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十九章 谁是宠妃(二)

  随后,众人又絮叨的谈了会。坐至辰末,众人都已是累,我也是。看我没有放行之意,她们也只好再陪我坐着。

“凝妃,馨妃,本宫时常看见你俩结伴一起,两人感情甚是招人羡慕,想必犹如亲姐妹般。”我笑着说,本在私语的她们抬起了头。

“娘娘见笑了,臣妾与凝妹妹自打进宫到现在都是如此以礼相待,若是说到情谊,却是比他人好些。”馨妃答话,丝毫没有掩盖之意。

“那便好,姐妹们感情好便可让皇上放心,安心处理朝廷大事。”

“都散了吧。”看着月妃依旧阴沉着脸,看着翠妃若有所思,看着凝妃打量着我的神态,看着馨妃含笑欲接话的样子,我摆手让她们离开。

“是,臣妾告退。”一个跟着一个走出训德大殿。

采桑扶起了我,欲将我扶回房去。

“嬷嬷,随本宫去户外走走,如何?”

刘嬷嬷的眼光朝我这来,看见我在笑着等着回答,她也笑了,邹纹偷偷层叠在一起。

“娘娘。”刘嬷嬷上前将手上的袍子披在我身上,好象早有准备一般。采桑虽然惊讶,但也不出声。

皇后出行,跟随的人必然很多,我让他们离我与嬷嬷两米之外。就这样,刘嬷嬷扶着我,边聊着边走着。

这座城堡真的很美丽,大大的花园,种着各种的花朵,有牡丹,柯靖身上的味道。假山繁多,却没有做到锦上添花的功效,则变成了碍眼之物。

“嬷嬷,本宫也不饶弯了,在伺候本宫之前,嬷嬷您是跟在谁的身旁?”她应该知道我想问这个吧,只是她准备不准备说实话还的探究一翻。

“娘娘,奴婢进宫三十余年,伺候的妃子娘娘,嫔,主子,小主子,无数,如今就是跟着娘娘您,若是真说起来,就属伺候滟太妃时间长,而前任主子则已经逝世,请恕老奴不想提起。”看着她诚恳的低下头,步子依旧迈动,却是个精厉的人。

“滟太妃可是个好主子,位份又高,不知嬷嬷为何不继续留在她的身边呢?”手下力道重了些,嬷嬷的脸色却没有变过。

“娘娘,您且听嬷嬷一句话,后宫之中,奴才能跟着主子是奴才的福气,主子若是碰到了奴才则是缘,有些事就是如此。”刘嬷嬷饶了一圈还是未说清为何,我也不急。

“那便是,嬷嬷与本宫纠着的也便是缘,嬷嬷安心留在训德宫,本宫定是善待。”此话说的可是真心诚意,收买人心,并非靠着钱,靠着气势,而是心。

“谢谢娘娘厚爱。”刘嬷嬷微弯身子。随后,我便放开胆子问了关于后宫的琐事,嬷嬷也是一一回答,若是碰到她无法回答的,她也会宽慰我,或者用另一种方式告诉我,后宫等等的道理。

她用心极诚,对我亦无话可说,领其心意,再最后且对她说了最开心扉的一句话。

“嬷嬷,本宫是后宫之主,本宫要的是后宫太平。”

嬷嬷没有说任何的话,暗暗点下头。来到花园中间,那座屹立在假山顶的凉亭闯入我们的瞳孔,招手采桑,年轻总归是力气大些,她与刘嬷嬷一起将我扶了上去。

上去的小道特别的曲折,小石子遍布,许是太久没有人烟了。这座亭子本身也太高了些,对那些娇柔的女人却是麻烦攀登。

“娘娘,要是喜欢这,明天,奴婢派人来打扫打扫,也可让娘娘下次前来,走的顺畅些。”采桑自是事事以我为先,刚攀上来就开口提议。

笑笑不答,刘嬷嬷跟她轻声探讨了起来,这两个人倒真是想到一块去了。

松开她们的手绕着凉亭走了一圈,凉亭之上,双龙浮卧徐徐如生,坐在围栏边看着凉亭之内,当中搁置一张灰色石砌桌,四张同色石椅,椅旁雕功精细,细看之下并也是浮龙,只是只数太多,数不及。而那张桌子在这样的椅子陪衬之下,倒显得分外简单,细看也查看不到任何纹路,只好作罢。

转眼环顾四周,这地却是宝地。展望着皇城,远处毫无尽头,近处却是宫墙层层。心里突然有了憋闷之气,仿佛自己身陷牢笼难有飞翔之日。不想再想下去,刚想转回神,却见月妃与翠妃打远处而来。两人嬉笑着说着话,身后两米开外,宫人紧随。煞是好姐妹的样子,翠妃扶着月妃,而月妃明知身怀龙子竟没有让贴身奴婢贴近。

在说秘密吗?看着她们小声说大声笑的模样,心里蹦出了第一想法。寻思着她们的路径也是往这边来,我便起身。

“留下两个奴才打扫这里,我们回。”走下假山从另一条道离开,特地留下小坞子,给他使了个眼色,他便知意的点头。

“娘娘,怕是皇上的龙驾到了训德宫呢。”采桑与刘嬷嬷应该也看到了月妃她们,她这么说,自是认为月妃不在冷月宫内,柯靖必是会来训德殿看我。

何时,我的命运掌握在月妃与柯靖的决定里了。

“或许吧,我们先回。”口上是这么说,脚下却是更加慢了下来。不是不愿意见到柯靖,只是他的温柔模样太伤人,跟他呆在一起,总会在无意经蹦出过去的回忆。

“恩。”采桑见我毫无笑意也不知声了,刘嬷嬷倒是从头到未不作声。跟在后头的宫人悄悄的谈论着,花园的美,漂亮的蝴蝶,展翅的鸟儿。

第一卷 第十九章 谁是宠妃(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