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第六章 仿若深渊

  午时终是来临,不知何时莫清砚带着袋子离开。柯靖笑容满面,与柯诨来到训德宫。这我便不以为奇。

“皇上,昨日可是好收获?”成缨之事,今日必然有决断。只怕,捕猎之时,柯诨早已博了胜算。

“恩,朕打了只凶猛的老虎,扒了皮正予皇后做椅铺,可好?”柯靖搂我入怀,丝毫不介意柯诨在场。

微微抽身,扶他上座。“皇上该饿了吧,臣妾下去让采桑准备些吃食。”随即,转身并未看柯靖的脸色,与柯诨道:“五皇叔只怕也是饿了,本宫去去就来。”

还未跨步离开,手腕一把被人抓住。疑惑的转过身,柯靖倾身将我搂在怀里,头靠在我肚上,声音夹着细微的哽咽。

“五叔,您先去偏厅侯着吧。”

“是。”眼角里,柯诨无奈的神色与我一打击。只怕,坏事临门无躲避。

娇笑一声,扶正柯靖。他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神色。“皇上,您是否累了,要不休息去吧。”欲想跨步离开,却挪不开步子。他的双手紧紧的嵌住我的腰身,声音愈加哽咽。

“朕对不起皇后。”抬起头来,满眼诚恳,不似之前的清澄。“朕欲封采桑为嫔。”

心里最端处忽然抽去血丝的疼痛,不觉捂住心脏处,那里有点疼,只是一点点。

“箩儿,朕……。”

全身警备的望着眼前朝夕前如此疼爱于我的人儿,心仿佛被掏空了般,毫无知觉。那一点点的疼顿时消失无踪。

“臣妾想休息一会,皇上请回延德殿吧。”重重甩开他的手,转过身,泪毫无边际流淌而下,沾湿了花好面容。大殿外走廊处,一个清瘦的身影慢慢模糊,她那满面愁容,那轻挂的泪水。

“皇上,容臣妾做主,将采桑作为奴仆赠于您。请随带她离开吧。明日,臣妾便下旨封她为嫔。”泪水泻了一地,却始终无法止住心里遗漏的窟窿。

“桑嫔,如何?”哭声顷刻爆发,用力跑出大殿,顺着熟悉的路跑着跑着。眼前,迷蒙一片,没有头绪。

脑海里,惟独想着采桑的一频一笑。为何,连她都要如此欺骗于我。为何?莫非,我也对不起她了。

模糊间,只闻“砰”一声,身子瞬间倾倒而下。随即,温暖的怀抱将我包容起。

“想哭就哭吧,五叔会保密的。”是他,倾身投进他的怀抱里。记得,当初父亲下葬之时,我断然绝泪,只自己深夜掩面叹息。

直到,柯诨出现,我才将内心的苦倾诉而出。那日,他将我抱在膝,轻轻拍背安抚,说要带我离开。只是,我怎能离开。

“箩儿,有些事有些人根本就无法反抗命运的安排,就如如今的你。若是当初,你与五叔离开,如今你岂会如此烦恼与伤痛。既然无法改变,那只好潸然接受。”柯诨安抚于我。而我的泪却更加肆意。

多久没有这样痛哭了,多少年了。

“不是这样的,五叔,采桑怎会背叛于我,不会这样的。不,不,不。”站起身,离了他的怀抱,不可置信的望着他。“不是,一定不是。”

“箩儿,你从来没有反抗过命运,不是吗?”柯诨似事而非的话让我不知所措。

我没有反抗过命运吗?如果当初不入宫,如果当初跟着柯诨离开。不,不是我不反抗,而是命运不允许我反抗。

“五叔,不是,不是。”急急撇清,眼前的状况我越来越看不清了。“是命运从未允许我反抗过。五叔,不也是吗?”

以他的人力,权势,这皇位,为何不要?

“你始终不懂自己,也从不甘愿懂得。箩儿,这样下去苦的是你自己。”柯诨从我身旁擦身而过,我却执意要将隔膜划下。

第二卷 第六章 仿若深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