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二十九、二老之战

  在云中医和黑衣人的怒目瞪视中,我惊觉一股暗流在其中流淌,立马往后退了几步,这些古人,比的都是内力,我站在当中,不死也得受个小伤,还是远离的好。让他们去斗的你死我活,天昏地暗,正好让我有机会去救穹。

一想到穹,入目的便是他那副倒吊的样子,因为隔着远,看不清楚具体的样子。虽然认识穹也没几天,平常又都是被我欺负着,对我来说,好像是个可有可无的人。直到他失踪了一天一夜,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又发现自个根本就救不了他,看着他随着气流飘来荡去,心里酸涩极了。

偷偷瞧了一眼云中医和黑衣人,发现二人正忙着目光攻击,根本无暇顾忌到我这边来,这正是大好的时机啊。连忙使出九转十八弯的步法,缓慢地朝穹的方向靠近,待到离他们很远,他们的功力不可能伤到我了,这才加快了步法,步子却越来越小心,刚才一不小心就踩出个飞石大阵,万一再有什么大阵出来,我是无论如何都抵挡不住的。以黑衣人这么阴险狡诈的性格,他布置的机关一定是惨绝人伦,相当变态的吧!不得不防啊!

很快我就来到了离那棵云杉树三四米的地方,再近我是不敢了,就怕那下面藏着什么陷阱。云杉树很高,四五十米的样子,从粗大的树干上挂下来二根绳索,是由二股麻绳搓成的,绳子的一端系在穹的脚踝上,穹就这么被倒挂着,从我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穹的面孔。他的双眼紧闭着,眉头皱的很紧,想是难受的缘故吧。面孔有些充血,已经红的有些异样了。从来没想过平时活泼好动的穹也有遭人捆绑的时候,,原来再怎么厉害的人物也有软弱的一面啊。

该怎么救他比较好呢?穹挂的太高,离地面都还有五六米的距离,如果我现在把绳子割断,那就相当于把他从三四层高的楼上扔下来,而且还是头先朝地的,太危险了,不可行。最好是有什么绳索把他绑住,这样就可以减缓冲力,那就会好一点。对了,刚才云中医可以用长袖救我,我怎么忘了随身携带在身上的红绡绸绫呢。

从小包包里取出叠成几层的红绡绸绫,那是从某个拍卖会上拍得的古董级文物,据说是用稀有红蚕吐出的丝织就而成的,所以整条红绡绸绫的颜色特别自然,特别亮丽,特别红艳,在阳光下折射着七彩似的光芒。而且很坚韧,可以拖动好几百斤的东西不断裂。一运劲,红绡绸绫迎风展开,直扑向穹的身子,哗哗几下,已在他的身上卷了好几层,用手扯了扯,绑的刚刚好。

见红绡绸绫已经牢牢缚住了穹的身体,我飞身上了旁边的一棵云杉树。站稳身子后,这才扬起了左手,我的左手腕装有机关,是我从立训开始就一直戴到现在的。那里有条用天蚕丝加精钢凝炼而成的金丝,锋利可比瑞士军刀。金丝一弹出,只听咝的一声,二根绳索就断了。就在割绳索的时候,我就已经牢牢握紧了红绡绸绫,就怕突然而至的冲力会让我一下子受不住。幸好绳索断的时候,穹只是轻微的晃了一下,而没有立即掉下去。足尖点在树干上,我一点点地后下移动,这样就形成了我用红绡绸绫紧拉着穹的身子,他随着我的下移而慢慢地靠近地面。见穹平安地到达了地面,我这才从树上哧溜滑了下来。

一跳到地上,心里顿时感觉到了不妙,这块地实在是太软了,也只是一霎那的感觉。我和穹所立的地面像被高压水枪冲击似的,泥土沙子飞溅开来乱飞乱撞,扶着死人似的穹左冲右突,我的衣衫上不可避免地飘上了几点泥斑,正在懊恼间,一个大铁宠竟然从天而降,把我和穹都困在了里面。我一时愣住了,刚才只忙着躲闪泥土石块,哪曾料到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大笼子似的机关。

那笼子一关住我们,黑衣人立马就察觉了,哈哈大笑,“云中医,想不到你的二个徒弟这么逊色,这么简单的机关也躲不过。看来你得好好检讨一下,学不勤师之惰啊,有你这么懒惰的师父,难怪会教出这么愚笨的徒弟来。”

什么?竟然把我当成云中医的徒弟,哼,他当的起吗?不过,现在不是反驳那黑疯子的时候,我打量着铁笼,思量着怎么样才能安全走出去。铁笼有半亩大,都是由一根又一根手臂粗的钢条组成的,间隔的距离并不大,刚好只够伸出一只手臂,要想整个人从中挤过,那简直是在做梦了。钢条的最下端是圆锥形,下降的时候刚好扎进埋在平地上的圆柱桶子。整个一铜墙铁臂,完了完了,这下出不去了。

“哼,放了他们,不然别怪我手下无情。”云中医已经拔出了他的软剑,很长,将近于云中医自己的身高。

“笑话,这么多年的师兄弟,你还不了解老夫的性格吗?老夫一向吃软不吃硬,你叫我放人,我就放吗?哈哈,老夫看你对这个女娃挺在意的,就从她身上下手吧!”黑衣人一挥皮鞭,倒挂的毛钩直冲我的面门。

我一时愣住了,怎么话都还没有说完就开打呢?而且还是打我这个都不认识的陌生人呢?实在是太过分了。在千思万念间,我当杀手时备下的基本功却很好的发挥了出来。一挥红绡绸绫,卷住左边的铁笼钢条,正好侧侧躲过了一次。黑衣人见一击不中,又挥出一鞭,这一鞭比刚才那鞭更急更快,我忙步出九转十八弯,挂到了右边的钢条上,咝,好冷的钢精。幸好第二鞭已经被云中医拦了下来,不然凭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哪会斗的过这种凶如豺狼的高人。

轻抚胸口,刚才的确吓的够呛。如果有机会,一定得好好学学这时代的功夫,不然凭我一身只能靠巧劲取胜的小功夫,吓吓小角色还行,一有大魔头出现,第一个吃亏的人定是我了。把穹安置到一块干净的地方躺好,刚才的一阵泥雨已经让这半亩大的地方没一处完好的地方,忙乎完了以后,我这才起身打量战斗中的二人。

云中医的软剑功夫的确不错,那剑使的如同太级似的,柔中带刚,刚中带柔,明明看它已经被长鞭缠了个正着,却又见它如条灵蛇蜿蜒之间就脱离了长鞭的控制。黑衣人的功夫也不错,长鞭被他使的唰唰作响,所到之处,不管是树干,还是地面,甚至于亭柱都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鞭痕。

慢慢地我就觉出了端倪,虽然一个是使剑,另一个是使鞭,但那所使的招式却有些惊人的合拍,比如刚才云中医使的是“云开铺路”,黑衣人回了“直捣黄龙”;云中医一招“斜世风流,”黑衣人就回了招“左摆虎”。招与招之间,既有攻,又有守,瞧的我目瞪口呆,心眼里直冒泡泡,几时曾瞧过真正的功夫,而且还都是大师级的高手过招,说起功夫,电视上的那些招术只能算是个绣花枕头了,得凭着铁丝飞来飞去,哪像眼前这二位高人飞的潇洒自如,让人眼馋。

黑衣人似非常满意自己所使的功夫,战斗圈中时不时传出他那破鼓似的笑声,云中医却是一脸凝静,时刻把自己的全身守护在软剑之下。凝神望去,只见灰黑二条人影,不断移动晃摆,从气流中产生的碎叶、飞石溅的倒处都是。可怜我这个被困在铁笼里的小女子,有这个心却没有这个能力躲开,脸被吹的沙沙作痛,全身也划开了几处小口子。

一时之间,只见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狂风肆掠,只听轰的一声响,原本紧紧缠绕的二条人影立马分开,云中医和黑衣人各往外飞了出去。

云中医直直地摔在了地上,只见他一张口,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看来伤的不轻啊!相对而言,黑衣人就好多了,只是蹬蹬的后退了好几步,你看他,发型不乱,鲜血不流,一点事都没有。望望黑衣人,又望望云中医,心里直叫唤,云老啊云老,你可得千万顶住啊,有你在,我和穹才有可能被放出来啊。

“哈哈,什么大师兄,现在还不是败在老夫手下。三拂错骨手的滋味不错吧?”黑衣人的声音透着前所未有的兴奋与骄傲。我猜测可能是以前一直被云中医压制的结果,而造成了心理不平衡吧,如今终于有机会反驳成功,这才会这么喜形于色吧!

“杨仅,想不到你用时四十余年,才终于练成了三拂错骨手,师父在世,也该瞑目了。咳咳。”云中医说话的语速很慢,不断有血泡泡从他的嘴里流淌出来。

“别提那死鬼,要不是他偏心,我何至于修炼了四十余年才得于练成,生生浪费了这么多美好的时光,便宜了你这个云中医,让你可以娶得如花美眷,得到小师妹的心。”

“咳咳,小师弟,你还记着师妹?咳咳,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呢?只是天不作美,师父把师妹嫁给了二师弟,咳咳,穹儿就是她的儿子,就是那个被你关了起来的我的徒弟。”

“你说什么?师妹没有嫁给你?而是嫁给了二师兄?不,这不可能,不可能。”黑衣人杨权狂怒起来,哎,又是一个为情所困的人啊,情当真会让人丧失理智,做出一些乱七八糟,胡里胡涂的事来吗?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二十九、二老之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