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比左攸若还伤不起的人有木有?!

  就在左攸若以为司臣钺会掐死她的时候,司臣钺的手机响了。

这一刻,左攸若真想痛哭流涕地感谢打电话的那个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司臣钺接起电话,口气不悦:“说!”

他如猎鹰般得犀利眼神,依旧落在左攸若脸上,似乎只要她敢动,他就继续刚刚的动作!

左攸若的身体没有动,但是她的眼珠在动,四处搜索着自己的衣服。

司臣钺看她乖乖的样子,也就放松了警惕,女人就是好吓!

可是,人呢?!

只不过挪开视线几秒钟,这该死的女人就凭空消失了?!

“先生,再见!”

司臣钺蹙眉不爽的时候,门口传来左攸若的声音,带着胜利的笑。

司臣钺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恨不得立即伸手抓住这个该死的女人,然后吊起来暴打她一顿!

关上的门,再次被打开,左攸若的小脑袋探了进来,笑的风生水起。

她说:“先生,我刚忘了一句话,再见!再也不见!”

砰——

这一声关门的声音,似愤怒,似挑衅。

但是不管哪一种,左攸若都死定了!

很好!T203,这一个字母加三个数字,足够他查出来这个女人的来历!

敢说他不举,那就等着接招吧!

◆左攸若回了家,前脚刚踏进去,就感到有个物体直直地朝她飞来,本能地侧身躲过,然后就是玻璃碎掉的声音传来。

她转头,看着地上破碎的烟灰缸,心底浮现阵阵寒意。

那个和她一个姓,身体里流着和她一样血液的男人,到底是她的生身父亲,还是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敌人?

“左攸若,你吃豹子胆了你!居然敢彻夜不归!”左齐元的咆哮,震耳欲聋。

左攸若抬头看去,看着他几近扭曲的脸,她恍惚的精神,更加恍惚。

而一边的蔡黎芬,只是默默地看着,当然,左攸若也没指望她能劝住左齐元。

这个家,从她出生开始,她一直觉得不像家。

没有温暖,没有亲情,有的,除了冷漠,就是残酷。

“你昨晚死哪去了?是不是和哪个男人鬼混去了?瞧瞧你那德行,也不知道哪个那人眼瞎了会看上你!”左齐元的话,总是犀利无比,犀利到——伤人!

左攸若也见惯不怪了,看了他两眼,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刚走两步,似乎是感受到了身后的怒火,她转身,将包里的一沓钱甩了过去。

“以后我会搬出去!这些钱给你,希望你好好照顾妈妈!”

不是她不带着蔡黎芬,而是蔡黎芬不敢和她一起搬出去。

面对这样一个母亲,她真想仰天大喊:比左攸若还伤不起的人有木有?!

比左攸若还伤不起的人有木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