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七十二章 黄雀,螳螂,蝉(上)

  翠妃留宿于太傅府一晚,将于明日午时三刻回宫。今晚,皇宫宫殿处处明亮,那些灯光诱人,那些灯光下憧憬的目光更加迷人。

但,这一切对柯靖来说什么都不是。今晚,他依旧留在翠妃的冷翠宫,而被召寝是田冉箐。皇宫没有任何关于凶手是谁的谣言,我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借此打击敌人。

天空渐渐明亮,我适时醒来,灰沉的天空下端口多嘴杂,她们在讨论着什么。

“娘娘,才五更天,您起来做什么?”

“皇上可是去上早朝了?”心里不安更浓,翠妃寄住的是凝妃的父亲家,她们之间会存在些什么吗?

“想必是皇上刚起身还未上早朝。”采桑扶我起来答道,边为我披上风衣。

“娘娘,您怎么流那么多的冷汗。”采桑神色紧张,伸手从怀里掏出丝帕在我额前擦拭,我这才发现自己冒出了冷汗。

刚才,梦中,她们在议论着什么?我会怕的冒出一身汗来。

“做了噩梦罢了,下去准备沐浴待着本宫。”待采桑离开,站起身来到窗前,打开窗户。窗外天际处,灰沉一片。窗外空无一人,静寂的皇宫异常安宁。

温热的水蒸汽扩散整个房间,朦胧中只见一个娇小身影推门而进,嗓音依稀夹着稚嫩。

“娘娘,奴婢将衣服悬挂在屏风上。”她轻盈的来到屏风后,身影清晰,轻轻将内服、披风悬挂在屏风上。

“采银。”突然的叫声定住了她欲将转回的身子,她有些慢腾的转回身。

“娘娘有何吩咐?”采银问道,身体微弯。

“替娘娘挫挫后背吧,娘娘今天好累。”平常来送衣服的都是采桑,我的事她一直亲力亲为,今天为何是她?

“是。”采银应声走进屏风,雾气挡在她的脸上,顿时生德朦胧感,她的五官异常迷人,姿态玲珑。

“娘娘。”采银唤我,随即锦布摩擦在背部。看不见清她的脸,看不见她的神情,今天的蒸汽似乎特别的厚实,似乎想遮掩些什么。

“采银,多日不见采金你可想她了?”采金与采银关系向来比常人好。

“恩,娘娘说来也奇怪,采金姐姐几日前不知为何没有跟田嫔娘娘前来翠微院听曲。”采银愈加像一个懂事的大人了,话语间埋没不住她的谨慎。

“是啊,都一月余了。”采金与采桑之间的联系定是比我们都紧,采桑既然没有禀报,那采金那边定是安然。

“娘娘,您什么时候把采金姐姐接回来?奴婢很想念姐姐。”她的声音带着细细的哭腔,就像天空有些时候一样,阴沉灰暗却总是有所保留总不见雨丝。

“过些时候吧。”近来皇宫多事,即使现在我与田冉箐非敌似友,但也不能排除她对月妃窥见的嫌疑,纵然亲生姐妹面对荣华生死之间总得抉择,更何况田冉箐初入宫闱之时目的早已不良。

“是,谢娘娘。”采银像得了恩赐般感激我,手上力道重了些。背上的肉在她的手中被挫擦着,是舒服的,是享受的,而我的双眼正是在这种享受中渐渐的迷糊了起来,它们打成了平局。

当我醒来之时,人在翠微院闺房内。是怎么从沐浴室出来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醒来之时,采桑守在身侧,单手扶头倚在床沿,坐在脚塌上,疲惫的痕迹从眼角细蜜的褶皱中透露出来,密密麻麻的雨丝飘在心间。

她的辛劳是为了我,独独是为了我。

醒来已是辰时,天空白云横卧,惟独不见艳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淡的海藻气息,有些枯燥却又特别。

“采桑,今天有些怪异呢,怎么好好的闻到海藻的味?”此时,她正帮我着装完毕替我插上最后一根发钗。

“奴婢也不清楚,也是刚刚闻到,奴婢下去让小坞子去查查。”采桑闻言就要下去,整夜因我不得安睡,现在却又是这样的忙碌。

“你坐下,瞧你消瘦了多少,只怕往后的日子没福气伺候本宫,到时候看你哭到何时?”微带怒意的责怪惹起她的微笑,她笑起来很美,就像月儿弯弯的小芽。

“采日,你与小坞子出去瞧瞧这股味道到底怎么回事?”走出闺房,站在厅中向外喊话,随即采日便出现在门前。

“是。”采日鼻子灵敏的轻嗅,随即皱着眉头走了出去,众宫女之中以她最喜清淡之物,味道也是,对这敏感的她定是能快速找到根源。

“主子,还是奴婢去看看吧。”我才刚转过身,采桑就站在我一步之外,这丫头就是不听话。

“回去,陪主子聊聊,前几日让你给家里捎信,你……。”两人开始在房中絮叨了起来,早已免去众人的请安,难得的安宁早晨怎可浪费。

第一卷 第七十二章 黄雀,螳螂,蝉(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