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谁是宠妃(十一)

  迎了她进门,我端坐在上,而她跪在大殿之中,玉音袅袅。

“民女田冉箐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凤体安康。”今日的田冉箐给我的感觉是自信,红光满面。

“起磕吧,月妃最近几日身体欠安,你也不用去探望了,留在冷翠宫陪陪翠妃吧,想必你姐姐也是这么想的。”

“是,娘娘,姐姐曾如此说过,但摔倒及地事出突然便搁置了。”她依旧是满脸笑意,那么高兴?

“那便好,只是最近皇上圣驾时常摆在冷翠宫,你且回避就是,无须顾虑太多,但,礼数自然是缺不得的。”既然翠妃不介意她的介入,既然这个田冉箐又如此的自信勃勃,那我又何必阻饶呢。

“恩,谢谢娘娘提点。”田冉箐依旧笑靥如春,仿佛是刻出来的表情。

“你退下吧。”

“娘娘,民女有事禀报。”她抬起头正视我,眼睛闪烁着光芒。

“说。”

“娘娘,民女进宫其一是为了照顾姐姐,其二是为了分担娘娘的劳累的。”笑,还在笑,那张妖娆的脸上丝毫抓不出一点瑕疵。

手重重的敲在把手之上,斜眼问她。

“分担本宫的劳累,不知田小姐所谓何事?”小小一介民女竟口出狂言,分担,可笑,她是要来后宫辅助我管制吗?还是分的我在柯靖心里那飘渺的地位呢?

“娘娘,”田冉箐立刻跪了下来,“娘娘,豪将军都告诉奴婢,娘娘在后宫颇为劳累,正盼一人能辅助娘娘照顾陛下,娘娘,为此,民女才恳求爹爹让民女进宫。娘娘,民女误信他言请娘娘饶恕,民女这就回冷翠宫收拾行囊出宫。”看似口不择言,却是句句含义连接不断。

豪戤,想必他是得了我那日因田冉箐炽伤了手的事,再则这名大胆的女子异常的不知进退。想起了,刚才豪戤的目无尊卑的样子,心里就来气。

“豪将军也是关怀圣上,田小姐且莫毁了将军的好意,既然豪将军有此美意,本宫怎会不心领呢。”面上轻笑,心里已经狼藉一片,不断翻转画面。

“采桑,快扶起田姑娘,安排轿子送她回冷翠宫,再则命翠妃好好照看。想必将会是人才一位。”看着她晕红的脸颊将最后一句话稍带暧昧之音说出口,手紧紧的握紧把手,站起身。

烫伤之处虽已完好,却是留下比肤色略微红晕的一块,细看辫能知好与不好。

“采日,采月,采银,采金。”大声向外招呼,四人赶紧有序进殿。

“田姑娘乃是田广大人的亲女儿,怎好身旁没有奴婢伺候呢?这里四个奴婢皆是本宫得意的,你且选一人陪伴。”明摆着我就是要在她身边插人,这就看她怎么应答了。

“娘娘隆恩,民女受不起。”她赶紧跪了下来,面露惶恐之色,采桑也任由她,站在身旁。

我示意,采桑才将她扶起来。

“田姑娘自是深得豪将军厚爱,更得皇上提及,月妃又如此疼爱你这个妹妹,本宫做这些又算得了什么。”话已经按着她今天的来意,说到这个份上,她不可能不应。

“谢皇后娘娘,民女却之不恭。”她微向我施礼,双手相携拿捏至腰际,玲珑身段展现无比。

见我不答,她离了采桑的扶助,走到采银的面前,我心里一惊。这丫头说过要伺候我一辈子的,无奈徘徊在心底,我竟舍不得。

采银怯弱的退后一步,仿佛面前的田冉箐会吃了她般。而在此时,田冉箐竟欲伸手拿去采银的手,我心里越加不爽了起来。

“娘娘,奴婢愿意请去照顾田姑娘。”采金这时弯腰向我请旨,而采银赶紧跟随之。见采金,采银如此,采月,采日亦然。

田冉箐便无法选采银了,而她笑着转而看采金。

“娘娘,就选这位姐姐吧。”她自以为颇有礼数的答话。

“好,采金,跟着田姑娘去冷翠宫,要好好照顾田姑娘,若是让田姑娘受了委屈,本宫可真当要惩罚你。”话语说的轻快,心里另有一番示意,想必这丫头也是明白这个差事不好干,不然也不会拦下,免得小年纪的采银出去受罪。

“是,娘娘,奴婢遵命。”四人一同站起身,采银明亮的大眼一直望着身旁的采金,想必姐妹情又当又近一步了。

陆续说了些寒暄话,便赐了些陵罗绸缎。采金进去收拾了行礼便跟着田冉箐离开了训德宫。

在离开之前,田冉箐呆呆的看着我不知说什么。

“一入宫门深似海,皇宫大内只有两种人可分,主子与奴才,田姑娘切记自己的身份,若是违了宫矩,本宫也保不了你。”她声声“民女,民女”俨然想提高之前在我面前的声势,却不知皇后乃是凤凰之尊,在我的面前,只有两种人可分,皇上与奴才。

半刻之后,只闻一声应答之音。

“奴婢告退。”田冉箐面上颇为冷峻,想必我的话降了她的面子。

采金走了,采月,采日,采银的心更加坚定了,我暗暗在心里笃定,总有一天把她接回来,时日不会太久的。

只怕久了,她的心也会散的。

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谁是宠妃(十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