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二十章 谁是宠妃(三)

  小坞子回来的时候,我正与柯靖探讨着棋艺,真如采桑所言,他还真来了这里。瞥见小坞子附在在外伺候的刘嬷嬷耳边,轻嚼舌根,心里沉了沉,想必小坞子带消息回来了。

“皇后,该你了。”闻话回神,见柯靖的眸子染起疑惑,我赶紧落出子,跳马吃他的兵。

“皇上,该您了。”天朝乃是中原大地上的雄鹰,坐落在南,气候比之其他方位的国家更加宜人。

从小,父亲教我所学的并非普通所言的围棋,他总说:“战场上的雄鹰从不摆弄假意的兵将,只有似真意真的场景才配得上我箩儿。”这样的教导之下,我便学了象棋。

“素闻皇后乃是才女,今日还真大开眼界。”柯靖边夸耀着边吃了我的马,这个该死的车,我奋力一出,便是一炮。都言马后炮,柯靖小瞧我了。

“啊?你这个鬼灵精,这个小兵什么时候跑朕阵地来了。”他竟唤我鬼灵精,被识穿计谋我尴尬的笑笑,接话。

“皇上,还是被您发现了。”一步步埋下的棋子竟然还是没躲过他的法眼,只差一步,那兵就可以攻进他的核心了,障眼法还真是把双刃剑。

“看我将你的军。”柯靖执子落定,抬头看我的神色。

诧异,他怎么就将了我的军,长袖挡住了棋盘,看不清,急于想知道为何,为何他可以越过河界,双手拉开他的袖子。

还未看清,手却被柯靖拉住了。抬起头来,却对上他清澈不见底的眸子。

“皇上,让臣妾瞧瞧您走法。”手被抓得很紧,他的眼没有一丝颜色,仿佛连那泛着棕色的黑都只是伪装。

“毋庸,你且记住朕想怎么走就可以怎么走,就好。”他说,仿佛在警告着什么,却不是在对我宣示着所有权。

“恩。”呆呆的应声,他刹那放开了我的手,被他抓的五指都不觉黏和在了一起,微微松动,心里还是想知道,低头看去。

耳瓣传来他爽朗的笑声,脸上一红,心里便是不服。

“皇上,您耍赖。”他竟用我之兵杀我之军,岂有此理。

“朕说过,朕想怎么走就怎么走。真是想不到,你个小小的姑娘家竟如此深谙此艺。”柯靖说出理由,却是一直在笑。

夸赞?这算夸赞吗?

“皇上,这可是算你输。”抓过他的袖子执意想让他承输。

“是,算朕输,只是朕越发的了解朕的皇后了。”他侧身,单手托着我的脸庞。热度慢慢自脸颊升起,在这样的他的面前,脑子顿时失了方向。

“朕会疼惜的,不管以后会如何。”他的吻落在了我的唇上,炽热的唇紧紧的贴着仿佛要把我的也捂热。

脸上更加闷热了起来,心里好似漏了个洞,正靠着他的热度填补。

“箩儿,朕的箩儿。”放开我,单手抓着我的,口中小小声说着。我低头不看他,心已经是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不曾如此明显过,即使是相融之时。

小手抓在大掌之下,传来阵阵温暖,只是他抓的太紧,我微微挪动起来。

“皇上,”唤她,毫无回应,手中却是松动了些,“午膳可要在训德殿?”

“好。”

今天的他真的很不一样,感觉很温暖,虽然眸子依旧那么清澈,可是除了那双眸子剩下的都是温暖。

“采桑,上茶。”仅只是跳下床塌的。

“啊?”他的手竟没有放开,我一个啷啃,他用力一拉,却把我拉到他的面前。对上仰望上来的眼,我呆住了。

“娘娘。”采桑的声音传进来的时候,他才松开了手。双手扶正我,笑着整理着我的袖子。

“你是皇后,且勿忘了。”声音很轻,我回过头,见采桑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在柯靖这个角度是看不见门外的,外面的奴才也只有进来才得见。

“快,上茶来。”转回头看着柯靖,双颊依旧滚烫。

“臣妾去给皇上摆弄菜色。”

“恩。”

寻了个借口出来,却是想想觉得窘迫。今天的他怎么了,今天的我怎么了。手掌捂着自己依旧滚烫的双颊不可置信,我竟然会迷失在一个男人的面前,这人却是我夫君。

第一卷 第二十章 谁是宠妃(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