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人在深宫身不由已 十二、齐纪

  他就盘坐在地上,头发很乱,那上面还有几片干枯的菜叶子,衣服倒还是那天穿的劲装,只是比原来的黑色又多了许多不该有的颜色。在他面前,摆了一只破碗,碗里空空的,那幅样子同乞丐并没有什么两样。最让人感到震惊的是他的眼睛,虽是睁的很大,却没有焦距,没有神彩。望着他,眼眶顿时湿润了。

这时,有位大婶牵着一位男孩子从他面前走过,男孩看看母亲,又回过头望望坐在地上的男人,慢慢地倒退回来,把手里的馒头放进了那只破碗里,回头给他的母亲一个骄傲的微笑,“娘,孩儿这样做对吗?”

大婶笑着点点头,拉着男孩走了。

男人看着男孩走远了,才直起身去抓馒头,就要塞进嘴里的时候,打横里伸出一双黑手,抢起那馒头来,那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乞丐,脸干瘦干瘦的,看情形,二人像很久没吃饭了,都使上了劲,顿时扭打成一团。男人就要抢夺成功的时候,却不知道从哪里呼啦来了一大圈的乞丐,对男人拳打脚踢,那拳脚打在男人身上,噼啪作响,他却不知道疼似的,只护住了头,拼命地把那馒头往嘴里塞。

我的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怒火,你们这些乞丐竟然也敢在光天化日下欺负人?不管他是不是我的师兄,我都要管定了。如果真是我的师兄,要欺负,那也只能是我来欺负他。

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又打开袖里的机关,飞身扑进那战斗区,我的剑上和腕里的金丝都是喂了毒的,一时间只见血肉纷飞,哀号连连,顿时倒了一大片,那几个剩下的乞丐见事态不妙,拔身就逃。想从我手里逃命,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除非我自己愿意。拿出身上的毒针,使了个天女散花撒向那些乞丐,那毒针上涂的是鹤顶红,加了一点点别的佐料,只要让那针扎在身上,就会让他们痛上十来分钟,再慢慢死去,那死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是七窍流血的样子。背起那男人,运起轻如燕,飞速离开了这里,不想让别人发现我这个太后竟然会武功。

选了一家比较冷清的客栈,开了房,叫小二备了热水和饭菜,又让他去请大夫过来诊治。小二见我拿出来一锭亮亮的银子,不由眉开眼笑的去忙乎了。

洗了毛巾,给他擦脸,男人似乎还处在震惊中,馒头仍旧在他的嘴里卡着,只不过已经沾满了灰尘,黑乎乎的,我伸手把那馒头夺下,扔在地上。男人这才醒过来,躲过毛巾,就要扑向那馒头。

我忙一把拖住他,“你,还记得我吗?”

男人抬起头,迷茫的看着我,眼里有着不解。我也看着他,莫不是我看错了,他真的不是师兄,只是一个和他长的有些像的乞丐?

“算了,你先洗澡,衣服我就放在床上,洗完了再吃东西吧,放心,这里没人会来跟你抢。”把他领到木桶边,告诉他洗法,他怔怔地,却听话的点了点头。“我叫冷,你洗好了呢就跟我说,我就候在门外。”

“嗯,我叫齐纪。”声音怯怯地,然后背转我脱起衣服来。

我忙退了出来,关上房门,靠着栏杆,一时间思绪万千,那人真的是我的齐师兄吗?连名字都一样,只是那性子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他以前一直当我是妹妹,和我说话那声音里总是藏着宠爱,哪像现在整个受气的小媳妇。莫不是他也穿越了?只记住了自己的名字,却忘记了一切,包括曾经让他引以为豪的功夫?所以那些乞丐才能那么轻意的攻击他?不管怎么样,既然他是齐纪,我的师兄,我一定要把他照顾好。

正沉思中,小二把一名老人领到我面前,“客官,我把这里医术最好的李大夫请来了,还有这多出的银子……?”

“那银子你拿着吧,赏你的。”

“哎,谢谢客官了,有什么需要尽请吩咐。”也不去理那兴高采烈,屁颠屁颠的小二,转头打量那位大夫,五十开外的年纪,留了长须,双手白净细长。

“冷,我好了。”房里传来齐纪的声音,还是怯怯地,轻轻地,仿佛风一吹就会消失了似的。

“李大夫,请。”开了门,让那大夫进来,回身又让齐纪坐好,“纪纪,先让大夫给你检查一下。”

李大夫望闻问切了好长时间,这才下了结论,“这位公子没什么大碍,就是皮肤受了点擦伤,另外有些淤青,我开点药,坚持服几天就没事了。”

“李大夫,你检查仔细了?有没有什么枪……剑伤,刀伤什么的?哎,他的胸口没事吧?”刚想说个枪伤,这才想起这里是没有枪械的,指给他看,他还不一定会认识。想想,狠狠心,一把扯开齐纪的衣领,顿时那古铜色的胸膛就露在了我面前,齐纪哎哟了一声,我也不去管他,招呼李大夫来看,“大夫,你再仔细看看,有没有铁片什么的陷着?”

李大夫一怔,随即镇定地走过来,察看起来,我想他一定是把我当女土匪了吧,这么粗鲁。李大夫又一阵望闻问切,我也瞧了一番,胸膛还是和以前一样,都是一块块的肌肉,蕴藏着无限的力量。我伸手点了点,这里没有,那里也没有,我明明记得那时齐给我挡了一枪,他身上应该有弹孔灼出的伤痕啊,怎么会这么平整?难道是后背?让齐纪转过身来,这才发现在右肩骨有个很深的洞,有些化脓了。那大夫也看见了,顿时有些嚅嚅,“这位公子病很重,我再开几副药。”

冷冷地回绝,这还算最好的大夫,连这么大的洞都没有瞧见,“不用了,就刚才那几副好了。李大夫,请回吧,我会让小二去拿药的。”

那大夫动动嘴唇,可能还想辩驳几句,最终却脸涨地像猪肝似地出去了。唤了刚才的小二,叫他去帮忙拿药。

伸手在那洞的旁边按了几下,“纪纪,痛吗?”

“本来不痛的,现在被你一按就痛了。”齐纪皱着眉回答,却对那声纪纪一点反应都没有,以前如果听到我这么叫他,一定会拿着手枪追着我满院跑的。

师兄,你真的受苦了,那一枪应该是挨在我身上的啊。“冷知道了,冷等会把子弹取出来,上了药,过几天就会好了。”

“子弹?那是什么东西?”齐纪转过头来问我。

我不由一怔,你竟然不知道吗?竟然忘了自己的吃饭武器吗?忘了自己百步穿杨,百发百中的枪法呢?

把袖里的小刀在火上消了毒,又拿出随身携带的消炎药,“嗯,我等会给你解释。会有点痛,你忍忍,真的忍不住了就咬毛巾。”

拿刀拨开他的皮肉,子弹在肉里呆的时间太长了,已经被新生的皮肉沾的紧紧的,拿刀尖拨弄了一下,齐纪嘶了一声,我知道子弹被肉夹住意味着什么,看来要把子弹取出来,那些肉也得一并的割掉,而且因为子弹搁的太里面,得用刀尖挖出来,这里又没有麻药,齐纪受得了吗?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齐纪有些紧张,额头已经沁出了冷汗,脸稍稍地有些扭曲,看来是疼痛引起的,我没话找话地问他,“齐纪,你来这里多长时间了?”

他偏着头想了想,“几个月吧。”

“你是云焰星国的人吗?怎么会成了乞丐呢?”

“我也不知道,醒来就呆在这里了。云焰星国?这个国家的名字吗?嗯,很好听。”

“那你每天睡在哪里?吃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啊,我就坐在那里,有东西就吃,累了就睡。”

“那些乞丐常常来欺负你吗?”

“那倒也没有,也就一次二次吧,以前他们来抢东西,我就会松手给他们,但是这次我实在是饿死了,而且别人好久没送东西给我吃了,我很饿,所以才会跟他们打起来的,平常我都乖乖的,不惹事的。”

“是吗?纪纪真聪明。”一边借着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一边加快速度夹出那颗子弹。

“痛。”齐纪大喊了一声,突然扑到在桌上。

“纪纪,怎么了,没事吧?”我忙扔下手里的东西,低头看他,原来是昏过去了,只是那紧闭的眼角里那一颗不曾滑落的泪珠,那嘟起的双唇,都让我看的分外心酸。都是我不好,如果那时把黑珍珠让他带回组里,他也许就不会因为救我而来到这里,还忘记了一切,受尽了肉体的折磨。真不敢想像如果我没有碰到他,他会一直呆在那里直到死去吗?泪眼模糊中,我把洞周围的腐肉都割干净了,把消炎药磨成粉,给他撒上,又用干净的白布条包上,不出意外,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就会痊愈了。

把齐纪扶到床上躺好,盖好被子,这时候他已经醒了,睁着眼睛看着我忙乎,“冷,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我一僵,刚才一直处于见到师兄的巨大喜悦中,根本还来不及考虑别的事情。“会的,你是纪纪啊。”

“嗯,我好累,要睡觉了。”齐纪头一歪,就想睡过去。

我忙拿了碗饭递给他,“先等会,你刚才不是一直喊饿嘛,还没有吃东西呢,来,先吃点垫垫肚子再睡。”

“哦。”齐纪伸手接过,狼吞虎咽起来。

“慢慢吃,嚼细了再咽下去,这样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纪纪,吃完了就睡吧,冷还有些事情处理好了就来接你,好吗?”

“嗯。”齐纪答应一声,眼里满是信任。



第一卷 人在深宫身不由已 十二、齐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