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别哭了,再哭,人家以为我逼着你堕胎呢!

  床上的蔡黎芬被父女两个的争吵声惊醒,猛地咳了起来。

左攸若忙坐到床边,“妈,你怎么了?”

蔡黎芬摆摆手,看了眼一边的左齐元,眼底满是无奈。

即使蔡黎芬什么都不说,左攸若也知道,左齐元肯定没有带她去看病。

“妈,我们去医院!”左攸若扶起蔡黎芬,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留给左齐元,母女两个人相互依靠着出门去。

到了医院,做了一系列检查,才知道,因为感冒拖得太久,现在已经演变成了肺炎!

左攸若连忙去办了住院手续,可是交钱的时候,她迷茫了。

搬到公寓的那天,她把那张银行卡还给了木晚晴,现在她身上,也就几百块钱。

而在司氏上班才半个月,没到发工资的时间,换言之,就是她交不起住院费。

当前台的护士,第三次叫她的名字的时候,左攸若终于回神了。

“能等一下吗?”她问的很小声,脸上的神情小心翼翼。

护士点了点头,但是眼神之中那抹鄙夷,左攸若看的清清楚楚。

她掏出手机,翻着电话本,看着那些号码一个一个在眼前闪过,她居然发现,自己没有人可以找!

最后,她还是拨了木晚晴的电话。

但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木晚晴现在不在国内,早上的班机和文绍霆出国了。

那一刻,左攸若一个人站在医院人来人往的大厅,拿着手机,久久未动。

她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直到有双手臂将她抱在了怀中,她才醒过来。

抬头看去,是张熟悉的脸。

“死丫头,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司臣钺气喘吁吁的样子,似乎是跑着进来的。

刚刚一接到木晚晴的电话,他就直接从会议室出来直奔医院了。

站在门口,看着她像个迷路的孩子一样,拿着电话不动,他的心,生疼生疼。

而左攸若看着他焦急的样子,咧开嘴,像个傻瓜一样笑了。

笑着笑着,她又哭了。

就在医院的大厅,抱着司臣钺,像个孩子般嚎啕大哭。

司臣钺只是抱着她,宠溺地抚着她的头,任由她将眼泪鼻涕往他的衣服上蹭。

来来往往的人,都看着他们,眼神充满各种猜测。

良久良久,左攸若听到司臣钺坏坏的声音:“别哭了,再哭,人家还以为我逼着你堕胎呢!”

左攸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么无厘头的想法,也只有司臣钺这个白痴才想得出来吧!

而后,司臣钺拉着她的手,利落地办好了住院手续。

而医院一见到是他,甚至出动了院长接待,也安排了最好的医生给蔡黎芬看病。

别哭了,再哭,人家以为我逼着你堕胎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