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六十五章 追查(中)

  傍晚,柯靖来与我共膳,倒是让我想出一个好法子。既然死者已逝,自然该有替代者。

“皇上,臣妾罪该万死,让皇上悲伤之时还得担忧臣妾。”跪在柯靖的面前,欲取万般怜惜。

“起来吧,你知道并好,真是苦煞朕了。”柯靖伸手将我扶起,随即扶我落坐身侧。

“皇上,臣妾错了,这次臣妾真的错了。”想起了月妃我自然的哽咽了起来,“若是臣妾再关怀些月妃,她可能就不会有今日这一遭。”

“不,不是皇后的错,一切都是命,一切都是命。”柯靖话语激动了起来,握着我的手的大掌紧了紧,被他抓的有些生疼。

“皇上,保重龙体。”

“皇后也是,过去的我们就让她过去吧。”柯靖态度转变颇大,我却是看不出他的心思,随即两人一起用了晚膳。

“皇上,您说月妃与皇子会一起升天吗?您说,有神仙吗?”我喃喃问着躺在身边疲惫的他。

“有,朕希望有。”天朝靖封年间便不崇尚神怪之说,身为皇帝的他更是反对,才造得现在的康安之度。只是,今天他深沉,忧郁,话语全然不对劲。

“箩儿,以后不许再提月妃与皇子了。”柯靖侧身抱住我,轻轻的告诫我。

“恩,臣妾再也不提了。只是,臣妾想请皇上赏一个人。”

“何人?”

“一名姑娘,月妃那日午时还在训德宫与臣妾嬉戏,口中素谈,宫中有一恩人,她在月妃初进宫时帮过月妃,只是一直无法寻得又不好请皇上相助免得落得娇纵名声,那日她是来求得臣妾。而现在人已去,恳求皇上大恩圆她的心愿。”

“月妃果真娴淑,都未曾与朕提起过这位恩人,只怕是个施恩不望报的豁达之人。”

“不管如何臣妾都希望圆月妃心愿,只怕臣妾夜夜梦魂月妃,心绪难安,请皇上容臣妾寻寻。”坚定的眼神换来了柯靖的无奈,若说他对月妃没有情没有爱,此番也不会是这种神情,只愿月妃梦回之时心感足矣。

“朕明日下旨,寻人。”

“毋庸,只怕惊动全宫便非好事,臣妾只想亲自寻找,游历于万千宫女之中。”

“这岂不是劳累了皇后。”

“臣妾只愿月姐姐与小皇子在天之灵能够安息。”心诚则灵,月妃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我,亲手为你报仇,为了皇子报仇。

柯靖将我搂在怀里,怜惜着。他的眼神不再清澈,沧桑了许多,那种感觉仿佛是害怕。

次日,十一月初三。训德宫内众人接下懿旨,自然我只说是训德宫缺人,欲将在各宫选取人员来训德宫辅助刘嬷嬷。

惶恐之色之下,她们颇有怨言,只是为时已晚。我早已在她们来到之时将命令发至各宫,紧接着大殿异常热闹。

刘嬷嬷、采桑、采月三人认准画卷一一辨认,想必是寻不出。

一天劳累之下,依旧有大部人还未辨认。自然,第二日必须继续。

接连三天,直到最后一个辨认之后,她们早已被我折磨的筋骨劳累。

“娘娘,可有心仪之选。”

“倒是没有,只是越发觉得宫中侍女的素质有所提高,想必拔高者皆是。”顿顿声,我续道:“各宫选一优秀女宫来训德宫受训,突出者定是重赏。”

“娘娘不是选侍女吗?”凝妃无头无脑,倒是帮我一忙。

“确实,只是选优等伺女,月妃的宫殿空着久了也是冷清,需要有人打理打理。”此话一出,底下立刻闹哄了起来,摆明了我欲想选秀女替带月妃的位子。

“确实,四妃之位空缺太久也是不当,只怕皇上心里异常难受。”馨妃道,面上挂着缕缕哀伤。

她这么一点事情就更加明显了,底下议论纷纷,想必是多不同意我这举动,只是我什么都没说。

“空着就让它空着吧,想来皇上掉念月妃之时有个去处。都歇了,明日各宫送人来便可。”不知道这些人里会不会有那个小宫女,只是不妨试试,更想挫挫她们的锐气,别以外没有威胁了。

只是,惟独一人,我是对不起的。

“主子,您真想在宫女之中选一人为妃。”采桑确知我心。

“你觉得田冉箐如何?”

“才貌具佳,是四妃之位的最好人选。”

“人品如何?”

“这奴婢看不出,不过倒是个伶俐讨喜的主。”

“伶俐就不会气着月妃这棵大树,讨喜就不会寄人屋檐。”

“娘娘,您的想法是……。”

“没有想法,不管是谁害了月妃,我都无可奈何。只是,这人心机太重,不得不防,若不借机寻她出来,只怕今后遭罪的就会是本宫。”

“娘娘闹的风风雨雨,并非为了月妃?”采桑的神色显得慌乱。

“若是本宫告诉你皇上不想查出凶手,你会如何?”柯靖便不想查出凶手是谁,连拱桥他都不许我再去了,是真的防止意外再次发生,还是回忆太过可怕。

“怎么可能?”采桑大呼。

“多嘴的丫头,知晓多了,小心你的小命。”吓唬住她,思绪却更加乱了。

柯靖为何不想抓住凶手,这摆明并非意外这么简单,他有多英明,在我身上并可看出,更何况阴谋手段本算是他的看家本事。

第一卷 第六十五章 追查(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