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 谁是宠妃(七)

  不知道柯诨与田光达成了哪种协议,在这个协议里,田苒箐是否成为了筹码。

八月二十日,正当我熟睡过后,采桑与刘嬷嬷破门而进,匆忙的为我着衣,迷糊间就被套上了手。

“这么急做什么?”

刘嬷嬷一边帮我套衣服一边将我扶在床边,脸色极其难看,嘴上却依旧沉稳。

“娘娘,冷月宫出事了,月妃摔倒在地,现在整个太医院都围在了那,您得快一点,再皇上去之前赶到。”

“什么!”事出突然,赶紧伸手套进衣裳,还未穿上绣鞋便出了门,头发蓬松凌乱。

“娘娘。”身后采桑赶紧追了出来,刘嬷嬷也随后追随。

“小坞子,快准备轿子,小巛子快去延德宫请皇上去冷月宫。”小跑至大殿,瞧着众人看我的神色奇异,心里窝气,穿上采桑递在脚边的绣鞋。

“快给本宫下去。”刘嬷嬷将我的发丝微微拢紧在闹后,小坞子已在门外等候,坐上轿子直奔冷月宫。

冷月宫座卧在南,地势最好。艳阳的余辉照在它的身上,使它更加辉煌,像剥缄找蚕般,转了几个拐弯,终于踏进了殿堂。

屋内纷纷绕绕,人已经来了大半,大步而进,大殿之内,她们纷纷向我施礼。惟独一人哭倒在冷椅上,那张娇小柔弱的面容,可此时却在我眼里化作妖魔的可怕。

“回房去,本宫不想见你一张哭丧脸。”田苒箐脸上的泪水沾湿了我的手,太过用力竟有些麻,而她则是被我打的偏了头。

“娘娘。”有人惊呼出声,有人不可置信,有人莫不做声,冷冷瞥见田苒箐的眸子,转身大步朝内房走去。

太医来去匆匆,在冷月宫的宫女带路之下,我才得见她的闺房模样。

“娘娘,今下实在不宜进去,娘娘,先去大殿休息吧。”老太医的模样,他像我请安之余,劝慰道。

“都过了几刻钟了,你不给本宫一个答案,叫本宫怎么休息,怎么放心去休息。”

“娘娘,这……。”老太医犹豫不决之际,他跪到了我的面前,誓言保证。

“娘娘,月妃之子,臣,卢清以透露作保,请娘娘先在大殿休息。”他说的风清云淡,但意思却是明确的。

这就是那位,我认定了的太医,心里不知怎么就产生了信赖。

“记着你说的话,本宫在偏厅候着你们。”

在偏厅之时,待了一刻左右,柯靖就来了。当然,他也知道了我打了田苒箐。坐在轿中,刘嬷嬷就与我道出了前后迷糊的经过。

路过的宫人听到冷月宫传出阵阵怒骂声,随后听到陶瓷之物击碎之音,接着冷月宫的太监就匆忙召见了太医。

刘嬷嬷还很清楚的告诉我,是翠妃召见了那么多太医而来,也是她派人前来训德宫通知我,竟与采月同时,她还真及时。

“皇上,月妃,龙脉定会无恙,皇上保重。”自己心里并没有多少把握,却始终得宽慰着他。

“爱卿。”他的大掌覆在我的之上,接着是含情默默的眸子望着我,仿佛想将我拉进他的感受里一般。

两人没有再说话,一直站着,等着。时间过得漫长,被握的手出了些汗,或许是冷汗。

“皇上,皇后娘娘,月妃娘娘无碍了。”卢清跪在门前,声音悠长。刹那释然滑过柯靖的脸上,而我则是在他转眼看时,不得已微笑。随后,两人一同来到月妃的闺房,看到满地的药物,看到那枚枚银针正在收敛起来。

“皇上。”见到柯靖本哀怨的神情,在望见我之后变得庄严了起来。她对我微笑,却无法行礼。

“皇上,月妃无恙,臣妾先回宫。只是,经过此事,月妃身边的奴才要多调些得力的才好,怎么好好的会摔倒在地,这些奴才实在太不上心了。”边说着边看柯靖的神色,眼眸中带着重重的鄙夷,想必他也是认同。

对上月妃疑惑的眸子,挥袖离开。本就混乱不堪的发丝仿佛也松了口气,飘落几许悬挂在耳旁。

“刘嬷嬷,找些人来,再寻一个住处给田小姐,月妃身子微恙,近几日就免了姐妹们的探望,免了月妃的请安礼。”这些话,都是众目睽睽之下说的,特别盯紧了翠妃。

她的双眼显得惊讶,且是不知为何我单单说给她听?

刘嬷嬷得令下去,而我此时缓步整理起来妆容,坐到大殿正中的位子口中呢喃。

“今日,月妃为了皇家受了如此之苦,真是为难,幸好现在无恙。皇恩浩荡,各位姐妹回吧。”我率先离开,身后她们送行的声音特别的响。

只想她们离龙脉远一些,竟然还是依依不肯放手。这次的事,倒是和那个田苒箐脱不了关系,这个女子一来,月妃就摔倒及地。

她们俩的姐妹情,让人生寒。可,又不见刚才月妃说一句半句,她的话坏。若是今日话语一出,她必出宫。

这个月妃的想法,我倒是不懂。

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 谁是宠妃(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