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四十七章 君心,我心,何夕(十二)

  当我醒来之时,身边传来阵阵迷香,有些熟悉,有些刺鼻。猛然睁开眼,不敢确定的转悠着眼珠,在左边真有一人安详的躺着,面容淡然。

“皇上。”惊吓之下,张口唤之,音量不小,吓得赶紧捂住口。偷眼瞧他,庆幸没醒。

柯靖怎么会在这?思索半响不见答案,回神才发觉自己竟如此呆笨,这种事何必费脑。起身,转过身,坐在床沿。身上衣着完好,我竟累得如此邋遢。

“采桑,采月,采日。”欲将唤人进来伺候,却不见人。心里犯了嘀咕,采桑对我乃是寸步不离,怎么不在?

“刘嬷嬷。”还是没人,刚想站起身,腰身却从后被揽住。吓得呆住了神色,只觉后头的他将头抵在我肩上,温热之感刹那将我包围。

“你想去哪?”

“皇上,臣妾,”装作要行礼欲想摆脱他的手,却被他牢牢揽紧。“臣妾想起身梳洗,昨夜劳累,却是误了梳理。”

平了平心跳,阳光落在大理石上泛起层层涟漪,闪得眼迷离。

“陪朕再躺一会,朕有话问你。”听不出他话里的情绪,依着他的手躺了下来。正好脖子躺在了他的胳膊上,他依旧抱着我。

“皇上,何事需要臣妾解答?”两人平躺着,有些心慌,眼睛都不敢瞎转悠,呆呆的看着鲜红的幔帐。

“昨日,朕可是赴约而来?”

“是。”果然是昨日之事,闭上眼,打算招供。

“你可是依照约定而在?”

“没有。”

“为何将朕引至冷月宫?”

“皇上多日未前往冷月宫探望月妃,昨日乃是月妃身子不适的场合,您意愿留她独自舔伤吗?”

“哼,独自舔伤,在你眼里,朕便是那负尽天下女子的男子。”震怒的话贯穿我的耳膜,忍着气听他后话。

“为月妃?可为何你又容得她伤心欲绝。引了田冉箐前去争风?”柯靖冷声再道。

“再则,为何你欲将朕陷入两难绝地?”他连着三问,语气渐渐转而直下。实在忍无可忍,坐起身,对着他诧异的眸子劈头盖脸而去。

“皇上,您本就是天下至尊的男子,一人之爱自是不可均分,可您曾遥想过,月妃身子弱,像不得其他宫嫔、妃子自各寻乐度日。引田婕妤而去,臣妾只是想让您明白臣妾是您的后,臣妾可以在外人面前装尽小鸟依人,任人背后闲话,可在真实的你我世界里,臣妾需要的是尊重,对一个皇后,对您的发妻。”

缓了缓气息,他的眼睛直直盯着我,心里有些发毛。

“臣妾从未将您陷入两相难的境地,属高属低在您的心里本该就存在,而臣妾确实高看您了。月妃怀有龙脉必是胜人一筹,却不料您……。”说到这,心不觉发寒。依着昨晚月妃之举,柯靖想必伤了佳人。

“皇后。”柯靖猛然坐起身,呆呆的看着他的怒容。随后,他竟把我揽在了怀里,重重的,连气息都是那么的浓重。

君颜怒,心自冷。不知所措的被他揽在怀里,渐渐得心绪跟着他的心脏跳动了起来。

“朕,朕……。”结巴之音徘徊在床架之内,揽紧我的他竟然犹豫不决。

“皇上。”

“先别说话。”他的声音软了些许,仿佛是在告诉我,等着他。

足足一刻钟之后,柯靖开了口。之前所有的怒气在那一瞬间都消失了,他冷静了下来。

“奈何尔心恐惧,众星拱月,只将心虚。两心度。怎言吾心惶恐,万物浑然,苍穹横卧。”放开我,诗头之词万分熟悉,这不是那日我的请求。他?

心里波涛汹涌,却无从感怀。双手抓起他的,模糊之间,见他笑了。语中带着浑浊,我细细念来。

“奈何尔心恐慌,众星拱月,只将心虚。”

“两心度。”

“怎言吾心惶恐,万物浑然,苍穹横卧。”

“双翼行”

“怎么哭了?朕可是没有怪罪你。”手指摩擦着我的脸颊,轻轻擦拭掉那些泪水,粗糙的触觉足令我心澎湃,软倒在他怀里,偷偷想笑,却只留泪水更加肆意。

“朕的皇后原来是个爱哭鬼。”他轻拍我背,小声的嘲笑着。可,这种声音只让我觉得分外温暖,偷偷将双手搂着他的腰身。

将头靠得更近些,牡丹的气息游走在鼻尖。

“朕会陪着箩儿一辈子的。”伴随着拥抱,柯靖将誓言再次笃定。这次,是真心的吧。

嘴角不觉染上笑靥,父亲,您看到了吧,箩儿会好好呆在柯靖身边的,至死不渝。

第一卷 第四十七章 君心,我心,何夕(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