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十七章 皇后的宿命(五)

  午时刚过,柯靖的轿子就来了。李志禀报声的余音还未消止,他已经出现在我的眼前。身着一身黑色的朝服,龙纹被金线勾勒的异常显目,看着他这副样子,不知者还以为他是刚下了早朝就往训德宫跑呢。

“皇后,你的手怎么样了?”柯靖径直穿过屏风来到我的床前,此时我已是起身坐在床沿。这张特地为了龙凤而备的床铺可是可怜,第一日恩及皇帝落席,而今日亦是我一人躺及。

“皇上,”面露惊讶,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判其言,知其意,心里更加肯定那个田冉箐来者不善。“臣妾无碍,皇上怎知臣妾受了伤?”

抬起脸对上他的眼,清澈一片,毫不见底。心里顿是生了怨意,且面上丝毫不露。

“朕乃是圣上,神通广大,皇后不知?”许是见我便无他恙,他上前两步跨上脚塌坐至我旁,单手扶上我肩。

“臣妾怎会知晓,您是天朝的天,也是臣妾的天。”我矢口否断,手轻轻在大腿之上晃动。

“这便是了,奴才们都是怎么伺候的,才进宫三日,若不烧殿,并是伤手。这等奴才岂有心哉,朕要好好处置他们才行。”柯靖言罢,欲将起身,且被我着急拦下,不小心触及右手,白纱之中传来丝丝刺痛。

“小心些。”柯靖赶紧疼惜的护住我的手,转回身再次揽我入怀。

“这群狗奴才,你还护着?”

“皇上,奴才们那是随了臣妾,臣妾的习惯他们还未知根知底,自是有所纰漏。臣妾亦是,进宫方才三日,便是惹起火难,而后自各又将手烫伤。”温柔的说话,温柔的喘息,温柔的靠在他的怀里,心脏小心的跳动着。

“有后如此惠质兰心,朕之幸哉。”柯靖的手抚摩着我的发,触觉异常敏感,温和的气息喷撒在我头顶,旋转了起来。

“皇上过奖,臣妾自知犯了过错,只是……。”不管,田冉箐如何清高,我都是吓了她,并且这事柯靖定是知道了。

“只是什么?”

“只是臣妾贵为皇后自是不得丢了皇家体面,今日,臣妾实是无法容忍。”语中之意模糊不清,只看柯靖如何回答,谈及的是哪件事?

“是朕的错,是朕允许月妃之妹进宫探望,本是以为皇后未醒,等去探你之时再相告之,却不曾想到她竟惹怒了皇后。”柯靖之言势必存着我以大欺小之嫌,不在乎的耸耸肩,我将话接了下去。

“惹怒?”事实果然遭受弯曲,我仰头看着他。

“皇后有何意见?”柯靖看着我,眼中流光一闪即逝。

“意见不敢,只是皇上见得了这位田家小姐?”

“恩,行色匆匆来到延德殿,惊吓至脸色苍白,额前包扎着,双眼颤抖的厉害,跪下便是请罪。”柯靖在我面前直言不讳,他说着眼神看向了远方,仿佛在回想。

田冉箐样貌确实是出众,娇小,惹怜,只是柯靖的怜未免太重。

“皇上,在臣妾的面前她亦是如此,真是万幸,是个表里如一的丫头,既然皇上不怪罪她私闯延德殿惊了圣驾,那臣妾亦然。”心里万般不愿,口上却只能顺着他的意。

“皇后。”柯靖眸子终于是看到我的存在了,声音夹着不可置信,难道在柯靖的眼里,我依旧只是天朝大将军庇护下刁蛮的潭箩儿吗?

那只是七岁之前的我了,仿佛全天下只能容下我的任性,将军公主之女的身份使我无比的尊贵也无比的傲气。女子间,我有着绝美的样貌,我有着无比的才华,我有着许多人不及的奢华,再然,我有着与生俱来的秉性气质。

比之男儿,我却是他们讨好的对象,家中无兄,无弟,任我为大,自是不知要怕那些男儿的气力,只是这层身份已让我无须顾及。

“皇上,月妃恐怕为妹妹进宫之事烦恼呢,怕是对龙裔不好,皇上,您去瞧瞧。”温淑得体,这便是我扮演的角色。

“恩,皇后多加休息,朕晚上再来。”柯靖松开了我,抬脚起身。

“毋庸,”话随意脱口,柯靖诧异的转回头看我。

笑,慢慢展露,对着他继续把话说下去。

“臣妾怕皇上白来一趟,民间本就有三朝回门的习俗,后嫔自是没有这等礼制,恰今日娘亲得太后懿旨进宫,现已在太后殿,随后来探望臣妾,皇上在此恐有不便。”

“姑姑来了,也好,你们娘俩谈闺阁密语,朕明日再来。”他痴笑仿佛很高兴,可民间习俗三朝回门,女婿进门,他这个女婿倒是面子大,岂是我请得动。

“送皇上。”起身施礼,他仰头出去。

终究,我能做的是让他先愧疚欠我之意。

第一卷 第十七章 皇后的宿命(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