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第十六章 一个女人引发的政变 生死亦相随

  离开大殿来到翠微院,心酸疼的厉害。父亲的颜面,父亲的隐瞒,父亲的仇恨,这些我该怎么面对。明日,我又该如何面对娘亲。

回到房中,桌上放着一张纸条,纸条之上,书楷体小字。“亥时一刻,拱桥。”

是谁放到房里的?柯诨刚与我见过,不应是他。唤来月丫,月丫行礼之后,站在旁。

“今儿可有谁来过翠微院。”

“禀娘娘,今儿没有人来过。”

“仔细想想,真的没有人来过?”纸条不可能凭空而出。

“哦,”月丫突然似想起来,道:“嬷嬷来过。”

“有说什么事吗?”

“说是快年关将至,来看看娘娘您房里缺些什么,好让坞公公找找去内务府贴补。”

“哦,月丫帮主子重梳个发髻,简易些并可。”

“好。”月丫应道。

待梳完妆,换简便衣袍,坐轿抵风雪前去延德殿与柯靖用膳。

延德殿外,大雪将路迷茫成白,跨步至庭院,这才少了些冬天的痕迹。柯靖坐龙位,正批阅奏章,察觉到我,放下奏章行至身旁。

“这天真是冷,你的袍子上都是雪花儿了。”他抬手将我的头顶的袍帽放下,替我轻轻拭掉刘海前的雪儿。

一丝温情融在心尖,“皇上,保重身体,我们先用膳吧。”看到那案几前两大堆的奏章,再望眼,他眉宇处细密的皱纹。

“好奥!”柯靖大声喧道,单手轻轻揽在我腰身处,并不贴太近。

这是尊重!

两人对面而坐,膳桌上,只闻吞咽声与铃铛的筷子、汤匙与碗碟的接触声。晚膳毕,柯靖因公务缠身,并不留我。

“风雪大,……”柯靖话未完,我插语而进。

“朝政固然重要,身体更为珍贵,皇上保重龙体。”

只觉柯靖眼中情愫不尽,抓着我的手分外的紧。“朕会的,路上小心。”

出了延德殿,心中苦涩不已。还想找个人诉诉苦,可是有谁可找?采桑?柯靖?

嘴角染起一抹苦笑,坐进轿子。

回到训德宫,却发现有客人到。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来人是田苒箐,淑仪娘娘。

看到她,昨天的景象立刻呈现在脑海中。田苒箐见我,泪泻了一地。

“怀着身子,哭甚?”扶起她,两人携手至翠微院内。房里,只剩我与她。

田苒箐终于开口,“臣妾觉得心里苦楚,可身边没有一人说得了体己话,并唐突来打搅娘娘。”

“是啊,”田苒箐的话让我有感甚多,“皇宫就是这样一个地,只能将心里话憋心里,憋久了,心就不顺了,也容易伤了。”

“娘娘,”田苒箐看似感动非常,执我手,“臣妾觉得苦,辛劳辛苦为一人,而那人却从不上心。”

田苒箐指得人是柯靖,如此胆大与我说,她就不怕?

“女儿家生在官宦人家,命不由人已是苦,而逢天恩纳为宫廷更是无奈。”

“娘娘。”田苒箐惊讶的看着我,眼角的泪渐渐淡去。或许,她在奇怪我竟会与她说这些。

“淑仪,爱一人,纵然他不爱你,你还意愿相随永生吗?”

“臣妾意愿,”田苒箐重重点头,望着自己的小腹,续道:“生死亦相随!”

生死亦相随,这并是爱一人。甘愿付出的爱,就如这些逼不得已的后宫红颜。

“娘娘,”田苒箐忽然拉住我,双目似有股魔力,“臣妾明白娘娘的意思,臣妾爱皇上,甘愿为其生儿育女,生死亦相随!”

第二卷 第十六章 一个女人引发的政变 生死亦相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