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人在深宫身不由已 十九、此星辰非彼星辰

  今天天是完全放晴了,太阳透过厚厚的乌云撒向地面,让人有种燥热的感觉。洗了脸刷了牙,正在用膳的时候,小燕进来回禀:“太后,门外非斯兰国王子灿烂星辰殿下求见。”

哦,今天有事情做了,昨夜思考了一晚,都忘了还有这号人供我消遣呢。转身在凤椅上端正的坐好,低声吩咐小燕,“传。”

“传非斯兰国王子灿烂星辰陛下晋见。”小燕语音刚落,就见灿烂星辰一脸郁闷的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同样郁闷的纳赫和那几个侍卫。瞧着他们的神情,心里不由暗暗好笑,堂堂一国的王子竟然被我逼成这副样子,仅仅一个晚上就失去了原有的风流倜傥,呃哼,我真是天才啊。

“王子,纳赫大人,请坐。”

“请。”灿烂和纳赫一同回了礼,坐下。

“昨晚王子没睡好啊?看,脸浮肿的就像在马福林里泡了三天三夜似的。”

“太后,你不准侮辱我们王子。在纳赫眼里,王子一直是个我们心目中英俊的样子。”纳赫急急的出声维护灿烂星辰的形象。

“这还不是拜太后所赐。”灿烂星辰一脸指责的表情。

“王子这话可就不对了,本宫又没拦着不让王子睡觉,是王子自个搁着心事睡不着,这又怎么能怪到本宫身上来呢?”

“太后,你不要欺人太甚。”纳赫怒的站了起来,手指愤愤地指向我。

“冒犯太后,杀无赫。”旁边的小月踏上一步已经准备拔剑了。

“纳赫,坐下。”灿烂星辰拉了拉纳赫的手臂。纳赫怒瞪着我,我微笑着看着他,当一个敌人对你没有好感的时候,你应该更加的从容,更加的不在意,更加的微笑满面,这会使敌人更加的愤怒,从而赢取好的时机。好长好长的时间,感觉坐着的左脚都要麻了,才看见纳赫不甘心的坐下,鼻子里哼出重重的响声。

小月见此这才退回原处,只不过手仍按在剑柄的地方。

“太后,我们非斯兰国也是个礼仪之邦,我灿烂更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既已签下了纸约,我一定会信守到底。这二个月,太后想让我做什么,你就直说吧,也好让纳赫大人可以放心的回国回复我父王。”

“王子。”纳赫和那几个侍卫轻唤了一声,个个眼里泛出泪花来,都是些忠君爱国的良臣。

“王子既然这么爽快,那本宫也不隐瞒了。照理说,做为本宫的一名宫人,听本宫的话那是应当的,王子你说是吧?”

灿烂星辰既不应声,也没反应,好像在想什么心事。

“王子你不说话,本宫就当你答应了。小燕,你来说,作为一个标准的宫女,应该做哪些事情?”

“洗衣布菜梳发画眉,简单的说就是太后高兴你得随着太后高兴,太后不高兴你得想办法让太后高兴了,太后要惩罚你你得高兴的应承下来,就算惩罚的理由很古怪也只能忍受着。也就是说一切以太后为中心,太后说什么就是什么。”小燕还在滔滔不绝,纳赫的脸却是越来越深沉。

“小燕姑娘不用说了,灿烂明白了。”灿烂星辰打断了小燕的滔滔不绝,脸上是英勇就义的表情,“能为太后效劳是灿烂的荣幸,从现在起,太后就随时使唤灿烂吧,希望太后能在约满之日遵守诺言撕毁条约。”

“王子这倒是多虑了,本宫像是言而无信的人吗?小月,把方子拿过来。”灿烂星辰听到方子二个字,刚才颓废的表情一扫而空,双眼顿时熠熠发光起来,嘴角也溢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不过片刻,似眼花,那表情已然不见,从来没有在主人的脸上出现过似的。

我走到灿烂星辰的面前,把药方放进他的掌心,“这可是王子用二个月的自由换回来的,可珍贵的呢,王子可藏好了。这个大桶是我们云焰星国特意赶制出来送给贵国的,希望贵国的百姓能除了虫害,过上安定的生活。”

“灿烂谢紫太后。”灿烂星辰接过药方,摩挲了好一阵,这才交给纳赫,“纳大人,灿烂把药方和这桶药水交给你了,你一定要日夜兼程送去。”

“是,老臣一定不负殿下所托。”纳赫答的响,应的脆声,只是双手有些颤抖,“都是老臣不好,害殿下受苦了。”

“闲话少说,纳大人,灿烂命你立即起程,路途上不得有闪失,不然以人头来换。”灿烂星辰一脸平静的下死命令。纳赫也应的很平静,甚至于都没有跟我打一声招呼就领了那几个侍卫抬着大桶就走,迅猛有力,一下子都消失了人影。

灿烂星辰瞧着纳赫等人都不见了人影,这才回转过身,刚才的悲色已被他很好的稳藏了起来,“灿烂的心事已了,太后,请吩咐吧。”

“好,王子不愧是为国为民着想的好臣子啊,小月小燕,你们先下去,本宫有些话要跟王子独谈。”

见小月小燕退出了房门,我趁灿烂星辰一愣神的功夫,一个欺身,捏住了他的下巴。隔的那么近,我清楚的看到了他眼里的不安与恐惧。

“灿烂星辰,那天砸坏我房顶的是你吧?”

“太后,你在说什么,灿烂不懂。”

“真的不懂?”加大了手劲,成功的看到他皱起的眉头,皱的很深,眼也有些泛红。心里不由有些疑惑,难道真的不是同一个人?毕竟性格表情容貌都不一样。难道只是重名了?

“灿烂是不明白,难道这世上有跟灿烂同名同姓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吗?”

“呵呵,本宫捏痛王子了吧?真是对不起,这样吧,王子帮本宫把这里的花瓶都擦了吧,算本宫赔礼道谦了。”

“你?算了。抹布在哪里?”灿烂星辰指指我,叹了一口气,认命的接过了我手里的布条。一时间,房里想起了此起彼伏的碎片声。

我安静的坐着品着茶,仿佛那声音是美妙的音乐。良久,我才悠悠地道,“本宫倒忘了这种宫女做的粗活怎么会适合我们娇贵的王子呢,放下抹布吧,灿烂殿下,本宫给你指另外一份工作。”



第一卷 人在深宫身不由已 十九、此星辰非彼星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