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君心,我心,何夕(二)

  “采桑,刘嬷嬷还不曾回来?”抬眼看去,话脱口而出,而采桑已软在了琴弦之上。

“采桑。”

“采桑,你再不起,本宫可是要罚扳子的。”这丫头果然有反应,木然坐起,头呆呆的转了一圈,再将眼放到我面上。

“娘娘,娘娘,奴婢,奴婢……。”她慌张的站起,膝盖不觉撞到了琴桌的边缘,却是忍住疼,结巴着不知所措。

“快去看看刘嬷嬷回来了吗?回禀之后,下去擦些药酒。”这丫头真是累着了。

半刻之后,采桑才引着刘嬷嬷回来。嬷嬷双眼失色,欲哭无泪的模样。

“怎么了,衣裳怎么如此脏乱,小坞子呢?”

“娘娘,小坞子被推下了太湖之中,幸是六王爷路过将其救起,现正在大殿。”

“什么?你起来把话说清楚。采桑。”立刻由采桑扶着走去大殿,而刘嬷嬷起身紧跟着,脚步啷啃,想必也是遭了罪。

谁长了那么大的胆子,敢伤及训德宫中之人。

来到大殿,一个肃然的背影站在大殿走廊灯光之下,见我出来,他跨步而进,先是行礼。

“小坞子!小巛子楞着做什么,召太医,召卢太医。”看着小坞子不醒人世的模样,我便急了。

“是,奴才这就去。”

“你们将他扶回房间去,好好照顾,嬷嬷你先去偏厅候着,采月采日跟着。”

当时间空了出来,我才发现他还站在角落,没有入座。

“六王,有礼,请座。”原本以为他需要休息,而他却抬起头来道。

“夜深了,本王该出宫回府了,先行告辞。”

“王爷且慢,若是闲来琐事,本宫纵是不会留你。本宫只想听取六王一言,今日所见所闻,是如何?”

柯潜略感诧异,随后缓缓坐了下来,我则大步坐上凤椅,采桑立于旁。

“本王因回宫路过太湖之绊,不想有人在对面的河绊旁纠缠,接着便是落水声传进耳里。之后,本王就下水了。”他说的很简单,丝毫不想谈论有无看到纠缠之人,或者救人之词。

闻其言,不禁打量起他的衣着,湿了,还在偷偷哭泣。

“谢谢六王爷好心相告。”我的话很温和,却换来他散漫的眸子的清冷之态。

“本王告辞。”他施礼离开,我点头笑送,随后起身搭上采桑的手往内房走。两人一个东一个西,毫无交界可言语。

偏厅之内,刘嬷嬷呈了信笺而上。柯靖,他还是回了。单入屏风拆开信笺,而命在外的刘嬷嬷道出详情。

奈何尔心恐惧,众星拱月,只将心虚。这行字之下,落了区区三字,两心度。

心里顿时生了暖意,可是偏厅之事,却让我心思甚虑。

“娘娘,自冷翠宫出来,奴才挑了最近的路回来,从拱桥之上而过,却不料在河绊边的树丛中跳出人来,直接向尔等袭击而来。灯火立刻熄在了太湖里,而小坞子也身陷湖水之中。恰是六王及时出现,不然奴婢恐怕也难逃此难。”

“你可看清来人?”

“月阴,星微,奴婢没有看清,只略微估算三、四人样。”刘嬷嬷话音落,小太监立于门外匆匆相报。

“娘娘,卢太医来了,小坞子已经醒了。”

“那便好,嬷嬷,你先下去让卢太医瞧瞧。”

送走了刘嬷嬷,心里思量更深了。

“采月,采日,前去冷翠宫,请皇上来一趟训德宫,就说皇后娘娘偶感风寒,望皇上关切。”

“采桑。”采日采月便立刻下去,而采桑闻言而进。

在她耳际吩咐之后,她便立刻得令下去。后宫之中,惟独有权至人生死的便是我这个皇后。若是连我的人都被袭击,那祸害是否也想将我除之而后快。

心更加冷寒了起来,脑子却更加平静了下来。

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君心,我心,何夕(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