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谁是宠妃(九)

  “都坐吧,五皇弟,这次可是如了你的愿,若不是护国公与六王爷保住你,你怎会如此轻易就免了罪罚。”太后笑颜如春,悠悠道来。

可,今日之事为何叫上我。看到柯诨余光瞥向我,话语间则是一派陌生的气息,原来在我之外的世界,柯诨是这等模样。

“皇嫂,臣弟刚想下了早朝请他们去雅粹轩,却被您一道懿旨从侯朝房请来了太后殿。”柯诨的话略有调侃之意,惹得太后笑出了声。

“你这是在怪本宫拦了你的好事吗?雅粹轩,都是你们这些男子风流的地方,你也将它搬上太后殿,你真是越来越难管教了。”太后一副慈母的模样,细心的说着。

“皇嫂,别在后辈面前数落臣弟。”柯诨环眼一周,落在我的眼中的目光则是有些深邃的,莫非今日太后招我来,且没想过会是好事,难道是坏事?

“好,好。潜儿,这次边境之行,你可得好好为天朝办事。”太后话音一转将目光落在柯潜的身上。

怎么回事,怎么会是柯潜代替柯诨去边境,有些不可相信。这个太后出了名的疼爱孩子,柯潜乃是她嫡生儿子,有柯靖更是亲密,柯潜在朝廷虽然极少发言,但每次说的话,柯靖衡量之下必是采纳。

这次,怎么会如此,朝廷出了什么事吗?

半合眼眸思考着,待睁开时,正巧碰上了柯诨的目光,随后各自瞥开。柯诨刚才的眼神难道就是示意这件事,不对啊。若是他没有和田广达成协议,那为何田冉箐还是进了宫,谁请旨让她进宫的?

迷团重重将我包围在其中,抬眼看依旧在与柯潜交谈的太后面露喜色。

“母后,这次也是多亏五皇叔给儿臣机会,到边境镇守也是一种历练,以后可以更好辅助皇兄。”柯潜的话说的句句沉稳,仿佛他的内心就是这么想的。

记得,在内乱那年,他才十岁,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竟然出现在战争里牢牢的跟在柯靖的身旁真令人难以置信。

因此,我对他的影响特别的深刻,记得他那时牢牢的盯着被抱在柯靖怀里的我,那双眼睛好似在疑问,为什么我可以被抱在柯靖的怀里。

“也罢,既然你意已决,母后也就不阻饶了。”太后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她笑着把头转向我,随后对我道。

“皇后,今日哀家找你来,是有一事相求。”她的眼睛闪过一丝难过之色,话语没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的锐利。

“太后娘娘言重,不知是何事?”若是相求,便是我站在高处俯视于她,便没有什么好顾及之处的。

“想必皇后虽是年小也记得,当年大将军留下了将军玉印,皇上为了哀悼大将军便将它赐给了皇后,想来它留在你那也是毫无用处,何不……。”

“不,太后娘娘,臣妾那时是小,可是臣妾知道,皇上为什么这么做,那是赐给我父亲的,那上面有着他的象征,只有他能拥有将军玉印。”手不觉颤抖了起来,猛然站起身,话语绝绝。

“他是天朝的大功臣,战功没有任何人可以比拟,也没有一个人会比他更效忠于皇上。”竟然要父亲的将军玉印,难怪今日把我叫来此。

眼光不觉厌恶的瞥向柯潜,心里万分难过。

“皇后,你要为军国大事考虑。”

“为军国大事考虑?”我鄙夷的看着太后,“可笑!”随后重重将这二字甩了出去,整个大殿之中,只闻他们的抽气声。

“你,你,你竟敢说哀家可笑。”太后的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着,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太后娘娘,您若不是可笑,那便是愚蠢。父亲是天朝第一大将军,他是天朝所有勇士的目标,他为天朝立下赫赫战功,却,却……”心仿佛被拉扯的疼,手不自觉抚上胸口。

“却得到如此的哀葬,死在他们的手里,那些人竟还活在由父亲拼命保全的太平之下,他们,他们,……。”话已经是哽咽在喉,可是,我定要说下去,我要让他们知道,是他们,是她们欠了父亲。

“他们竟然还能若无其事的呆在朝野,接受朝廷俸禄的供奉,接受子民的爱戴,这些该被千刀……。”万…刮…,声音夹在了咽喉,一个黑影把我抱进了怀里。

泪不自觉便涌了出来,落在他的衣上毫无痕迹,仿佛这是不该的。

“母后,朕的皇后累了。”把我的头抵在了他的胸口,手抚在我的背上轻拍着,在我耳边小心翼翼的说着。

“箩儿,朕送你回宫。”

泪肆无忌惮,更加猖狂的发泄了出来。他就这样搂着我出了太后殿,坐进轿子,眼一直都是闭着的,不敢睁开。

我违了约定,可是,为什么,那些人为什么还要这么逼我,我只是想好好呆在这里,好好做好一个皇后而已,连这些对现在的我而言都是奢侈了吗?

“箩儿,朕从小就很崇拜将军,可能你不记得,那时候你更加小。朕记得,他来到延德殿跪在父皇的面前,很坚定的告诉父皇,他一定能把朕培养成贤君的。就是因为将军的那句话,朕就被父皇更加看重了。”柯靖抓着我的手,很紧。仿佛他的热度想将我内心的冰冷融化,沉淀了那么多年的伤怎么可能融化呢?

“皇上,父亲他告诉我,你会陪伴我一辈子。”张开眼,柯靖模糊不清的脸庞神情不清,我扑倒在他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父亲说过的,他会陪伴我一辈子。

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谁是宠妃(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