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第一章 扑朔迷离的朝廷(上)

  深夜,房被门轻轻推开。熟悉的怀抱将我包容,搂紧我,轻轻在我耳际呢喃。

“箩儿,朕放了翠妃。”震惊的睁开眼睛,双眼直瞪着前方,翠妃没死。

“箩儿,她永远不会再出现了,你放心。”柯靖容声再道,想必猜出我还没睡。

是我的错吗?是我的原因才逼得她离宫而去吗?柯靖的心里到底将我置于何地?

无眠之夜,时光慢慢。柯靖搂着我梦魇牵魂,自他口中不断蹦出一二字。月,月,月。

他的心里终究是爱着月妃的,而对翠妃,只怕有太多的不舍。只是,他是英明的帝王,英明的帝王绝对不会放纵真正的罪人,无论罪人是谁?

无论罪人是谁?若是我呢?若是太后呢?若是……。被自己突兀的念头吓住,捂住了嘴不可置信的翻过身望着熟睡的容颜。

有可能是太后吗?

不,不可能。月妃喜得龙脉,全皇宫最开心,最真心的应该就是太后了,怎么可能。不可能。

甩甩头,将思绪打乱,拼命数着乱跑的绵羊。

次日,双眼暗淡,毫无精神。

“娘娘,皇上吩咐奴婢好好照顾娘娘呢。”采桑一脸窃喜。月妃死了,翠妃走了,剩下微不足道的馨妃与凝妃,只怕全皇宫上下对我更加毕恭毕敬了。

“你这丫头,得了皇上什么好处了?”昨夜,莫清砚的事采桑只字不提。想必怕谣言乱飞,对我不利。

“奴婢是主子的人,哪能得皇上的好处,只是皇上走之前留下了这个。”采桑从桌子上取起它递给我。

是一个火红的荷包,荷包之上龙凤相依,龙凤之下荷莲漫无边际的繁衍。

“不就一个小小的荷包,也值得你高兴成这样,收起来吧。”话是这样说着,可我清楚了解柯靖的心事,只是我却无法圆他心意。

“是。”采桑立刻将它收起,爱惜的样子甚是满足。今日训德宫大殿之上,惟独凝妃坐在上方。馨妃被罚,惹得众人更加畏惧于我。

再加上今早得知翠妃自刎于天牢,更加人心惶惶。

午时,召来刘嬷嬷问她关于成缨之事,刘嬷嬷支吾半天才脱口,事情竟令我不知所措。

“你说的可是真?”

“是,”刘嬷嬷脸色更加阴沉,“王爷确实这么说,还请娘娘帮他这忙,成全于他。”

“糊涂。”气极之下,毫无预料的将手打在茶杯之上,疼痛袭击而来。

“快召太医。”采桑对外吼道,随即刘嬷嬷惶恐的站起身扶着我的手,对外嚷道:“快取水来,多多的水。”

“真是混帐东西。”内心好似多了一团无法浇灭的怒火,不断炽烧着我的心。

“娘娘息怒,娘娘息怒。”刘嬷嬷劝慰道:“想必王爷只是一时意乱情迷。”

“你懂什么,你又知道些什么。”怒极见人就劈头盖脸骂去。

刘嬷嬷顿时手足无措,楞在那里。

“主子,您先别动气,快把水桶提上来,还等什么。”见我这么生气无人敢靠近,采桑蹲在我面前细语劝着。

瞥看眼不看她,冰凉的井水滑过炽痛的手掌。真疼呀。

卢清到来之后替我包扎,他什么也没问,也没有劝说让我保重。写下单子便离开了。

傍晚十分,在我劝说之下,柯靖去了冷凝宫。看着他满眼的担忧,感动自心。

“娘娘,这么做值得吗?”采桑摇头望着我被白纱裹紧的手掌。

“值得。采桑,事已至此,只怕朝廷局面不稳。”以我对柯诨的了解,只怕他真的看上了成缨。

“五爷真的非成姑娘不可?”采桑探问,眼中复杂闪烁。

“恩,只怕是。如今,他已不想与本宫联系了。”为何事前不于通知,这么多年下来他全心全意为了我,如今为了自己也是应当。只是,心中总是难以平服委屈。

那么多年的感情,却抵不过心仪之人。

“娘娘打算怎么办?”采桑再问。

“等。”

第二卷 第一章 扑朔迷离的朝廷(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