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四十二章 君心,我心,何夕(七)

  旁晚时分,正当我着装之时,小坞子依着吩咐回来了,他侧身在旁附耳禀报。

“这样便好,也省得本宫下手,倒是惹得皇上不悦。”我细细想来,顺口答曰。

“奴才这就去。”小坞子领会般的就要下去。

“自各小心着点,想必那人也厉害,虽不曾料到你如此了得,也不会胆怯于你。”心里多了抹担忧,柯靖的态度始终不明。

“恩,奴才明白。”小坞子神色异常严谨,看着他方为自信便放心了些。

夜幕渐渐落下,天空被黑暗席卷。夜宴安排在泰顺殿,泰顺殿落座在勉德殿身旁,它是为重要的庆典所备。就因如此,后宫流言纷纷。

“采月。”贯注于梳髻的采月微微楞神,随后静静道:“娘娘,事情已经办妥,奴婢猜想田婕妤已在路上。”

“那便好。”采月不仅长得秀丽,且是可靠万分做事妥贴难得。“采月这髻梳得煞是漂亮。”

不禁夸口道,心里对她愈加信任了,总是如此得我心意。

“娘娘,这髻可是最平常的很,奴婢还是认为凤天髻才配的上娘娘。”采日接口,取来淡紫金线绣边凤衣。

“别扯嘴了,采日这衣服也选得好。”我偷笑道。

“娘娘,采日可是说真的。”刘嬷嬷养伤未能亲自为我打理,倒是给了这些丫头机会闲扯。

“嬷嬷一不在你们就没个天,本宫可得好好管教。”我嬉笑道,站起身。刚转过身,却见“咯噔”声连连。她们一一跪在我面前,那身华衣就这样拖了地。

“这是做甚?快起来。”我连忙要去扶采日。

她们却嚷嚷道:“娘娘,您才是奴婢们的天,奴婢们该死。”

“都起来,采日,本宫可是极喜欢这件衣裳,倒是让你给弄脏了。”冷声嗔道,她们依旧不起,赶忙一起认罪。

“娘娘,是奴婢的错。”这到是让我更加无奈了起来,只好温声软语。

“都起来吧,耽误时辰,本宫若是失了面子,你们可担待?”采桑第一个站了起来,随后假意扶起她们。

真是头疼,我白眼过去,采桑竟还在偷笑。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田冉箐悠悠而来。清秀,曼妙,娇媚,如此人儿站在大殿之中抢尽眼光。

扬起头,笑脸相迎。

“婕妤今日好俊俏。”

“谢娘娘夸赞。”她娇笑道,倒是大胆卓越,不同其他女子的娇羞怯弱。

“小巛子,摆驾泰顺殿。”走下凤椅,步伐偏慢,越其身旁之时,悠然一句。“田婕妤定是今日花魁,随本宫行走。”

“谢娘娘。”人已到殿门,她略带急切的声音才传出来。随后,脚步跟上。

泰顺殿离训德宫轿行一刻钟便到,约莫过了一刻钟有余,轿子着地。

“娘娘,到了。”搭上采桑的手走下轿来,田婕妤亦然。我面露喜气,而她震惊良久。

“今日,月妃因带喜不宜参与此典,你且先与你姐叙过,不然岂不是不敬。”站在门口,示意她进去。

“娘娘呢?”她的声音带尽疑惑,语速甚快。

“本宫自然不便参与你的家宴,在门外侯着你。”

“不,娘娘乃是凤尊,怎可让您侯着臣妾。”田冉箐一口否决,而就在此时冷月宫的大门开了。

开门之人,面露诧异,稍稍福身。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娘娘金安。”竟然是月妃自各开门,我也是没想到。

“这到是巧了,心有灵犀一点通说得便是。”两人脸色异常古怪,“月妃怎不叫妹妹。”

月妃不解的神色瞥到我的面上,随后转为冷漠。

“田婕妤,许久不见,你更风光了。”她的话讽刺之意甚浓。田冉箐娇红的脸颊刹那苍白,轻咽吐沫。

“姐姐,许久不见。”

打过招呼,自然该入正题。

“本宫先前往泰顺殿,尔等好好叙旧。”转过身,不理会田冉箐惊讶外加矛盾的神色。坐进轿子。起轿,轿行,小巛子在外大喊道:“皇后娘娘摆驾泰顺殿。”

泰顺大殿之内,热闹非凡。百官落座在前殿,而宫嫔入席后殿。我坐在最上端,太后还未来,柯靖亦然还未出现。

一条长长的红毯连接着大门与最里端,刚进殿便闻众人跪地大喊,皇后千岁。只见各个脑勺,不见脸庞。

靠着官服,座位前后,分得大小。

“都免礼。”悠悠道,声音极小。小巛子闻言大喊,“免礼起身。”便算是我的话。

“谢谢皇后娘娘千岁。”声音极为洪亮,端坐在上却是分不清哪些是虚,哪些是实。

各坐各的位,大多数的宫嫔已经入座,惟独翠妃、田婕妤之位悬空。时隔一刻,太后携着柯潜而来。

英挺的男子仿佛是猫咪般黏在太后身旁,落座于太后下手方。众人依着前面待我之礼,重新请安,我亦然。

请安过后,太后与我仿若势不两立,谁都不语。柯潜在一旁则是安静如常,不苟言笑。

半个时辰之后,柯靖的圣驾才来。起身迎接过后,柯靖风尘仆仆的落座,随后将眼立刻瞥到我的面上。

心里一惊,顿了顿神色,转过脸去。

~~~~~~~~~`

这段好平淡,静静的。

第一卷 第四十二章 君心,我心,何夕(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