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第二十章 一个女人引发的政变 暖心

  “只怕此事早有预谋,只是被采桑今日出门赶上了。”后宫阴冷,竟报在采桑身上,“太医可否检查一下床铺上的血渍。”

“娘娘有何发现?”卢清掀开采桑脚下的被子,细细检查起采桑的伤口,我不敢看并站在一旁。

“本宫来时,那个狗奴才正当在洗手。”

“娘娘,昭仪娘娘的伤口处理的很好。”卢清放下被子,续道:“融血必须有水,只是,怕娘娘如今唤水,必是遭奸人怀疑。”

“依你之意?”

“娘娘何不犯险一次,以床铺诱凶。”

“你的意思是?”

“臣斗胆!”卢清一时又跪了下来。

“本宫明白了,”亲自扶起卢清,“本宫如今惟有靠你,你切勿让本宫失望。”

“臣一定办好。”卢清誓言。

“昭仪何以未醒?”

卢清镇定的取来针,“臣子怕采桑娘娘听闻更加伤心欲绝,娘娘也不想采桑娘娘卷进此事吧。”

卢清比我知道的更加为我,也更加大智。“太医说的极是。”

采桑醒来之后,我并请了柯靖进来,对于失去龙子,采桑自责的很。而此事,柯靖处罚了抬轿的,打扫那块害采桑滑倒的。而当柯靖要罚贴身丫鬟采月的时候,采桑阻止了。

只是,当时为何惟独习项在闺房之中,我曾告戒过采月,要寸步不离。她,怎么会放如此过错。

此事另有隐情,却不好与柯靖知晓。痛失爱子,与他已是伤害,若是得知又有幕后贼首,只怕他难以面对。

突逢此遭,我想起了翠妃。不知那时她与柯靖说了什么,也不知用了什么理由让柯靖放了她。

柯靖身心俱疲,夜深才将离去,待延德殿歇息,而身旁凝妃相陪,不出岔子。而我留着陪同采桑,并一同盯着那席床褥。

“主子,采桑对不住您与皇上。”保不住龙子,采桑自责不已。

“又落泪儿了,说得什么话,纯是意外,也是因你关怀皇上所致。如今,养好身子为大。”床褥,被枕已换了新。轻轻为她盖上,拍抚着。

“快歇着吧,本宫在这守着。”

“主子,您回宫歇着吧,伤了身子怎好。”采桑关怀倍加,她知晓,我带着寒症。

我稍作笑道:“歇着,可不许免了本宫的好意,不然,娘亲在太后殿可得怪本宫。”

今日午时过后,娘亲并被接进了皇宫,入住太后殿,听闻此事,她忧心不已,但因身份所制,今日实属不已探视。

“夫人入宫了?”采桑欲想起身,被我制止,“采桑得去拜见夫人,采桑对不住夫人的嘱托。”

“罢了,罢了。”我假气道:“娘亲若是看得你这副样子,定要生气。你去吧,本宫拦不住了。”

“娘娘。”采桑以为我真气了,惊慌的抓住我欲离的手。“桑儿听话。”

见她依旧稚孩模样,心底渐渐化开了一层悲凉,她不该陷进这皇宫的,该怪谁,该去怨谁。

“好好歇着,本宫不生气。”轻轻拍着被盖,哄着她入睡。待她闭眼,我才松了气,眼角的泪不觉低落而下。

第二卷 第二十章 一个女人引发的政变 暖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