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六十九章 四妃之位争夺之定夺

  曲子平淡乃是平常我所弹唱之音,只是她们未曾听过。田冉箐甚知我心,她细细听来,口中叹道:“若是姐姐在世,想必欲将此曲霸为己有,只容她一人所有。”

田冉箐的话毫无差错,在场其他两人面色暗淡了些皆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是呀,月妃的性子便是如此,她不喜人家所喜,不喜人家喜她所喜,堪称为霸道。只是,本宫却喜欢她的性情,从未拐弯抹角,想必皇上也是喜欢月妃这一性情。”

“娘娘所言极是,月妃虽是霸道,但待人却是分的一清二楚,谁对她好与坏,她心知肚明,更不会巧言吝啬。”馨妃接话道。

“只是,为何有人单单要害这样的月妃呢,为何还要害了她肚中的皇子,难道不知她可是身怀六甲的孕妇吗?”双手大力的打在琴弦上,重重的砰声在院子之中回荡,她们吓呆了。

“还是,她就是要害皇嗣,不顾滔天大罪,妄自替天决断月妃与天之子的生死。”双眼犀利的扫过三人面容,花容已失色。三人立刻齐跪及地,大呼道:“娘娘息怒,娘娘息怒。”

“都起来,本宫只是想知道一些事情罢了。月妃走的那天,你们都与她闲谈了些什么?”怒声再道:“就算月妃之死并非出于你们之手,只怕与你们也脱不了关系。”

翠妃盛宠,此刻正是三人薄弱之时,也该是时候压压她们的心气,借着月妃之死。

“娘娘,臣妾们只是去恭贺月妃三月之喜罢了,娘娘请明鉴,尔等绝非逆臣,岂敢下此狠手,至龙脉不顾。”馨妃跪直身嚷道。

“三月之喜,莫非本宫真错怪了你们不成。馨妃,听你此言,只怕你们是商量好而为的。”怒目以对,馨妃不屈不饶。

“臣妾不敢说娘娘的不是,只是这事确实冤枉我们了。”

“如今月妃已去,皇子已去,本宫也不想再追究了,你们领着各自的宫仆回去吧。记住,若是月妃在天之灵必会保佑她喜悦之人,怨念害她之人,这就是月妃,本就该高高在于你们之上的女子。”

“田嫔,月妃虽是你姐,但她真正的身份乃是天朝冷月宫的月妃,薨号敬封:淑贤贵妃。从今往后谁都不许再提起这件事,若是到祭拜之时,只要你们有心,冷月宫大门依旧向着有心人敞开。”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想过让任何人替补月妃的位子,她亡的可怜,只怕罪魁祸首就是那皇脉。

“是,谢谢娘娘教诲。”随即,三人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本有意提拔田冉箐但看着一路下来的形势,只觉得她们三人暗地里必有勾当。不知是翠妃道高一筹,还是她们魔高一丈,或者,我才是真正的局中人。

选秀风波平息之后,冷心依旧暂住训德宫等待成缨的到来,她确实是一位得力的帮手,甚至与刘嬷嬷在一定程度上都不如她来得让人放心。或许,把她真正请出皇宫才少了一方威胁。

只是,她能走出去吗?

第一卷 第六十九章 四妃之位争夺之定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