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五十六章 雨露均沾,君心龙颜(九)

  这样一个夜晚如沐艳阳,如淋霉雨,好似怎么走怎么闯都无法走进柯靖的心尖。次日,招手小坞子了解来龙去脉,他却只道:“娘娘,主子酒醉失蹄不想您担心。”

柯诨明明与我说是中毒,小坞子回来之后却说酒醉失蹄,明摆着瞒我,却也是明摆着让我看出是隐瞒。

柯诨永远如此,他要让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为我,而不能拒绝。就像现在,他要让我知道他有事情在秘密进行着,却不允许我参与。

“采桑,六王爷今日出守边境,必定前去太后殿道别,你与小巛子一道去,将此书信交给六王爷,若他问起何人,或者何事,你就禀明是本宫。”柯靖早早离去,同时让我早早清醒。

采桑应答退下,心底强烈的不祥愈加明显。田冉箐入宫,豪戤相遇十字路口,宫人遭袭,柯诨中毒,柯靖冷心,柯潜出守边境。这些仿佛有着关系,又没有任何联系。

“娘娘,昨儿晚上凤仪公主派人自宫外送来点心一盒,说是娘娘在家中喜爱之物,宫中不常见。”刘嬷嬷走到身前递上食盒,现在哪还有心思品尝母亲佳要,便想摆手让她退下。

而刘嬷嬷却浑然未觉般站在跟前,低声道:“娘娘,这里面有馅。”面对刘嬷嬷的小心翼翼,坐起身,摆手道:“娘亲如此有心,女儿不孝无法服侍在侧。”随后,示意刘嬷嬷将食盒拿到卧房去。

“采月,采日,你等在这侯着妃子娘娘,主子们。”随后便独自往后院走去,刚要走到院落,采银出现在身侧,自远处小道而来。

心急上前,扶住我。

“娘娘怎么一个人在这,奴婢扶着您。”乖巧的样子本不该出现在这天真的年纪,心里一喜便应下。

来到卧房,食盒并不在厅内,心里疑惑见刘嬷嬷恭身站在屏风外,便知前后。

“采银,你与刘嬷嬷侯在外边。”独自进入,食盒正摆在桌上。宫外的东西想运进宫内必须接受监宦的审查,即使我娘亲是公主也不例外,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防止刺客利器生怕伤及柯靖与众位高等妃嫔。

一层层都摆着我平常最好的食物,娘亲真用心思。这糕点可用尽了十层功夫,取一块放在嘴中,美味无比。看着其他食物又不见可疑之处,欲想盘问刘嬷嬷为何,嘴谗之下又取一块。

咀嚼之时,却感“慈”声,果然有馅。

连忙吐出糕点,查看端倪。纸条之上书写两排小字。

“宫中奸人备出,万事小心为上。”纸未留一个一字,密语不只一张,看的兴奋立刻翻找了起来,掰开那些糕点,挑开那些小菜。

糕点之中还有两张,而那些菜中毫无杂质。

“用人需探,看人观行。”还有一张则是一排小字。“不可信亲。”两张纸条之下分别有二,与三字。

一定还有一张,不然依着柯诨的性子只会书:上,中,下。

再次翻找一遍,还是没有,累得坐下了身,到底在哪里?欲将取菜来食却呆笑知道,菜都被弄脏了,忽而想起筷子。

忙在食盒中翻找,却惟独不见筷子,莫非送菜惯例不许配外物。思来想去总觉得不对,收起那些纸条,收起食盒,随后招手刘嬷嬷进来。

“嬷嬷,将这些菜扔了吧,宫中监宦真是糊涂了,昨夜之物今日才拿来,本就是容易腐败之物,倒是费了娘亲一翻心思。你拿下去倒了吧。”看着刘嬷嬷怪异的脸色,随道:“食盒乃是娘亲精心准备留下与本宫留念,你再去取托盘来。”

“是。”刘嬷嬷会意的下去取托盘,而采金依旧站在外边,身影娇小。

第一卷 第五十六章 雨露均沾,君心龙颜(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