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二十五、路兮远兮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的快,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耳朵,真奇怪,真奇怪!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的快,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耳朵,真奇怪,真奇怪!两只……”坐在马车里,晃着小腿,我唱的兴高采烈。

“太后,你的歌好难听,很幼稚。”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杀风景的人呢,硬生生地就破坏了我的好心情。我怒目相向白衣小士穹,“很难听?很幼稚?云老,你来评评理,这首充满童趣的儿歌真的不入你们的耳朵?”

还没等云中医接上话呢,穹已经嚷嚷开了,“本来就是,师父,您说怎么会有这样的调子,老虎是万兽之王,威风凛凛,如果缺失了眼睛和耳朵,哪还有威严在,百兽仍会当它是王者吗?不会,所以,这世上绝不会有这样的歌曲。”

“少见多怪,只不过是唱唱歌,舒解一下心情,你竟然还绕那么多理,累不累?老人穹,要不我把这位子让给你吧?看你这个老人,直直站着,本宫怕摔着你。”榆木疙瘩,不开窍的家伙,一点童心都没有。如此天阑之音,在他耳里倒成了垃圾,这要搁在现代,杀手冷开演唱会,唱的还是童歌,这还不赚的钵满盆满啊。

“免了,在下坐不起太后的金座,哼。”还知道扭过头去表示气愤,气量那么小,竟然跟我这小女子生气。哼,我大人大量,就不跟你计较了。

云中医适时的出来解围,“太后,这首歌调幽默诙趣,是何人所作?歌唤何名啊?”

“就叫二只老虎,很雅俗共赏的名字吧!至于是何人所作,本宫就不知道了,宫里寂寞常听他们传唱,日子久了自然也就会了。云老是不是也觉得这歌不错呢?要不,本宫在一边哼,云老在一边学吧?”

“太后可折煞我了,我这大把的年纪,怎学的来如此孩趣的东西,依我看,还是让我这二个徒儿试试,他们天资聪颖,肯定会学会的。”老狐狸,这么谄害自己的徒弟,也不怕被他们撕碎了啃了吃.

转头看向焱和穹,穹仍旧气的一蹋糊涂的样子,见我看他,从鼻子呼出一道气来,小样,一边去,你不想学,本宫还不想教你呢。我又注视上了焱,他正低着头看那本破书,像个专心打坐的和尚,不闻尘世,那神情是有多专注就多专注,专注的看一页书都要花上五六分钟的时间,许久许久都不见他翻过去一页,滴滴答答都是冷汗落下的声音。

“焱,你也不肯学啊?唉,这师父没法做了,算了,本宫也不荼毒你们了,不学那是你们的损失。”看他们都两眼放光的抬起头来,不由在心里暗笑,你们以为这样就躲着过啊,做梦!

“被老人穹搞了一下,本宫也没了唱歌的心情,就给你们讲个故事算了,可是有关于二只老虎的哦。

从前啊有两个部落,一个部落出了位有顺风耳的公主,一个部落出了位有千里眼的王子,他们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想见并深深地相爱了。但他们的部落处于各自的利益,并不想让他们终成眷属。于是他们私奔了,在一个没人的山上住了下来,王子把看到的都讲给公主,公主把听到的都讲给王子。但令他们烦恼的是,有些议论他们咒骂他们的话也让他们看见听到了。于是,他们想了一个办法,王子戳瞎了自己的眼睛,公主戳聋了自己的耳朵,这样他们就看不见也听不到远方他们不想听不想见的事物了。从此,王子是公主耳朵,公主是王子眼睛,他们开始幸福的生活,而且还创出了一首摇篮曲,哄唱给自己的子女听,那就是这首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的快,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耳朵,真奇怪,真奇怪!好了,故事讲完了。”

伸手在穹的眼前晃晃,“哎哎,老人穹,回神了。”

“请太后自重。”穹想伸手打开我的手,举手才又惊觉到了什么不对,尴尬的放下,嘴却不寂寞的冒出了一句。

“呵呵,老人穹原来你也会害羞啊。嘿嘿,两朵花显示在脸上,好漂亮哦。”这位白衣小士穹好可爱,不知道他的脸捏起来是不是粉嘟嘟的,很软很滑?

“师父,穹去前面赶车。”

“去吧。”云中医微微谔首,这老头倒沉得住气,看我如此欺负他的徒弟,竟然没一点意见。穹得到了云中医的答应,回我一个要我小心的眼神,雀跃地出了帘子。这男人,说不过就躲,简直是个小孩子嘛,也不知道他平常是怎么在焱面前装成一副大师兄样子的。

“这对王子夫妇也的确蛮可笑的,掩耳盗铃,残了自己,但又怎么会绝的了那些声音,自欺欺人罢了。”焱终于合上了那破书,淡淡地道。

啊,这冷冰冰地似空谷幽兰的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真是好听,清新似葡萄汁的味道就这么绚烂在空气中。

“冷倒不这么认为,有时候自欺欺人又有什么不可,只要自个过的开心就罢了,不然东要注意西要听取,人活的也太累了。”

“太后想法很自由,但人生来就承担了责任,岂是想扔就可以扔的。就像太后,身为一国之母,肯定也有不如意的时候,难道能关起房门不闻不顾吗?”

“呵呵,的确不行。本宫是太后,本宫还要站在城门之巅看天下一统呢。”仿佛自个儿已站在了长城之上,迎风而舞,心中喜悦的冒满了泡泡。

“云深叹太后的雄心壮心,云许诺,一定会用尽千方百药,使天下得目太后的容颜。”云中医突然发起誓来,满面悲壮,神色正义凛然不可侵犯。不愧是个为国的好百姓啊,这使我信心更甚,二个月,六十天,我不但要医好了怪病,更要学得可学的武功,练的可用的人才。注目间,亦觉得这场雨声也优美起来了。

要说我怎么会跟云中医师徒同坐在一辆马车上,那话可就长了。

那天,云中医一早就冲进了我的紫弦宫,噼哩啪啦把他的计划都倒了出来,说完气喘吁吁地看着我,脸颊洋溢着希冀。

“云老,您的心意,本宫明了,只是本宫随你去疗病,那矅儿怎么办?这云焰星国怎么办?矅儿只是个孩童,能应付的了周边的狼豺?”

“太后恕罪,是云考虑不周。要不,云发起英雄帖,让江湖上的好手都入宫协助矅王,真有造反之人,凭他们的身手,一定都不在话下的。”

“云老能保证那些人都是正人君子?能保证他们不会见财起义?能保证他们看着这深宫大院不眼红?”

“云不敢保证。”云老的汗潸潸而下,身体摇摆地似秋风中的枯叶。

“不敢保证,那还向本宫提这种建议?”

“不,云也是为太后着想,太后这脸等不得啊。”

“停,什么都不用说,本宫先留着你一条命,回去再想好了理由来劝本宫吧。小月,送云老回孤芳殿。”

看云中医脸色灰白地躬身退出了门,我阖上眼,二天不睡,着实有些累了。其实,我又何尝不想放下所有的一切,听从云中医的建议,去养院住上一段时间,就算那里什么都没有,至少还有个兰花似的男子住在那里。洗手做羹汤,空谷对唱,合练剑舞,共采药草,……世上的美好很好,只要我们有发现美的眼睛。

“太后,太后……云中医老先生求见。”我感觉有人在轻轻地推我,是谁?云中医?我刚刚不是长打发了他嘛,怎么又来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睁开双眼,这才发现自己已沉沉睡了二个多小时,那些美好的场景岂不是我的一场美梦而已,永远只能想,不能实现?

“云老,休息好了,这次来又是为了何事?”擦了把脸,我就召见了云中医,这才发现他带来了他的二个徒弟,白衣小士穹和焱。他就是焱吗?虽是低着头,但我还是一眼就瞧见了他那饱满的前庭,光洁的额头,和那双细长白净的双手。

“云此次来是为了太后移驾养院的事情,太后,太后……”云中医似瞧出了我的心不在焉,连声呼唤了几句,穹和焱都抬起头看到底发生了何事。

这就是焱吗?我的脑中一下子炸开了,好多的烟花,我等了多日的颜容啊,多少次回魂梦绕的人儿啊,今儿个我才真真正正的瞧见了。英挺的剑眉啊,似像在我手里飞舞的手术刀,冷俊长情。上翘的眼角啊,冥冥中找寻了那么久,曾有一个姐妹跟我说,拥有这样眼的人,一笑风情,万美尽在其中,于是,上天入地,只为了他的一笑。薄薄的嘴唇啊,抿起一道性感的唇线。他的头发还是束在一起,只不过有几缕调皮的发丝弹跳了出来,衣是飘逸的流潋紫,像串青涩的紫葡萄,神秘的想让人深咬一口,让甘甜的汁水溢满嘴角。

“哦,云老继续。”拿起宽大的衣袖,悄悄擦掉那还来不及吞咽的口水,真是秀色可餐的男人,冷,你的眼光不错。

“云回去后听取了二位小徒的意见,云深觉不错,所以就带他们一起过来了,请太后恕罪。”

“免了,继续。”

云中医使了个眼色给了焱,焱低头敛了眼色,起身抱拳行了礼,复又坐下,那动作那神态,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跌宕起伏,抑扬错置,异常精彩。“太后,自矅王登位,已有数月,我云焰星国繁荣昌盛更甚从前,这和太后的用心是分不开的。但是,太后您是一国之母,但您同时又是一个爱美之人,身患怪病,仍一心为民,焱认为就算让天下的百姓提议,他们肯定也会希望太后娇美如昔。请恕焱说句大不敬的话,就算云焰星国有叛臣在,利用这次绝好的机会,正好可以打压他们。太后,您认为呢?”

“焱的一番话到似春雷声声,痛头棒喝啊。云老,恭喜你,有位如此聪明的徒弟。”

“谢太后赞誉。”

“小燕,带他们去赏殿,他们喜欢什么就让拿什么,听懂了吧?”

看着焱的身影,他的那番话倒是不错,那么我要不要来实施呢?是夜,我召见了堂哥,亲手把兵符递给他,他是位好将军,更是位好哥哥,云焰星国有他保驾护航一定会顺利的吧?!

矅儿知道我要远行,很开心,也很不舍,但很听话,把我的要求一点一点都记了下来,和他打赌,二个月后,矅儿肯定会更高更壮。我把齐纪,小月小燕都留给了矅儿,这里是我的家,留几个好帮手也是必须的。至于那些大臣,就扔给矅儿吧,让他练练手也好。



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二十五、路兮远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