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第十一章 一个女人引发的政变 胧居

  第三日,莫清砚递上辞官奏则,奏则中所书他的十大罪状。其中最为典型的便有:巧舌词簧。其中有一条,有意无意提及他经年科举之前迷恋烟花之地。所幸,柯靖气恼之下匆匆略过。

“皇上请勿过虑,莫大人才学众人有目共睹,只怕这只是在赌气。”细心宽慰柯靖,若不出这件事,我与他只怕难有相见之日。

“赌气?美人将在怀,他赌的哪门子气。”柯靖斜睨眼奏则,眼中满是怒火。

莫清砚能想出这个法子,着实使我惊讶不已。则中书写出他颇多的过错,却都只是班驳小滞,便无大错。他如此反驳自己,却不提配不上成缨半字。只怕,醉翁之意不全在成全柯诨与我。

“皇上,您想想。学子最在乎的不就是名声,成缨与豪将军可是指了婚的,如今却又将下旨赐于莫大人,他心里可服气?”

“皇后是说,莫清砚内心极其不服,那他又为何?”柯靖不解。我在心里咋舌,这事莫清砚全然是为我而来,若要怪只当怪我自作聪明,自作孽。

“只怕是您重武轻文,莫大人心里不服,才将出来闹腾了这么一遭。”将话挑明,柯靖脸色立刻大变,转而大笑。

“这个莫清砚,文人学子就喜欢玩迂回,这不是给他自各找麻烦。若是朕真的准了他,他岂不是真的归回田野。”柯靖笑谈,仿若这只是一个玩笑。

“文人皆如此。”冷了声,站在一旁。

柯靖看出我的不耐,随即停笑道:“此事爱卿觉得该如是?”

“依臣妾看来,莫大人可罚,以示君严。以一警十,何尝不可。再来,免了莫大人的婚事,此等劣质性情只怕误了人家成姑娘,再将成姑娘许配于五王爷。”

褒亦贬,贬亦褒。

“皇后是说,”柯靖目光闪烁望着我,口中赞道:“褒亦贬来,贬亦褒。皇后好智慧。”

若是平常,我会极其开心的接受他的赞赏,而如今,听在耳中是如此的讽刺。智慧,美貌,在他的面前只是空。

“臣妾告退。”冷冷的闪过他的注视,转身便离开。

身后那双眼睛是否依旧在凝视于我,身后的他是否在忏悔着不该对我的隐瞒,身后的他是否想挽留。太多的疑问夹着我对他的期盼在脑中不断旋转,我是否该退让一步。

走出延德殿,道路两旁难得的热闹,快过年了,四处弥漫起喜庆的味道。坐进轿子细细回想这一路走来的辛酸。如今,后宫似乎平静了。

日子漫长的过了一些天,采桑日日来请安,日日与我说着柯靖对我的思念,对我的愧疚。馨妃半月中规中矩终是重新获得柯靖的宠爱,而凝妃也是宠幸不断,田苒箐独自住在冷翠宫时常被召去延德殿受宠,而柯靖却从不前往冷翠宫。而采桑搬到了离延德殿最近的一处偏小的宫殿里,柯靖亲自赐名:胧居。

当我问起为何取这名的时候,采桑的眼眶红了一圈,泪断不了根,在那天我才知这一切悲哀的局面都因我而起。

记得那日柯靖被我从冷翠宫醉酒请回训德宫,后又因我赌气留下他一人在房间,却不料柯靖唤人,李志却不在,而采桑正好听闻,不敢耽搁之下便进了房间。随后,我的闺房成了采桑一辈子的转折点。

之后,他们之间便没有发生什么,只是,柯靖的愧疚深了。而,采桑对我的愧疚也更深了。而,柯靖自此在心里对李志起了细微的隔阂。

“娘娘,朦胧,朦胧。”采桑的泪续续而下,而我的却无法流淌而出。

“胧居。采桑,皇上对你好吗?”心口子被划了刀子,使劲的拉扯想甩掉,却被挣扎的更痛。

“好。”采桑顿时收住泪水。“皇上对奴婢很好,娘娘,娘娘从来没有对不起谁,是采桑对不住娘娘。皇上很好,他——”采桑哽咽住,抬头望着我。

“他收了奴婢的心。”采桑的话刺得我好疼。

我站起身扶她起身。“那便好,那便好。”

第二卷 第十一章 一个女人引发的政变 胧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