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人在深宫身不由已 二十二、怪病

  晚上,泡了个花瓣澡,这才觉得倦意袭来,想来是白天和矅儿讲的太入神,有些透支身体了。把自己弄的青丝面膜涂在脸上,待全部抹好了之后,这才处理残留的面膜,望着那乱七八糟的汁水,一个想法跃然脑中,如果真的可以这样,那我岂不是……一晚上在床上辗转反侧,越想越觉得这法子可行。整个晚上就这样被莫名地兴奋刺激着,闭着眼美梦,天际微微亮的时候,才朦朦胧胧睡去。

正睡的迷糊时却被小月唤醒,惊觉天已大亮,正想起身穿衣,却听小月小燕发出一声恐怖的尖叫,眼露惧色的望着我,“太后,您的脸,您的脸怎么了?”

“啊?什么?”伸手抚上自己的脸,凹凸不平,“把镜子给我。”

小燕连忙把镜子藏到身后,“不,太后,让小燕给你漱妆吧。”

我把手伸向她,“拿来,不然别怪本宫治你的罪。”

小燕颤颤地看了小月一眼,见小月百般无奈的点了下头,这才把镜子递给我。是面铜镜,上面有着岁月的痕迹,但我还是一眼就瞧见自己的脸上那些绿色的斑纹,蜿蜒盘曲,纵横交错,原来面膜不洗掉干了以后是这副模样啊,晚上出去可以装鬼吓人了,呵。既然做戏,那就做的真实一点吧。我啪的甩掉了铜镜,抛物线好美,只可惜了那面古董镜,怕是要碎了,果然只听一声巨响,镜子正中盛满水的脸盆,霎时,脸盆翻转,水花四溅。

“不,这不是本宫,小月,你来告诉本宫,是谁把本宫害成这副样子的?”我惊恐的抓住小月的手,一用力,尖尖地指尖立马戳破了她细嫩的肌肤,小月却像一丝都没有感觉到痛苦,只是忙着安抚我,又使眼色让小燕快去找太医。

等到矅儿和太医来的时候,我已经安静地躺在了床上,刚才的一番做戏让我筋疲力尽,正想喘口气,却听矅儿怒喝着让太医赶快过来给我诊断。

这位老太医有些年迈,跟以尚书差不多的年纪,走路也是惊人的相似,颤微微的,见此情景慌乱地让小月把红线系到我的手腕上,悬指诊了许久,才呐呐地道,“回禀大王,太后是受寒了,这是小病,让微臣开个去寒症的药,吃了就会好的。”

“那母后脸上的东西也是因为寒症引起的吗?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病?”

“回……回禀大王,这这,微臣只诊出了太后得了风寒,那东西,那东西,喝了药可能会好的。”

“你这庸医,连这么简单的病都看不出来,朕要你何用,拉下去,关入大牢候斩。长公公,速去传史太医。”矅儿叫人绑走了老太医,奔到我面前,“母后,都是矅儿不好,如果不是矅儿贪吃,母后也不会生病了。母后放心,矅儿已经叫人去请最厉害的史太医了,会没事的。”

“母后只是吹了风,现在也只是有点头晕而已,赶快去上朝吧,大臣们都还等着呢。”

“不,矅儿不去,矅儿要一直陪着母后。”

“傻孩子,母后只是生病了,又不会凭空消失的,你是君王,怎么可以耍小孩脾气呢?快去,不然母后生气了。”

“不要不要,母后不要生气,矅儿这就去。史太医,这里交给你了,快过去给太后诊脉。还有小月小燕你们这几个宫女,都把朕的母后照顾好了,要是太后少一根头发,朕就拿你们是问,诛你们九族。”

“是,微臣谨尊大王旨意。”一个名唤史太医的人向矅儿行了礼,坐在刚才老太医坐过的地方诊起脉来,隔着轻纱,我隐隐约约的看见了他皱起的眉头,想来这病也是挺棘手的吧?许久,才听他吩咐小月,“小月姑娘,麻烦你煎了这副药,太后吉祥如意,断不会有事的。”

小月抹着泪,接过药方,“有劳史太医了。”于是,几个宫女忙乎开了,趁着她们忙乱的样子,我唤住了史太医的脚步,“史大人,依你的诊断,本宫的寒症……?”

“回太后,太后只是吹了寒风,喝了药,出身汗,就会好的。”史太医答的很坚定,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竟然听到他声音里有丝小小的得意。

“哦,那本宫的脸也会好起来的吧?”

“那个,微臣认为应该会好起来的。”言词间已经躲闪起来了,也是,凭你个古人,如何会识得这东西,看来,我的计划有望了。

“认为?应该?难道本宫就真的没治了?说,本宫要听实话。”

“微臣不敢妄下断语。”

“哼,真的是要本宫下令治你的罪,你才肯说吗?”

只听噗嗵一声,就见史太医跪在了地板上,头如捣蒜似的磕在地板上,“太后饶命,太后饶命。”

我意兴阑珊地挥挥手,真是个胆小的太医,才这么句话就吓成这样了,一点都不好玩,“罢了,下去吧,闭紧你的嘴,让本宫知道你敢透露一句,看本宫不拿了你的狗命。”

“是,是,微臣知道,微臣一定会守口如瓶,臣告退。”史太医退的很快,像某种逃命的动物,心里不由暗暗好笑,有时候耍耍古人,也可以当一下调剂,这种生活真好。啊,好痒,伸手抓抓脸,这干掉的面膜得尽快洗掉,不然总留在脸上,没病也会发一脸痘痘的,没把别人吓倒先把自己吓晕了。

“小燕,去御膳房给本宫拿几条青瓜来,本宫要去去火。”

拿着青瓜,把小燕那些宫女都赶出了房门。冷风扑在洗干净的脸上,凉嗖嗖的,却又让人觉得非外舒畅,所有的毛孔都在呐喊着,闷了一个晚上的宝贝脸啊,终于解脱束缚了。才舒服了没几分钟,远远地只听矅儿的声音传来,又急急忙忙地把青丝面膜敷到脸上。脸啊脸,为了我那远大的理想,你就委屈几天吧。

刚在榻上躺好,就见矅儿冲了进来,“母后,您怎么了?是不是那些宫女没伺候好你?惹你生气了?”

“矅儿奔的好急,大臣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吗?”

“母后,矅儿现在是君王了,批阅那些奏折对矅儿来说都是小事。母后病的这么严重,应该好好养病,就不要太操心那些国家大事了。”

笑着揉揉他的碎发,好滑,“和灿烂王子处的好吗?”

“很好。王子殿下刚才还夸奖我呢,说我聪明颖慧,有如冰之透明,雪之洁白。”

“是吗?矅儿当的起如此赞誉。看来矅儿果真是长大了,母后也就放心了。”

“母后您好好休息,矅儿就不打扰你了。”

“去吧。”微笑着看着矅儿走出去,背脊挺的直直的,一步一顿。

许久许久,才听到矅儿稚嫩的声音,“长公公,替朕把舅舅召来,朕要下旨,一定要遍访名医,治好母后的怪病。”

我抚上自己脸,这算不算成功了一小步呢?





第一卷 人在深宫身不由已 二十二、怪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