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 君心,我心,何夕(四)

  故意慢下轿子,落在太湖之绊等着柯靖。如我所料,他也走这条路。风有些寒,我走下轿子站在桥口等着他。

而他便没有停下轿子,当轿子行到我身边的时候,柯靖掀开了窗帘,面上有些泛红,淡淡的犹如在冷翠宫。

“怎么下来了,若是吹了风岂不是更坏身子。”柯靖的话有着关心,也有着不耐,竟然在妃子寝宫迷醉,想必他累得很。

“皇上,臣妾想让您看看星月拱桥。”我笑了,笑得有写俏皮,仿佛还是闺阁中的娇俏女子。

“星月拱桥?”,柯靖的神情是意外,今天的我是否带给他很多不同呢?

“恩,皇上下来吧,吹吹冷风可是有助于醒酒的喔。”自各转身朝着拱桥之上走去,而身后轿子落地之音有些响,仿佛是那么的匆忙。

独自站在拱桥之上,像那晚。风吹拂在面上,煞是清爽。而这时,身边多了一个走路稍显缓慢的人,他伸手拉住我的手。

暖暖的感觉覆盖了下来,他抓得不紧。我轻轻的将手反抓他的,小手抓着大手,紧紧的。

“你知道朕喝醉了?”他的话很淡。

“恩,皇上那身酒味,知道酒这样东西的人都应该知道的。”依旧声带俏皮,这是难得的晚上,也是我与他共同的晚上。

“是吗?”

“是。”回答他,很认真的回答他。然后,将头靠在他的肩上,他没有动,一动不动。

“皇上,臣妾没有感染风寒。臣妾只是想作为一位妻子把相公给找回来,而不是皇后。”心里带起了涟漪,我不清楚他会怎么回答,或者,根本不会回答,或者,他不在意。

“想不到皇后也会这些小把戏。”柯靖侧身,双手将我转过身与他相对,话语倒是调侃的。

“小把戏?”心里有了一丝凉,他的身边常有这些吗?“皇上多虑,臣妾还不会大智到如此之地。”拱桥边缘,看到李志面容阴沉。

“朕只是随口说说。”

“皇上,就在这河绊之处臣妾宫人遭袭。”因柯靖之语,我转了话题。因柯靖之言,我不在嬉闹。

“遭袭?”他的口气真的让我分不出他是否在乎过。就像那“随口问问”,问之却不关心,那为何问?

“臣妾自是后宫之主,这等小事本不该烦扰皇上。只是,若是这事牵连着皇上心上之人,臣妾依旧是依着宫矩处置。”话语说的决绝,仔细打量着他的神情。

“心上之人?皇后心里是否已然有线索了?”柯靖伸手抚过我飘零在耳垂边的发丝,有点痒,痒过心房。

“皇宫如此之大,袭击之人又是不得其貌,臣妾便非在世诸葛岂有如此能耐。或者,”转了话音,伸手将柯靖的手拿下,放在掌心。“皇上心上之人区区可数?”

柯靖楞了,清澈的眸子顿时冻住了。

很想笑却是憋住,我赢了柯靖。放开柯靖的手,向旁边跨一步,往前走去。采桑站在李志的身旁,冲着我微笑。我也是,不觉便笑了。

“皇后。”

刹那因他沉稳的叫唤怔住了身子,我站在他的后面,他站在我后面。心里隐约不会有好事发生,而柯靖却给了我一个惊喜。

“这里真如你所言,星月拱桥,只可惜,今日月缺、星稀。”

“皇上,这岂不是另一翻的景味,若是月圆了星淡了或许就不够美了。”

他不再说话,我示意采桑上前扶助。接着便坐上了轿子早于他一步离开。待回到训德宫的时候,已经是亥末十分。

整了整妆容,更了衣,坐在床沿等着柯靖。一刻之后,他便来了。服侍他更衣,命采桑打了冷水,丝娟轻轻擦拭着他微微泛红的脸庞。

躺在床上的他没有说话,闭着眼睛,安详的模样。

正当我看呆之时,他开口了,话语很平常。

“朕热。”我这才惊醒,看得久了都忘了帮他冷敷。轻轻将丝娟放在他的脸上,慢慢滑过,聚精会神的。

“皇后,若是朕的心上之人犯得此事,你会如何处理?”他的话令我停了下来,将丝娟取了下来,心里顿觉无言以对。

“皇上,您好好歇息。醉酒伤身。本宫今晚住厢房便可,就在隔壁,皇上若是有事可以唤臣妾,自然李志就在房外,唤他也亦可。”站起身,端起盆舆。

转过身,跨步前行,待要饶过屏风之时,忽闻柯靖一个好字匆匆将我的心意打落一地。

不在意,我怎会在意。收敛睡袍躺在陌生的床铺之上,心里有些空荡。李志见我出来之时的诧异,与采桑的不解全都印在脑海里。

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 君心,我心,何夕(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