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要么不难过,难过起来憋死自己急死别人!

  司臣钺无语,闷骚男和疯癫女,也学真的是绝配!

瞟了眼还另外两个还在追杀的大小孩,司臣钺起身走出了包厢。

身后文绍霆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想着昨晚聚会时的话。

当时,几个人掷飞镖,说好谁输了就必须无条件去做一件事,哪怕其他三个叫他去死,他也必须在接到命令之后,直接那根面条迅速去吊死!

一直在掷飞镖方面无往不胜的司臣钺,昨晚居然输了!历史一大奇迹!

三个人冥思苦想了很久,终于绝对,叫司臣钺在今天带个女人来!

一直听说,司臣钺某月某日某个夜晚,在ROYAL—WT的常包房,被一个女人吃干抹净了!

更可怕的是,那个大胆女人将司臣钺吃干抹净之后,还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结果司臣钺暴怒,勒令酒店经理查出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是谁!

再后来,听说某男耍了点手段,将那晚的女人绑在了自己的身边。

以至于,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见识见识这位‘大嫂’!

居然敢把他们的老大吃干抹净了还拍拍屁股走人,实属罕见的强人啊!

今日一见,也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同之处啊!

除了白痴了点,胸大了点,臀翘了点,皮肤白了点,人瘦了点,其他也没看出什么特别之处!

真不明白,老大看上她什么了!

居然花高薪养着一个闲人在总裁室,钱多了可以给他们花啊,用得着这么浪费么?!

*****************************华丽丽的分割线**********************************

LARIT顶层,木晚晴和左攸若斜倚在扶栏上,吹着夜风。

“若若,你怎么都不说话?”

一般左攸若安静的时候,就是她难过的时候。

而这个时候,也是木晚晴束手无策的时候。

左攸若就是那种要么不难过,难过起来一声不吭,憋死自己急死别人的人!

“若若,你是不是怪我没有事先通知你司臣钺就是你的老板?”木晚晴又问了一句。

左攸若还是没有说话,眼神虚无缥缈地看着远处的灯光。

良久良久,就在木晚晴觉得自己是不是需要道歉的时候,左攸若开口了。

“晴,你怎么不去自己家的公司上班?”

她的声音,飘散在夜空里,很无力的感觉。

木晚晴眼眶一红,狠狠地在她胳膊上拧了一把,略带埋怨地说道:“你刚刚干嘛不说话?”

左攸若嘿嘿笑,每次把木晚晴弄成这幅德行,她就装傻。

其实木晚晴刚刚说的,她都听到了。

没有怪她,是怪自己!

怪自己没本事,所以找不到像样的工作,只能靠唯一的朋友!

怪自己,是个女孩,不是男孩,所以左爸爸那么不待见!

要么不难过,难过起来憋死自己急死别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