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六十六章 追查(下)

  第二日,各宫都送来了出色的宫女,在刘嬷嬷与采桑一一审核之下,全部过关。审核的内容惟独一样,验清白。

消息很快的传了出去,都传皇后痛心月妃之死,妄自为皇上做主,选备宫女入主四妃宫位。

昨夜,柯靖已是忍着不问,今天,只怕再难遮隐他的疑问。

果真,午时柯靖寻膳而来,自然是道:“皇后,家仆的手艺让朕难忘。”

“皇上,何不将臣妾的家仆带在身边,臣妾进宫惟独带了深知进退手艺卓越的采桑。采桑,快来参见皇上。”循序下去实当真,惹得柯靖喜怒不得。

“奴婢采桑参见皇上。”采桑跪了下去,柯靖脸色泛红泛白,匆匆免了礼,口中嗔骂道:“都不知朕是喜上这地,这是个笨丫头。”

“啊?”装作惊恐,“皇上喜欢训德宫,那臣妾岂不是没有地方可去。”

“你——”柯靖无可奈何的看着我,面上倒是气得铁青。

“你们都下去吧,皇上喜欢这地。”继续作弄,却知道该适时收手。待他们下去,柯靖一把抓过我的手,揽我入怀。

“你这丫头是不是欠教训。”经过一个月自闭期,发觉柯靖对我比原来更加亲昵了,还是因为他刚刚痛失一个爱妃。

“皇上,臣妾只是想逗皇上开心,没想到反倒惹得皇上不悦了。”凭着感觉我知道他没有真生气,若是真生气,他会抚袖离开。

“朕有话问你,不拐弯抹角,好吗?”柯靖淡淡的说,气息全喷洒在我的面上,第一次他温情的让我觉得美好。

“恩,臣妾如实回答,不敢隐瞒。”心知肚明,他会问什么。

“那么,朕就说了。”柯靖故弄玄虚,仿佛我应该在害怕。“豪戤今日在朝上禀明大婚之期,希望朕来主婚。”

自各选日子?没有想到柯靖说起的会是这件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豪戤迟迟不见迎娶翠妃之妹,成缨。倒是在后宫混乱未平之时来搅这个局,若是胜站将军迎取正二品妃之妹,其父还是江南富商,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后宫的天平,只怕朝廷更有一方倾倒之象。

“豪戤将军大婚乃是天朝的喜事,只是不知皇上问臣妾什么?”半打马虎,半认真的问道。

柯靖温暖大掌抚摩着我的发丝,口中叹道:“朕只怕后宫再掀风雨,委屈了皇后。朕想问皇后:此事好吗?朕想问箩儿:怨朕吗?”

柯靖的话深邃透顶,足足让人回味,回味的尽头却是万般无奈与苦楚。

“皇上,不管是做为皇后或潭箩儿,臣妾都觉得好,万般不得已的好,彻痛心扉的好。”原来,早早有人打算代替月妃,只是没想到借着月妃尸骨未寒之际,轩然大波而来。

豪戤新婚,翠妃受宠,柯靖顺势而为。这才是智取,只怨当今兵马不一,朝上人心悱恻。我只愿杀害月妃之人是翠妃,不然枉然我这番步步为营,却叫黄雀在后。

可是,天纵人愿只怕少。

“箩儿,朕委屈你了。”柯靖搂我入怀,声音满是疼惜。

“不委屈,臣妾贵为国母自当体惜臣子,妃嫔。”柯靖渐渐对我袒露心扉,而我却怕起了这股坦诚。

“朕知道,朕都知道。”柯靖象似不知我的心思,温情理解万分,更是笃定这一切我都是为了他。

今夜,柯靖的圣驾依旧在训德宫,全无半点责怪我的消息传出去,宫中众人更是议论纷纷。对我在柯靖心里的地位不敢肆意揣测。

而我却愈加不安。明日之后,翠妃宠冠后宫之时,想必会使得月妃之案更加扑朔迷离。若凶手是翠妃,她不会予我一点蛛丝马迹。若凶手是他人,她更不会辅助追查,不单会谢她,更会背地里防她。

倒是迷了我的线索,为今之计,只待早早册封冷月宫之住,方为上策。

第一卷 第六十六章 追查(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