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谁是宠妃(十八)

  “皇上。”李志在外把守,他定是在里面的。

“皇后真是好雅兴,半夜都能独自赏景,身边也不带贴身侍婢,不知是哪惹的皇后如此爱怜。”他的话讥讽之意甚浓,我立刻跪了下来。

屏风之后,柯靖的神态,我不知。

“臣妾只是闲来无事,便想出去走走。进宫算来半月有余,却是规矩在前,从无独自出门赏景,今日月虽是缺,却另有一番景味。臣妾自知,身为皇后颇有不该,请皇上责罚。”话语编造开来,不断在脑中咀嚼。

“是吗?皇后,你进来。”柯靖的语气仍是不信,我起身走进去。随后,扬手让采桑退下。

门刹那关闭。

“皇上。”端庄、有礼走了进去。柯靖坐在床沿,双眼自我进来,便盯着我不放,上下打量。

“不知皇后去哪赏景?”

“星月拱桥,素闻皇宫之景,它便是独到的。彩虹漫语,落与拱桥,映其上,略显诗意。”拱桥伴随着宫殿而起,传闻有日拱桥真与彩虹相携,美妙不可言语。

“皇后可真是会挑时候,夜晚拱桥也有吸引皇后的地方。”

“皇上这可就是您日月忙碌朝政之不足了,星月拱桥,臣妾言其名自有来意。方才站拱桥之上,星光月影无不倒影在太湖之上,现今正值秋起,正是太湖涨潮之时,站在桥上一览无余,景色朦胧颇有北斗星移之状。”刚才那景,恍如梦境般,那么美,仿佛美字都衬不上它。

“朕望着皇后就可以想象那番景象。”柯靖的话让我眼前的星月图顿时消失无踪,他的眸子一直盯着我的绣鞋。

“皇上,那边道路泥泞些,若是皇上下次前去定要着长靴为好。”有些尴尬,提了提裙摆将鞋尖挡在下方。

“恩。”他轻轻应声,应该信了吧。不过,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皇后好好休息,朕先走了。”柯靖突然站起身,走到我跟前。吓了我一跳,随后便是他的话。

“恭送皇上。”他走出屏风,我将话缓缓说出。忽然感觉释然了一些,却闻言他回头一语。

“想不到这就是一国之母的姿态,出巡身带一宦,回门偷偷自后而入。”柯靖的话令我脊背寒冷而上,他甩袖离开,背影疏离。

当门再次关上的时候,心底突然空荡了起来,秋风自窗门而进,毫无预兆的将我丢进风里。

移动脚步坐到梳妆台前,整了整面容,幸是妆髻完好,话并无虚,心顿时放宽了些。只是,柯靖今日来训德宫,是来探我?

“娘娘,奴婢可以进来吗?”采桑轻敲房门,使得我回过了神。

“进来。”

采桑进门便是与我禀报方才之事,即是心惊胆颤,又是不解苦恼。微微安慰令她放心,随后便换装入眠。夜深,人卷,自是无心思绪其他。

第二日,震撼全皇宫的消息最后一个传到了我这里。心顿时单薄了下来,情愫遏止在层叠的思绪里,而怒毫无声息的爬上脑心。

“娘娘。”

“娘娘,奴婢扶您进去休息。”悲凉的心境、愤怒的情绪掩盖在了刘海深处,采桑将软靠在竹台的我扶了起来。

“毋庸,你们都下去吧,本宫想练完最后一遍。”久久不息,这是萧客教会我的。

“这……。”刘嬷嬷犹豫之音传到我耳里,只觉无力训导之。

“是,娘娘,有事唤奴婢,奴婢就在前院。”采桑立刻退了出去,紧接着她们跟着离开。刘嬷嬷匆匆嘱咐几句便也离开,她的话我竟一句都未曾入耳。

柯靖,你这是在与我挑衅吗?柯靖,你何苦如此?

“柯靖。”我狠狠喊出声,知道身边已经没有人。训德宫很大,院子又有前院,便是大殿之前,院落便是我独居的卧房前面的小院子,然后还有后院。

最后一笔,冷冷的划了下去。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口中嚷嚷手中苍纸上的冷意,君心,我心,何时能一起?

“箩儿,朕打了田才人,她不是你。”这句话竟让我陷进了原以为存在的情暖里,是我太当真了吧,君王爱,何患无妻。

“采桑,采桑。”大声唤之,却不见人,才想起,她们离得远了。不知为何,心里就是觉得他对不起我。

“我若是蒲草,君必以磐石自居。”口中决绝,狠狠的下笔,庞大的叉字印其上。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怎思量,怎难抗。”轻轻搁下竹笔,抚袖缓缓离开这片伤人地。

“刘嬷嬷吩咐下去,送贺礼至冷翠宫,恭喜田婕妤。”这是个好消息,这不正是我所求的吗?

````````````

注:婕妤乃是九嫔之下,高于才人之位。此文后宫略是套用唐朝后宫制度,且并不完全相同。

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谁是宠妃(十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