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人在深宫身不由已 九、国舅曹捷

  焰有三个正妃,还有无数的侧妃、美人、宫嫔,在这些妃子中,又以华妃为大,敏妃为二,但华妃长年卧病在床,不理正事多年,所以现在跪拜的样子就形成了敏妃为首,她的身后是我和纤妃,然后才是一众的妃子,都是按着自己的品级来的。我不知道这些女人为什么会忽略我已经是紫太后的身份,还以敏妃为大,也许是心理不平衡?也许是根本就不赞同,不过这样也好,可以让我免于风尖浪口,对以后的行事,可以说百无一害。

灵堂里很静,只有念经声,木鱼声,还有寒风冲击窗户的扑哧声在其中回荡,妃子们都把头弄的低低的,连敏妃也是,不知道是在怀念盛宠时的情景,还是在咀嚼帝王的深情,就不得而知了。

刚才一进灵堂就忙着跟住持见礼,都没有来的及看那些布置,现在我正可以趁空闲时间打量。灵堂很大,地上铺了一层木地板,漆刷的很亮,照出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子。四周墙壁上挂满了白幅,正中大堂上是个大大的黑字“奠”,映着白色的底布,像只饿狠的白晴猛虎。焰的棺木就摆放在正中的位置,应该是上好的楠木做的吧,有股子树木的清香,看来是刚做好放了没多久的。棺木四周点了一圈的白蜡烛,据说这样可以让死后的人借着光亮很容易就找到黄泉路,不致于迷失了道路成了孤魂野鬼。

打量完了灵堂,看着众妃子的神情又想起焰来,心里不由有些发笑,这位大王当的可真是够失败的,在位时,虽有一切不好的现象,总归掩盖在华丽的表面下,现在倒好,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撕扯开了,真正应了一句话啊,人死如灯灭,才刚死了几个小时,人都还没有下葬呢,王位要被人抢了,宠爱的妃子们也敢虚与委蛇了,连这宫里最低贱下等的小太监都敢名目张胆地打瞌睡。呵呵,薄情最是帝王家,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守灵是很枯燥烦闷的,一直要跪拜在那里,一夜都不能睡觉,不能东倒西歪,而且还要默默地讼念心经,偷眼瞧了瞧那些妃子,敏妃跪在最前面,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从她不断捶打自己的腰的情形来看,也有些吃不消了吧?更不用提那些花一样娇弱的妃子了。于是在住持宣布守灵结束的时候,众妃子只怕要欢呼起来了,但一夜不睡又耗去了她们相当多的体力,已经彼倦地不想去说话,只能相互点头微笑任由众宫女搀扶着,摇摇晃晃地离开灵堂,一会儿,灵堂又变的静寂无声。

相对来说,我还算好一点的,因为有练功的基础,以前当杀手的时候又经常性熬夜,一夜不睡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我还是装出弱不禁风的样子,让小月小燕扶着上了轿子。

现在是早上的五点多,另一边天侧还有些暗,但是东边已经飘满了淡淡的朝霞,看来今天会出个大太阳,一扫连日来的阴晦吧。

路过御花园,竟然让我看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树木----桉树,忙吩咐身后的几个宫女太监去摘,而我则下轿信步闲逛起来,不知不觉就走近了一片向日葵处,很大,一眼望不到边,咦,好奇怪哦,向日葵是太阳的坚定追随者,而且是春天开花,秋天结果的,现在天还这么早,太阳还没出来呢,而且还是在这么冷冽地冬天里,怎么就开的如此蓬勃?细细观察起来,果然有些不一样,叶子很大,有点类似于荷叶,此时正有几片雪花融化在其中,我一时兴起,伸手去摘,却听到一声威严的声音,“娘娘,这样不可。”人不由一僵,回头四顾,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难道是我的错觉?那个声音却又传来,“娘娘,其实微臣有更好的办法实现您的梦想,让您当上太后。”

“是吗?说来听听。”竟然是敏妃的声音,她不是回寝宫了吗?怎么会和男人相会在这里呢?这个男人又是谁?可以自由出入后宫?我循着声音寻去,悄悄拨开前面的叶子,果然是敏妃,和一个男人相对而立,那男人我并不认识,长的虎背熊腰,粗眉大口,一副彪焊的样子,此时正跟敏妃聊的口若悬河。

“娘娘,臣问句不该问的话,您跟冷妃的关系如何?”

“不是本娘娘自夸,我让冷妃往东,她是绝不敢往西的,她这人性格软弱,怕事,真不知道焰王怎么会让她当了紫太后。”敏妃有些愤愤不平,的确,以我现在掌握的实情来看,敏妃比冷妃更适合当太后。

“如此甚好,只要娘娘您在适当的时候向她提出要求,我想她会同意的。”

“什么要求?”

“让您当敏太后,跟她平起平坐。”

敏妃有些犹豫,有些担心,“她会答应吗?我觉得她这次从冷宫出来以后,感觉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像变了个人。就像昨天晚上,她是绝对不敢那么同我说话的。莫不是她知道了是我把她推进池塘的?”

“我看不像,如果她真的知道了,还会对你亲亲热热?你只要拿自己的本事,拿捏住她的七寸,不怕她不就范。”

敏妃沉思起来,“嗯,那倒是。哥,为什么不干脆起兵谋反,反倒要我委曲求全?”

哥?难道是敏妃的亲哥哥曹捷,亲卫军护卫长?

曹捷有些愤愤,“敏妃啊,你以为哥哥就不想吗?实在是形势迫人啊。兵符在冷妃手里,骁将军又握着一支战无不胜,纪律严明的天胜军队,就凭我手下的那些人,哪个不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哼,我还不会自不量力到无知的地步。其实我倒也不惧这些,就怕云余这个王爷到时在旁得渔翁之利啊。”

“云余?他也有夺位之心?他不是冷妃的入幕之宾吗?怎么会起兵反对冷妃呢?而且据传太子还是他的亲生儿子呢。”

“敏妃,你太天真了,你以为对云余来说,是需要美人呢?还是需要江山?儿子,哼哼,那也是可以利用的。”

“哈哈,冷妃。”敏妃开怀大笑,笑里有着明显的兴灾乐祸。

“毕竟太子还小,在为人处事方面,肯定会受到他母亲冷妃的影响,而冷妃又是个没啥主意的女人,到时候,你这个敏太后岂不可以派上用场了,假以时日,就会赢得太子的信任,还怕握不到实权吗?这就是要你让冷妃听话的真正原因。”

“哥,这真是个好计谋,不用一兵一卒,我们就掌握了这个国家。”

“嗯,不错,我听御医说,小孩子是很娇嫩的,容易生病。果然太子生病了,而且还病的很重,到那时,您的儿子我的外甥英陛下不就可以明正言顺的即位了嘛!如果娘娘还怕不安心的话,大可以借冷妃的手处死那些人。”

一番话,说得冷妃连连点头,我却不由深思起来,敏妃这个暗刺竟然想当太后,既而让自己的儿子当大王?我想聪慧如冷妃,肯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而我这个一向主张宰草除根的杀手,更不会让这种烧自己屁股的事情发生。而他们的对话里让我感到更震惊的是,矅儿会是云余的亲生子?脑中不由现出四张脸孔来,真正的冷妃娘娘、矅儿、焰、云余,矅儿比较像冷妃,跟云余也有些像,但更像焰,那轮廓,那神情,简直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毕竟云余和焰是亲兄弟,侄子像伯伯也不难解释,基因在那里的嘛。我心里清楚,云余绝对不可能是矅儿的亲生父亲,因为没有哪个父亲会狠心夺了儿子的生路,那么,是哪个有心之人造出来的谣呢?



第一卷 人在深宫身不由已 九、国舅曹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