拿五十两救人,本来已是不愿,现在又硬生生加了十两,不由倍感愤怒,“怎么又多了十两?小姐,这……?”

鸨母眯着眼的笑,“你家主人都不心疼,你叫屈什么?”

“拿来吧。”红衣姑娘拿过婢女手中一锭七十两的银子放进鸨母的手里,“这十两银子算本姑娘送给夫人的脚钱吧,夫人啊,你的钱可真是太好赚了。不要有命拿可没命花哦。”最后一句话说的有些轻,好多人都没有听到,那鸨母脸上一丝惧色闪过,随后拿起银子,摇着摇着上了轿子。

红衣姑娘见鸨母走了,这才对还愣神的爷孙俩道,“现在没事了,量那鸨母也不来来找你们的麻烦,回家去吧!”

“谢谢姑娘,谢谢姑娘。”老人蹒跚地上前给红衣姑娘行礼,那男孩也走上前来,眼里满是感激之色。

“行了行了,本姑娘不喜欢这种虚礼,作罢吧。”那老人听红衣姑娘这么一说,这才毕恭毕敬候在了一旁,只是二人经过刚才一役,都有些疲惫,还有些恐惧。

“算了,本姑娘就好人做到底吧,你们爷孙俩随本姑娘去吃饭,吃过了饭本姑娘再送你们回去。”那爷孙俩跟在红衣姑娘的身后经过酒楼,老人不住的在身后道谢,周围的人见已无热闹可瞧,都纷纷散去。楼上的食客也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只不过吃饭的闲聊的却一下子多了起来。

我也低头埋进食物中,看了这么长时间,饭菜都有些冷了,吃在嘴里有些那味道就淡了几分。正在努力跟食物奋斗中呢,只听一声悦耳的声音传来,“能否麻烦一下大哥,借个位子给我们。”

抬头一看,原来就是那位红衣姑娘,她的身后跟着婢女小芙,以及那爷孙俩。望望四周,位子都已经满了,只有我这桌只坐了还剩三个位子,好巧的缘分。“好吧,各位请坐。”

红衣姑娘倒是个豪爽的人,有些自来熟,点了些菜,跟我攀谈起来。“今日谢谢这位大哥了。”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装束,不会吧,我只是戴了个男性面具而已,身上又没喉结,这样也会被当成男的?“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让了几个位子而已,还是姑娘出的气力大,救了这爷孙俩。”

那爷孙听到我提到他们,坐的更加局促不安,想是很少来这种地方吧。

“呵呵,只是一小锭银子换来二条宝贵的人命,很划算的买卖。对了,不知大哥如何称呼?”

“冷少。姑娘呢?”取名字实在是有些难,还是用原名吧,太后用男名,相信不会有人会往这方面想的吧。

“朱淑昭。”

“幸会,幸会。”我也装模作样地回了个礼。

“朱姑娘你们请慢用,在下有些事先告辞了。”吃的差不多了,要回去打探焱的消息,不然隔的时间长了,他被转移到了哪里也不知道了。

“请稍等,淑昭有件事想同冷少商量。”我挑挑眉,又坐回位子,有什么事可以让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商量?

“请说。”

“希望冷少帮个忙,带这爷孙离开珠雀国。”

听到这个提议,不只是我,连那爷孙俩也惊讶起来。老人有些嚅嚅,“朱姑娘,我们为什么要离开这里?那如花夫人不是已经拿了银子了吗?”

“淑昭也是怕她反咬你们一口啊,又没个帮忙的人,你们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反正你们在这也没啥亲威,离了这里,去别的地方定居吧。”

“什么?对不起,朱姑娘的提议,请恕冷少不能同意。”让我照顾他们?我跟他们非亲非故,凭什么?

“冷少是不是怕那男孩的病?”

“在下是有要事要办,在他们身上拖不起时间。”

“是这样啊?要不,淑昭跟冷少找个折中的办法,由淑昭治愈这男孩的病症,七天后,冷少再带他们出珠雀国,你看这样如何?”

“冷少不明白,朱姑娘自己不能照顾他们吗?就算不行,出个银子雇个人不就行了。”

“因为淑昭也有要事,托给别人,自己又不放心。看阁下的面貌,不像是个坏人,而且功夫极高,让他给你当个徒弟,那也是好的。”

“请恕冷少无法接受。”扔下一锭银子,我直接从窗口冲了出去,心里莫明的恼恨起来,那是一种被看穿的愤怒。只是奇怪,眼前怎么晃来晃去都是那男孩那孤傲的眼神,像极了某人,对,像以前的纪纪。

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有主意了。我又回到了朱淑昭的面前,“那就这样吧,一星期后见。”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三十一、约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